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华基金方建,集成电路泰斗的门徒

银华基金方建,集成电路泰斗的门徒
2021年11月25日 19:30 金融圈女神经

曲艳丽 | 文

银华基金方建,言谈间是有点率性的人。

他很真,不加掩饰,对人生境遇的起伏,似在描绘他人之事。

方建的身上,有多个特别的标签:清华大学材料学博士、集成电路泰斗的弟子、发表过6篇英文SCI、校团委辅导员、曾做过私募高管。

对,“留校走学术路线,我也是没问题的。”方建确认了这一点。他的导师是院士。清华大学2021年始成立的全国第一家集成电路学院,院长、书记都是也是其系友。

方建的那种自信,是骨子里的,是清华学子“上大舞台、干大事业”的本能,也是一路从学术到投资的成就感的持续正反馈。总之,非常自信。

1

方建对自己所选择的查理·芒格的方法论,也有很高的置信度。

“选择市场上最优的成长性资产,长期持有,挣公司业绩增长的钱,而不是估值波动的钱。”这就是方建的核心理念。

投资框架的理论基础是DDM模型,他把投资命运全部建立在 DDM模型的分子端。 “我只做分子端。”

方建说,他基本不做择时,仓位大部分是94.5%。——这种说法有些许夸张, 银华智荟内在价值的股票资产比例最高限定95%,仓位基本在90-95%之间。 高仓位是显而易见的。

“我买公司,假设特别好,我都买满的。”他说。观其持仓,前十大重仓可能有一半以上在7-8个点,追求高胜率,“下重手、集中、换手率极低”。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方建重仓光伏,但疫情之下暴跌,他却认为,“这个东西很好,无论怎么跌,它不会出纰漏。”这种投资范式,真的更适合自信和坚定的人。

“你没有想过做一个‘画线艺术家’吗?追求净值曲线走得漂亮?”

“没有,从来没有。”方建有一种意外的坦诚。“我找到一家非常靠谱的公司,多么欣喜若狂,我为什么要来回倒腾?在一个好的时代,选择一个好的标的。就行了。”

“给客户挣钱,是我最基本的诉求。”方建称,在优秀公司上的止盈是牺牲长期业绩。

2

有些时刻,方建令笔者想起银华基金焦巍,二者有一点相似性:看大方向,胸中有丘壑,也显得没有那么短期。短期,并不是贬义词。

方建有着清晰的大局意识。在投资框架之下,他选择最好的赛道。

“在中国,未来5-10年,我们所能看清楚的、最好的两个成长方向, 其一是新能源,其二是国产替代。 ”他总结。

其一,新能源方向。

新能源已经脱离了从0到1的阶段,它的渗透率在一个直线加速的阶段。买在这个位置,就是买确定性的业绩,买得正当时。

“新能源车是一个产业洪流、时代机会,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任何一个企业,都不敢与之趋势对抗。”方建形容,这样的行业可能未来十年维持20-30%左右的增长,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很难碰到。

其二,国产替代方向。

在此方向上,30%的公司处于1到n的阶段,70%处于0到1的阶段。买在这个位置,与新能源车比较,稍微差了一点。

因此,新能源在当下就是最肥硕的投资阶段,而明年或者后年,国产替代或接替新能源的位置。

方建自11月15日发行新基金银华集成电路混合型基金(A:013840 C:013841),正是此意。

“半导体是时间的朋友。”这是方建的基本判断。

一年更比一年好。在集成电路方向上,属于从1到n的阶段的公司,可能今年占30%,明年占40%,后年占50%。“那时,行业就非常好了。”

国产化替代是一个必然的过程。背后不仅是国家意志坚决,而且“制造业,中国人,只要给机会,就是秋风扫落叶,难不住”。方建就是有这样的信心。

这只新基金完全专注于集成电路,覆盖上游原材料、中游设计、设计软件、设备、制造、封装等诸多细分行业。

方建把赛道分为三种:

①萌芽期赛道,即主题投资阶段,挣情绪的钱。②成熟期赛道如地产等,“此类公司的估值,5倍或10倍或15倍,大部分时候基金经理很难准确把握。” ③成长期赛道,赚业绩增长的钱。

方建只投第三种。

方建反复强调,“ 一定要是从1到n的公司。 ”

因为他追求高胜率。从0到1的公司,赔率虽高,胜率却低。

方建是倾向于价值投资、越跌越买的那种,“把所有的命运都构筑在上市公司本身”,而非分母端利率、流动性等外在因素。

3

很少听到基金经理如此坦率地分享自己的职业生涯。

方建在清华大学,一直做集成电路材料相关学习、研究,参与“973“,“863”等重要国家课题,发表6篇英文SCI,颇具影响力。他的导师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行业权威。

方建称,自己想了解清楚一个技术,“是近水楼台的”。那种自信,溢于言表。

偶然的一个机会,方建在南方基金实习,对方发了offer。于是他提前一年博士毕业,成为电子研究员,2年多就成为基金经理助理,据说是“当时公司历史上晋升最快的一个人之一”。

后来,他去了北京一家私募。

“一下子,我从一个小高峰跌入低谷。”当时遭遇熊市,方建意识到,这个世界不是他的能力强,而是平台能力强。他的绝对收益业绩可以,但是磕磕碰碰。毕竟,在大公募平台上,所有资源都围着你转。

方建坦言,“非常痛苦”,人生从一个非常宽坦的境地到了一个非常狭窄的地方。

合同到期,他就到了银华基金。

2018年6月20日,方建接手了 银华智荟内在价值灵活配置,迄今收益率222.25%。 (银河,截至2021.10.31)且规模从2018年二季报的2100万到2021年三季报的4.01亿元。

这一路走来,方建最大的感受是,人一定要在正确的方向上。做投资也如此,方向很重要。在正确的方向上,是方向推着你走;在错误的方向上,是你拉着行业走。

“所以,我买的东西,一定要是这个时代的方向,在未来三五年。”方建总结。

4

方建更令人玩味的,是有趣的组合配置过程。

他有一个模型,首先优选“赛道”。

包括行业空间、行业属性、行业阶段、行业成长性等成长性指标,选哪些赛道是好的。

全市场4000多个公司,在选择优质赛道之后,剩下800多个公司。

之后,方建再通过一个模型,叫“核心龙头”。

模型包括行业地位、竞争壁垒、发展阶段、管理层、ROE、市场质量、盈利质量等七个维度,筛选之后,剩余300多个公司,即方建的股票池。

然后,是计算这些公司的预期收益率,基于公司的预测盈利,行业属性对估值的判断,以及对个股把握度产生的概率。

业绩乘以估值再乘以概率,就是方建计算持有这只股票的预期收益率。

他很在意“预期收益率”这把尺子,“买一个东西就是买它的预期收益率”。

为什么今年重仓新能源车业绩好?因为新能源车业绩增长100%,估值从年初80倍下降至明年60倍,估值下降30-40%,乘以业绩80-100%,所以大部分新能源车基金的预期收益率在40%以上。

去年底,方建调了仓,逐渐卖掉消费,“你不能把资产放在泡沫之上”。近期,他又卖掉新能源车中游,因为预期收益率变低。(2020年四季报、2021年三季报)

方建配置组合,最主要的一个权衡,就是买一个公司未来一年期的预期收益率的高低。

假如说,某消费股,预期收益率只有15%;或某新能源股,预期收益率30%。

Excel表一拉,300只里面,选前100只。

之后,再根据短期、中期、长期的确定性。短中长期都确定,就重仓,七八个点。假如短期不确定,中期、长期确定,买三四个点,等待一下。假如只有短期确定,预期收益率又高,中长期商业模式不确定,那可能买1.5个点,轻轻尝试。

这样的话,就构成了方建的组合,大概二三十只。

5

一个基金经理的投资框架和持仓组合,往往与其性格和经历是高度自洽的。

方建性格高度自信,所以选择巴菲特、芒格式的范式,显得再合适不过。

在清华大学学习,做校团委辅导员;从大公募跳进私募,摸爬滚打多年,又回归大公募。他的身上,越来越笃定一种看大方向、家国命运的气息。

也因为方建深厚的学术背景,他曾参与科研创造,所以,他是一个眼光看向未来的人,对技术进步非常坚定。这种坚定,比纯粹的经济学出身的基金经理,更有说服力。

方建在采访中也认为:“投资的比拼是方法论的比拼,顶级的商业都是模式的竞争。你选择了某种方法论,就会得到某种结果。” “勤奋或者能力,只是一种必备。”

巴菲特、芒格式的投资,强调确定性、商业模式等软性因素。

事实上,方建的投资框架做了一定的改变。

他更相信的,是一个公司的预期收益率是不是在往上走,这是最核心的出发点,有一点像长期主义的景气度视角。“把所有的东西落在业绩上,而不是人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