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倒闭了的“植物工厂”模式,京东做接盘侠能成功吗?

在日本倒闭了的“植物工厂”模式,京东做接盘侠能成功吗?
2019年01月14日 10:27 中外管理

文:本刊记者 任慧媛 编辑:李靖

本期中外管理观察家:程存旺(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农资服务平台“好农场”创始人)

京东在农业领域的布局好像刹不住车了,继养猪、养鸭之后,最近又开始来种菜了。

2018年12月,京东选择与日本三菱化学控股集团合作建设“植物工厂”。据悉,其通州工厂的总面积就达1万多平方米,是目前国内最大的采用日本技术的太阳光和人工光结合型植物工厂,也是国内最大的可量产、商业用途的日本技术水培蔬菜工厂。

在京东植物工厂内,通过人工干预技术,温度、湿度、光照、二氧化碳浓度等可以常年保持在适宜蔬菜生长的状态,再配合营养液,不使用农药、化肥和激素就快速生长,一年可收割20茬,产量是常规种植的3-4倍。

对于京东此举,业界有两种声音。一种观点认为,更科学、更机械自动化的全新种菜方法来袭,颠覆中国种植业的变革正蓄势待发;另一种观点认为,就水培蔬菜本身而言,养分的唯一来源是人工调配的化学液体,但是人类并没有完全搞清楚植物生长需要的各种养分和微量元素,因此水培环境不可能供应全部养分。

那么京东植物工厂模式的可行性究竟如何?对此,本期中外管理观察家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博士、农资服务平台“好农场”创始人程存旺。

1、“植物工厂”模式,并不是靠卖菜赚钱

《中外管理》:植物工厂的模式在日本已经推行了多年,这种模式来到中国,您认为会是怎么样一种情形呢?

程存旺:为什么日本会出现植物工厂?首先注意一个现象,这些植物工厂都是大型公司在做。比如:三菱化工、东芝、松下等商业巨头纷纷入局。为什么这样?因为日本对日本农业有一个超强的保护,严禁综合农协之外的其他工商企业从事农业,并不像中国这样鼓励工商企业到农村圈地。所以,既然这些企业想从事农业,又无法获得农民的耕地,所以它们才去建造所谓的植物工厂,或者到中国来建造植物工厂。

但是,植物工厂这种业态在日本也是倒闭的居多,不盈利的占到70%。

因为此类模式实施起来并不经济,成本非常高。只有个别财力雄厚的企业去做才会有生存空间。这就导致了它们把卖菜变成了卖商业模式、卖设备来生存。包括荷兰的温室也是一样,企业不景气,温室大面积亏损,于是荷兰大量向中国出口所谓的温室技术,变成了纯粹输出技术和管理。

京东和三菱合作也是购买日本的机器设备和技术,所以日本这些公司就不需要靠卖菜挣钱了,靠卖技术和设备,靠管理输出就可以赚钱。

而京东也不见得就是想要靠卖菜挣钱,靠植物工厂可以带来品牌效益,它实际上还是靠股市挣钱,股市因为这个新增加的品类可能会涨几个点,到时候什么成本就都回来了。

2、中国更需要的不是“水培蔬菜”,而是有机农业

《中外管理》:以菠菜为例,普通菠菜最多一年收6茬,京东植物工厂的菠菜则1年可收20茬,有点像科幻电影里的情节,那么这种速成的蔬菜和普通蔬菜会有什么不同?

程存旺:“水培蔬菜产量高”是个伪命题。

实际上中国的蔬菜严重过剩,但质量很差,没必要在产量上花心思,应该在质量上多下功夫。

水培蔬菜和常规蔬菜相比,化肥用量不见得比常规蔬菜少,如果要说优点的话,水培蔬菜可能农药用得相对少一些。但农药用得少,不代表不用,高温高湿又有养分的情况下,细菌肯定是最易生长的,所以水培蔬菜用杀菌剂的有很多。但是如果和有机蔬菜相比,农药用得少的优势则根本不明显。而且能耗非常高,能耗问题是所有玻璃温室的一个非常大的bug。电耗太大,10度电只能生产1公斤左右的蔬菜。

《中外管理》:说到有机蔬菜,其市场需求量巨大,而供应链却跟不上。传统有机生态种植业的发展前景是怎样的?现阶段正面临哪些困境与阻力?

程存旺:有机农业的问题不在它自身上,更多是外部大环境的问题。比如:常规的农业生产已经形成了很强大的利益集团,这种集团会阻碍有机农业的发展。

例如:2018年闹非洲猪瘟,按有机标准养殖的猪都被杀了,而那些用抗生素和大量添加剂的猪反到可以不被杀。此外,现在国家的补贴根本没有补到有机农业,全部给了化学农业,一些利益集团在有意或者无意地阻挠有机农业发展。好在,现在消费者认知水平在逐渐提高,中央的政策也已经强力地调整到支持生态农业上,只不过落实到地方和部门还需要时间来调整。我们应该更多地从民间的角度做努力。

3、人类对土壤的了解,远远不如对太空了解的多

《中外管理》:京东植物工厂规划提到,水培有机蔬菜的营养高于有机蔬菜和普通蔬菜,这种说法的依据是什么?实际情况又是怎样的?

程存旺:水培不能叫有机水培,只能叫水培,因为目前国家还没有对水培模式的植物工厂做有机认证。

首先水培模式是利用化学元素作为培育的营养液,但他们这些所谓的营养液完全不能模仿土壤的营养。因为植物的营养除了从土壤中吸取之外,当植物受到外界刺激的时候,也会产生很微量但又很关键的营养元素。比如,植物被虫子侵袭了,它会生成一些多酚类的营养物质,这种物质对人体是非常有益的。但是水培的植物没有虫子,没有草抖,也没有风吹雨打,不可能产生这些营养物质。还有,土壤中微生物和蔬菜根系之间的互动会产生很多氨基酸,水培模式也是做不到的。

也就是说,科技根本模仿不了土壤的生态和土壤的全营养元素。如果按100分算的话,人类也就只能模仿80分,剩下的那20分又是非常关键的。就像我们吃的大米,实际上只有糖分和淀粉,而水稻的90%养分都在胚芽上,胚芽是非常小的一点,而我们现在的碾米技术把胚芽全部都去除,只剩下粳白米了。土壤的养分道理也是一样的,最关键的又难以模仿的占到了10-20%。

人类对土壤的了解,远远不如对太空了解的多。

换句话说,化肥种出来的蔬菜也不是全营养的。因为化肥也是人工配制的,只有有机农业这种模式,把土壤培育肥沃以后才能种出养分接近全营养的蔬菜。只不过消费者对于这类知识的认识并没有那么全面,比较容易受广告引导。对于消费者的教育是一个长期的工程。

4、比“植物工厂”更应被关注的是有机农业的窘境

《中外管理》:京东的水培种植之举,对于国内的陆耕有机生态蔬菜农业种植会不会产生冲击?

程存旺:谈不上对传统农业变革或者颠覆。早在几十年前这种温室技术在荷兰就已经使用了,即便如此,这些国家却仍是在大面积的陆地耕作。也就是说,在他们国家都没有普及,现在又来咱们国家“普及”,中国政府在这方面花了很多冤枉钱。京东引进的模式很难大规模、大范围推广,因为首先要考虑谁来投资?多少年能收回成本?

《中外管理》:单从有机生态农业这一块来讲,您怎么看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平衡和统一?

程存旺:农业已经成为中国水污染的最大来源,除了工业和生活之外,化肥农业对水的污染已经占到50-60%。而政府的资金仍在大量投向修渠修坝的工程上,并没有拿来补贴向有机农业生产的转变,所以收不到治理污染的理想效果,同时又浪费了很多钱。比如:太湖治理污染花了上千亿,但是太湖的水质只提高了一级,从劣五类水变成了五类水(作者注:按照国标五类水质标准,劣五类水是无用的脏水,第五类是普通景观用水,第四类才是普通农业用水。)

中国有机农业目前所占比例还不到0.5%,有机农业从业者更多地承担了社会责任,但是还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有机农业和化学农学谈不上谁取代谁,只能说通过我们的努力,中国农业种植方式会逐步完善,逐步实现有机农业占比的变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