对话华夏基金常亚桥:不想当冠军的组织后卫不是好的基金经理

对话华夏基金常亚桥:不想当冠军的组织后卫不是好的基金经理
2021年01月05日 18:16 金融圈女神经

关于常亚桥的故事,是从一张图开始的。

在采访之前,常亚桥发过来这张图。他唯一的一只公募基金,华夏新时代(005534),自2018年6月1日管理迄今,累计回报107.7%,年化收益32.62%。(wind,2020.12.30)

这是一只QDII基金,投资范围包括美股、港股和A股,对标的基准是MSCI中国指数。

在600多个交易日里,华夏新时代击败了MSCI中国指数89.4个点。

在晨星Morning Star的排名体系中,他大约在同类前3%的分位。在海外,年化能战胜MSCI中国指数6-8个点,已算优秀。

得胜的乐趣

在采访中,我能够感受到常亚桥非常突出的竞争性人格,他认为这是优秀基金经理的根本驱动力:热爱、想赢。

常亚桥的朋友圈签名是:不想拿冠军的组织后卫不是好的基金经理。他说,竞技体育和这份工作共同塑造了他的性格,他渴望得胜的乐趣,不相信“虽败犹荣”。

“打篮球就是日复一日训练、磨砺自己、迭代自己,用比赛检验训练成果,这跟投研是一码事。”

每年,常亚桥面试新研究员时,也尤其看重性格。“人真正难以克服的是性格的弱点,这是我多年投资最大的感悟。自我封闭、没有开放的心态、对他人的批评视而不见,或者犹豫、寡断、随波逐流、缺乏主见,都是基金经理的大忌。”

工作之初,常亚桥管理专户,客户主要是银行委外资金。专户投资经理往往不为外人道,“一个门派,公募是面子,专户是里子。”

机构资金同时期会委托数家,彼此排名“厮杀”,再优胜劣汰。“无论是公募基金还是专户业务,本质上都是与同业竞争 。”常亚桥总结。

更高维度的碾压

常亚桥是非常典型的成长股基金经理。

“长期产生超额收益率的核心是成长因子。”常亚桥认为,成长型风格会持续占优,就算短期股价下跌20%,但业绩兑现后,市场依旧喜欢。相反,如果没有长期成长,再便宜也没有未来。

常亚桥的底层逻辑是:中国到了这个体量,产业变革是更高维度的变化。在高维碾压式变化之下,低维变化已不能影响大势。

核心是产业结构在GDP中的比重变化。

以史为鉴,中国目前与美国1980年代经济结构转型期非常类似。1980年至2000年,美国经济转向以消费和科技为主,20年间,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从67%提升至77%,与此同时GDP总量也在增长,形成“双击”,消费/医药/科技牛股辈出。

过去两年,自2019年1月的低点2440点以来,A股出现了190只翻倍股,而港股出现了150只,中概股出现了40只,其中64只来自于科技大消费行业

这就是产业变迁带来的成长红利,投资要“顺时代的大势”。北向资金的不断涌入,某种程度上是曾经见证过美国等的经济变迁的资金,在中国市场上同一策略的再现。

谈到成长股的高估值,常亚桥认为,估值的贵贱是后验的,而我们已经能看到的是,新经济势不可挡地扑面而来。

“投资的本质是预见未来,唯有更准确地把握未来变化的趋势,才能取得更好的业绩。”

A股就像一个多维空间,各种旧的、新的、保守的、前沿的投资风格,在资本市场的不同表面上,同时作用着。

高度来源于生活

常亚桥的投资方法论有两条主线。

其一是大制造:科技创新带来的新增供给,刺激C端消费者付出溢价,从而带动相关产业链升级。

他在硬科技的持仓,第一是电动车,第二是消费电子。电动车代替燃油车,和当年智能手机代替功能手机是一回事,都是发生重大变革的新产品渗透率加速提升的过程。

常亚桥见过智能手机的加速渗透,2011-2013年熊市,电子指数却显著跑赢其他所有行业,盈利发生巨大的变化。

“所有传统厂商终于醒悟了,但是晚了。”常亚桥称,某电动车龙头本质上是一个科技企业,汽车只是载体,它打破了原有的供应链分工,在一个极简、扁平的组织架构上,形成软硬件一体化的内生能力,并维持高速迭代,并非传统车企可比。

“科技创新发生在生活的时时刻刻,它是人类进步的巨大引擎。”

其二是大消费:投资人们对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美好追求。

常亚桥布局互联网、物业、教育、电子烟等消费子行业,“比如物业,房地产是一个巨大的存量市场,而中国的高端物业集中度非常低,“至少3-5年的行业变化,而非短期,我会一直持有”。

常亚桥选择赛道的标准,是深入人心的好产品。

他喜欢“从生活中找寻投资机会”,因为C端是可发掘、可追踪、可验证的。投资不仅仅是预判,而且是在跟踪的变化中不断修正自己的观点。

常亚桥在2014年加入华夏基金,早期担任TMT行业硬件研究员。他覆盖的第一、二只股票,分别代表了他当时看好的两个趋势:智能手机的金属化、外观上推陈出新;智能手机的光学升级、照相技术不断提升。

在他身上,有一种对新产品、新事物、新的消费习惯的本能的敏锐。

先赛道,后个股

常亚桥是一个赛道型投资选手。对他而言,子行业的选取永远是第一位,“先赛道,后个股”。

华夏新时代的持仓里,有A股的锂电池龙头,港股的电子烟制造商,美股的造车新势力,各自代表着常亚桥看好赛道的优秀公司。

“驱动股价因素的条件不会太多,核心是你能不能抓住真正驱动股价变化的因素,也就是能不能抓住主要矛盾。”常亚桥称。

比如在他看来,过去两年,电商的核心驱动力是下沉市场的加速渗透和直播带货,今年上半年又进一步受益于疫情催化,因此他在二季度显著超配电商赛道。“当赛道的beta到来的时候,先不判断到底谁更好,电商三巨头都买上。”

再如驱动白酒的核心要素,是人性的欲望。

“大消费投资更dig down(深入挖掘)的投资方法是挖掘人性,人性的欲望才是消费品投资的本质。白酒、电子烟、盲盒本质上都是人性欲望的一种展现。”常亚桥认为。

他的个股集中度不高,但行业集中度高,核心是选结构。

常亚桥代表着市场中一种新生力量的思维方式,他们相信,经济结构、产业变化是根本的、且持续的,这将是一轮以科技、消费为核心的非常长周期的慢牛行情。

谈到长期α,常亚桥说“超额收益的核心来源是认知差异。领先的业绩背后是领先的认知。”

高成长的股票,往往意味着高波动,投资需要很强的信念感。

常亚桥回答:“相信未来,相信变化。”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