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安基金万建军加了一「好」:好阶段

华安基金万建军加了一「好」:好阶段
2021年07月22日 19:53 金融圈女神经

曲艳丽 | 文

万建军是华安基金投资研究部联席总监。他最喜欢问研究员的一个问题是:

“最近你那儿有什么新变化吗?”

万建军的代表作华安研究精选,自2018年3月14日管理至今,累计回报222.28%。而年初至今,收益率27.52%,在核心资产风格里,绝对第一梯队。(天天基金网,截至2021.7.14)

这得益于他以跟踪为主。一旦基本面变坏,就及时撤离,姿态灵活。

早年间,万建军也有错误的执念:“只要看好,就一直拿住,不要动。

但熊市改变了他。

1

万建军把好行业放得很重要。

2003年是“五朵金花”(煤炭/汽车/电力/银行/钢铁)的天下,煤飞色舞。2009年,公募基金抱团在银行股。2013-2015年又是TMT无敌手。

如今,问十个基金经理,八个说喜欢消费、医药和科技,不是相互抄作业,而是时代之选。“这些是符合时代发展背景的好行业。”万建军总结。

万建军的绝大部分仓位配置在消费、医药和科技里面,偶尔配一点其他。

在传统的“好行业/好公司/好价格”之上,华安基金万建军加了一“好”:好阶段。

那些在2012-2015年重仓白酒的基金经理,很多人并没有活到黎明,被市场淘汰。如果他们没有离开,或许是过去五年业绩最好的基金经理之一。

好行业的重要性人尽皆知。好阶段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当基本面趋势向上,对胜率和容错率是一种保护。当行业向上,鸡犬升天;当行业向下,而个股却很强势,稍有差池,也可能莫名其妙下跌。

因此,万建军侧重于选行业和阶段:一个长期代表未来三五年趋势的行业,且以一年以上的维度,基本面处于向上的阶段。

万建军的自我定义颇有趣味:一个普通人。

他直言,买的都是大路货:所有人都知道,这些是好行业,这些龙头是好公司,“没有什么我知道而其他基金经理不知道的”。

那他不一样在哪儿?第一,保持平常心,相信常识。不要指望靠聪明碾压别人。

第二,不停地跟踪,这是机构投资者相对于个人的优势。

在华安基金,基金经理崔莹有一句名言:“牛股,是跟踪出来的。”

“你可以跟市场对着干,但是不要跟基本面对着干。”万建军称,跟住基本面的变化,只要基本面变坏,草根调研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总之,不能对基本面的变坏视而不见,也不能忽略基本面向好导致的上涨。

2

万建军对好价格有些耿耿于怀。

曾经有一个“好行业/好阶段/好公司”的明星股摆在他的面前,唯一的缺陷是价格,万建军却步了。“过去三年,不断证明我是错的。”他反思,不要排斥表观估值看上去很贵的公司。

他在路演中,常常被问及:“你买的股票估值很贵啊!”

“说实话,这对我来说也挺难的。”他在采访中回应。

一个原则是,所有估值一定要与基本面相吻合。

举个例子,新能源估值很贵,但万建军及团队做产业链调研,跑了多家上市公司,发现明年新能源全产业链的投放规模,比原本想象得大幅度提高,换算业绩,估值是有吸引力的,当时,市场对这一趋势尚未觉醒。“哪怕涨到现在,考虑成长性,估值依然合理且有吸引力。”

年初至今,核心资产回撤颇深,但其中一部分又回去、甚至创新高。背后的本质是长期复合收益率:春节那个时点,很多核心资产未来三至五年的复合收益率已经不足5%,下跌之后,价格又重新变得合理。

因此,估值是一种现象,不妨多思考背后的原因。

“任何脱离基本面讲估值,都是耍流氓。” “如果10倍买入、30倍卖出一个公司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方式,世界上就不会有穷人。”万建军金句频出。而“好行业/好阶段/好公司/好价格”中的好公司,万建军的标准是龙头、或细分赛道龙头。

7月19日,万建军掌舵的华安研究智选(A类:011692;C类:011693)正式发行。

即将铺陈的下半年的投资主线,万建军认为,是业绩的高增长。A股本质上爱成长股,今年尤甚。在对美联储缩表的担忧之下,以业绩高增长对抗利率上升隐忧,或许是较好的方式。

对话万建军

问:你的投资理念是什么?

万建军:所有的投资理念,最终都是要为持有人带来相对合理的长期回报,那就是好的。

问:核心资产风格,今年大多表现不佳,但是你的业绩却很好。

万建军:我喜欢不停跟踪持仓,并不拘泥于什么行业永远是好的。

我是传媒研究员出身,传媒辉煌之时,白酒是最惨的行业,所以,我对行业没有根深蒂固的偏见,只是客观跟踪行业有没有不利的基本面变化。

比如,我做了一些调整,增加科技配置,减少消费配置,核心原因是调研经销商,白酒端午节的动销比想象得要弱,区域市场开始出现库存累积。

问:你特别强调跟踪。

万建军:我觉得需要敬畏市场,如果基本面变坏,你就得承认。然后,勤奋一点,只要草根调研,总是能找到蛛丝马迹。慢一点也没关系,产业变化比我们想象得慢,来得及决策。

问:举个例子?

万建军:举个负作用的例子,春节前一天,我听了七场白酒经销商的路演,遍布祖国大江南北。听完之后,我感觉动销很好,超预期,特别有信心,但春节之后,核心资产暴跌,我根本没反应过来。

但即便如此,这也是我投资框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是我与其他人的核心差异点。能拿得住,能坚持信心靠的就是长期跟踪。

问:这种调研对你是有效的吗?

万建军:2019年春节后,我调研经销商发现,某高端白酒处于缺货状态,动销特别好,刚刚从熊市出来,估值又特别低。我至少聊了一个月,后面开始重仓。

问:你不喜欢哪一类公司?

万建军:我不喜欢那种难以跟踪的公司,比如全行业就一个公司,所有数据来自上市公司高管,无法验证。假设下游是政府,那下游无法验证;或者没有竞争对手,上游也很难验证。

我是一个喜欢跟踪、喜欢验证的人。

问:跟踪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万建军:不停地聊,可能聊十次,十次都说没变化,即便告诉你数据很好,我也喜欢看,看着看着,万一它不好了呢?

问:为什么对好行业的定义是三五年趋势向上?万建军:我不能保证跟踪是一直有效的,永远能在基本面出问题时知道。

我对三至五年趋势向上诉求这么强,是因为万一真的那么极端,基本面发生重大变化却视而不见,但给予足够长时间,或许还能回来。

这就是提高胜率、容错率。

问:基本面是你一切信仰的核心吗?

万建军:基本面决定方向。资金只决定斜率,且甚至只能决定短期斜率。

本质是尊重基本面变化,不要在基本面变坏时视而不见,也不要在基本面向好时觉得它是无理由上涨。

所以,要谦虚地对待市场,要客观。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喜欢只配一个行业,我担心自己会变得固执。

我特别喜欢别人跟我讲不一样的看法,一致相对容易,但很多线索是观点不一致的人传递的。可能是一些细节,如果验证之后,对方是对的,说明蛛丝马迹出现了。

问:例如?

万建军:有人对我说,白酒库存似乎在累积,我就去调研,90%经销商说没问题,有一两家说区域确实存在,这就是线索。

问:你接手华安研究精选的时候,很快就遭遇了熊市。

万建军:是两轮熊市。2015年4月始,我在平安养老保险开始任投资经理,2018年3月,我开始管理华安研究精选,都是在高点,之后就下跌。

熊市特别能提炼一个人,熊市如果犯错,错误会被放大。比如我原来有一个错误的执念,只要看好,就一直拿住,不要动。

2018年底,“带量采购”黑天鹅,医药股上午一片祥和,中午所有都在往跌停板摁,崩盘式的。我几乎吃到完整的跌幅,当整个医药板块发生了决定产业格局的变化,要有动作,不能永远拿着,应该减仓。

问:你的组合管理是什么风格?

万建军:我是下手比较重的人。

这对深度研究的要求非常高,如果不研究清楚,很难拿得重、持久。

我曾经也想面面俱到,后来反思,可能更好的方式是聚焦,在未来三五年趋势向上的行业上深耕。绝大部分仓位在消费、医药和科技里面,偶尔配一点其他。

问:为什么下手比较重?

万建军:好股票是稀缺资产。买一个公司1个点仓位,赚100%,组合增加1%收益率。如果我真的看好一个公司,10个点仓位,哪怕涨30%,组合增加3%收益率。

找到一个公司,涨30%的概率,远高于找到3只能涨一倍的公司。从概率上,很有把握且敢于重仓的公司,对我来说,胜率可能更高。

问:你对好公司的定义,是龙头、或者细分行业龙头?

万建军:我喜欢行业龙头,最核心的指标是市占率是否数一数二。

那些财务指标以及核心数据,对我跟踪特别有帮助。比如一个行业,毛利率在不停上升或者不停下降,或者周转率发生变化,诸如此类都是跟踪公司趋势的迹象。

问:举个例子,能够体现你选股风格的代表作?

万建军:2018年底,我开始关注养殖股。很多同事以前看过这个行业,很早布局,我后知后觉,找了很多专家、卖方、上市公司交流,最终确定养殖股以一年维度,基本面处于向上的阶段。

于是2019年一季度,我开始重仓,至三季度开始减持,决策理由是再往后看一年,猪价大概率是向下的。

这个决定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后来我发现,猪价下跌速度比我想象得慢,且龙头有明显的个股alpha。

但是,这就是我投资风格的体现:我喜欢在一个行业向上的阶段寻找机会,不喜欢纯粹的个股投资机会。行业向上,鸡犬升天,哪怕选错,只是涨得多、涨得少的分别。行业向下,而个股alpha特别强,我不是特别喜欢,对选股要求非常高,稍有差池,可能莫名其妙地下跌。

这就是我喜欢好行业、好阶段的核心原因,因为能够提高胜率。

问:所以你不是埋伏在底部的那种?

万建军:我对确定性要求很高,基本面底部有很多分歧,各种利好利空交织,很难判断清楚,往往也不敢重仓。

我宁愿多花点时间搞明白,基本面确定向好之后,才敢重仓,宁愿损失20%机会成本。不比速度,比的是理解的深度。

问:你的其他选股代表作?

万建军:我的长期选择,都是很朴素的个股。很多人说,我的个股没有任何独特性,是的,确实没有什么独特性。

问:哪些行业处于趋势向上的阶段?

万建军:趋势向上的行业很清晰,光伏、新能源车、半导体,这些大家都知道,以及医药中的CXO、医疗服务、医美,食品饮料中的调味品、功能型饮料等,好行业其实市场已经选出来了。

问:去年你选到了新能源车,也是一个亮点。

万建军:新能源车一直是这几年较好的行业之一,我一直关注、喜欢、跟踪它。

问:下半年的投资主线是什么?

万建军:业绩的高增长,A股本质上喜欢成长股。下半年,大家担忧美国流动性收紧,或者加息,可能是温和的,但市场始终担心。

在这种担心下,用业绩的高增长对冲利率上升隐忧,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问:那上半年的投资主线是什么?

万建军:上半年很混沌,但骨子里依然是业绩和高增长。很多周期股表现特别好,本质上是业绩强势,A股是很讲基本面的。

问:消费、医药和科技范围很广泛,跟踪起来吃力吗?

万建军:靠平台的力量,有研究员支持。我也会选择重要的跟踪,比如医药,只跟踪当下最好的子行业。

问:估值高的问题,你怎么看待?

万建军:A股没法解决贵的问题,在没有技术革命的前提下,长期经济潜在增长率向下,长期无风险回报大概率也向下,好资产永远是稀缺的。

从全球来看,美股龙头、一线城市房产等,好资产都很贵,它是普遍现象。

问:你对“普通人”的定位非常坦白,这种平常心给我留下很深印象。

万建军:普通人做普通事。

在投资行业,想靠聪明或者勤奋碾压别人,几乎是不可能的,每个人都很聪明,每个人都很勤奋,骨子里我要承认自己是个普通人,然后按照普通人的做事方式,大概率能得到平均水平,这是人生的常态。

问:如果不做基金经理,你会做什么?

万建军:人生的命运是偶然决定的,16年前我在华为做商务经理,在拉丁美洲。

但我喜欢不停地学习,喜欢新鲜事物。绝大部分行业里,你可能在一件事情上不停地做深、做精,但做投资,需要不停地学习,这又是我的个性,所以转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