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亏8600万!维维股份巨额预付款引关注......

炒股亏8600万!维维股份巨额预付款引关注......
2019年06月18日 21:08 食品观察家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事后审核问询函的“追问”下,豆奶龙头维维股份昨日对定期报告中做出说明、修订和更正。其中“炒股”带来的亏损、一季度业绩骤降、现金流变化和关联交易等,向大股东出售白酒资产进展等外界关注的问题,在延期一次后悉数补充披露。

此前5月31日,上交所就维维股份的经营情况、资产情况和关联交易、资金占用等情况对公司2018年年报及今年一季报进行了细致的事后问询。6月14日和16日周末期间,维维股份回答问询函并补充修订了定期报告。

这是维维股份2016年年报被上交所认为“业务概要及经营情况披露不完整”后,又一次定期报告被交易所关注。

1巨额预付款被关注

在2016年和2018年年报中,交易所均问询了预付款项、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关联业务往来情况。

上交所询问到,截至2018年报告期期末,维维股份预付款项账面余额 3.09亿元,同比增长了31.45%。其中对第一名、第二名预付对象的预付款占比达到了32.92%以及30.55%。要求说明公司预付款对象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基本情况。

在2018年年报问询回函中,维维股份透露了预付款第一名仍是2016年被问询时交易所关注的“密山金源油脂油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密山金源”)。维维股份称,2018年期末预付密山金源1.01亿元,是采购大豆和豆瓣。公司自2000年4月开始向密山金源采购大豆,是长期合作的供应商,该供应商从农户收购大豆,加工制作成豆瓣出售给公司,公司再加工生产豆奶粉。

2016年年报中,维维股份对密山金源期末余额1.06亿元的预付账款已经受到了交易关注。维维股份最新公告显示,密山金源目前有两大股东徐州正禾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持股70%)和KINGSLANG PROPERTIES LIMITED(金澜置地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0%),“实际控制人为Larry Wang,与公司均无关联关系”。

不过,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密山金源和维维股份关系不浅。维维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之一张桂宣,2000年起多年担任密山金源油脂油料的副总经理;而维维股份2000年报还显示,密山金源是当时持股0.99%的第十大股东,公司称其为“战略投资者”。

此外,从密山金源的股东结构看,根据天眼查追溯,徐州正禾不光是维维股份1999年成立的五个发起人股东之一,还曾经曾用名“徐州维氏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其持股100%的股东也是金澜置地有限公司。

金澜置地的注册地为英属维京群岛,再向上追溯十分困难。

这不是金澜置地第一次和维维合作。2002年维维创新和金澜置地就合作成立了一家“维维金澜”。去年8月,维维股份宣布由于双方合资期限将于2022年10月9日到期,以4000万现金购买金澜置地所持有的维维金澜剩余25%股权。

而徐州正禾的角色更为关键。在回答交易所对公司投资情况的问询中,维维股份表示,因公司粮食仓储业务发展需要,2018年1月2日经管理层研究决定,请徐州正禾(有相关资质和经验)代建粮仓,目前相关仓储设施已基本完成,陆续投入使用。

这笔代建粮仓业务总金额高达3.54亿元,但上述事项没有经过董事会、股东大会决策程序,没有单独在临时公告中予以披露。

2关联交易认定存疑

有意思的是,在回答上交所对关联交易的问询时,维维股份和会计师事务所对一家孙公司的控制权认定上的有一定分歧。上交所提出:公司2018年对关联方枝江惠民泽楚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民公司)实际发生关联交易金额合计3239.52万元,2019年预计发生5000万元。为何公司2018年度披露的关联交易预计公告中未对上述关联交易进行公告,也未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对此,维维股份表示,惠民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3日,注册资本1亿元,由维维股份控股子公司枝江酒业和枝江金润源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润源)共同投资设立,分别持股51%和49%,其中金润源为枝江市政府直属企业,是枝江市政府投融资平台。

维维股份表示,惠民公司5月成立后,因维维股份的控股子公司枝江酒业持有其51%的股权,所以公司将惠民纳入合并报表的控股子公司处理。公司在后续披露的去年半年报和三季报中,均将惠民的会计报表纳入公司的合并报表予以披露,但公司未对控股子公司与惠民交易作为关联方交易予以披露。公司认为惠民公司由枝江酒业实质性控股,并且具体的生产经营活动由枝江委派的总经理主持工作。

但2018年会计报表审计时,维维股份的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惠民董事会成员有5人,其中三人由金润源委派,因此,惠民是由金润源实质控制,故2018年财务报告里,会计所又“未将惠民作为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中”。

维维股份称,与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经过多次、长期的沟通,“最终采纳了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的意见”。

3大股东占用3.3亿资金

维维股份今年4月27日公布2018年年报及今年一季报。去年公司实现营收50.33亿元,同比增长8.32%,但净利润却仅为6471.76万元,下滑29.28%。扣非净利润更是亏损2876万元。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9197万元,大幅增长87%,但扣非后仅为2066万元,同比下滑71%。

对公司业绩影响不小的非经常性损益到底是哪些?年报显示,去年维维股份转让贵州醇和处置部分闲置土地等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达1.1亿元,成为公司最终避免亏损的最重要因素。但持有和处置交易性金融资产等却产生了7000余万元的亏损,这就要“归功于”去年的炒股投资了。

上市公司炒股的不在少数,但2018年炒股,想不亏损有点难。具体而言,根据维维股份年报披露,其报告期内通过自有资金及融资融券买入股票金额达9.2亿元,卖出金额达5.99亿元,产生投资收益-2884万元,公允价值变动损益-5735万元。买入期货39.7亿元,售出37.03亿元,投资收益1288万元,公允价值变动127.3万元。

一般而言,上市公司如果进行证券投资,往往会在年报中专门披露,相关股票资产计入交易性金融资产或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去年年报共有514家上市公司投资炒股,合计持有证券个数达2223只,平均每家持有4只股票。江苏上市公司炒股的也不在少数,44家公司共持有173只股票。其中,江苏舜天持股个数最多,为23只,投资金额共计2.3亿元。而投资金额最大的宁沪高速,仅持有5只股票,却投了30.8亿元。可见风格各有不同。其他的炒股大户还包括南京高科、综艺股份、华西股份、金陵药业等。

不过,维维股份砸了9.2亿元炒股,到底买了哪些股票和期货,分别盈亏多少,却并未披露。对此,上交所要求公司列示报告期内买卖股票、期货名称、发生时间以及金额情况;核实并披露股票买卖及公允价值变动事项对报告期内公司损益造成的影响;核实说明公司购买及处置上述股票、期货事项履行的决策程序及是否具备有效的内控制度等。

除了炒股的问题,公司的货币资金、存货、预付款也受到上交所的重点问询。年报披露,截至2018年末,公司货币资金账面余额20.28亿元,但同时报告期内发生财务费用2.02亿元,仅产生利息收入1185.6万元。上交所提出,报告期内产生的利息收入是否与账面货币资金相匹配?并要求公司列示财务费用产生的具体贷款项目、资金成本以及主要用途,以及货币资金存放的银行账户及对应金额等。

大股东占款问题一直是监管的关注重点。维维股份的年报中披露,因报告期内公司将贵州醇酒业55%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维维集团,导致维维集团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当期发生额3.32亿元。上交所要求公司核实并说明上述股权转让款及往来款未能及时偿付的原因,是否损害公司利益,并制定具体整改措施和完成期限,及时通告维维集团占用资金的偿付情况。

维维股份以做豆奶起家,近年却大肆扩张,收购了不少其他业务,比如白酒、茶叶等。尤其是白酒业务,一度投资双沟酒尝到甜头后,又陆续收购了枝江酒业、贵州醇的部分股权。但枝江酒业近两年陷入亏损,而贵州醇则是从2012年收购以来连续五年亏损,去年只好又转让给大股东,避免继续拖累上市公司业绩。但这笔转让的资金,却没有及时偿付,以致招来上交所问询。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公司5月28日的最新公告,维维集团目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88%都已经被质押。不过公司表示,维维集团资信状况良好,具备相应的资金偿还能力,由此产生的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之内。

4维维集团的下坡路

在2010年的时候,维维集团旗下的所有乳业公司加起来,亏损金额高达1877.8万人民币,从此之后,维维乳业再也没有站起来过。在维维集团进军乳业失败后,就开始寻找新的支柱,在那时候,白酒在我国市场的利润基本上能达到销售额的一半左右,营收和前景都非常可观,所以维维集团就选择用白酒来取代当初牛奶的地位。

在2008年左右,维维集团斥巨资总共花费了11600万人民币,收购了江苏双沟酒业的40.6%的股份,从此成为了该企业的第一大股东,并且在成功收购之后,又以3.98亿的价格转手卖出,轻轻松松就赚到了2亿多。在这一次的收购中,维维乳业发现了白酒业赚钱相比于乳制品更加轻松,因此就开始疯狂对湖北的枝江酒业伸出来“魔爪”。

枝江酒业在全国范围内不仅名气不小,并且常年的业绩营收都很不错,在2010年枝江酒业的营收是17.72亿的时候,维维集团这时候的占有股份是37.31%,因此它可以拿到将近1亿的净利润。因此维维集团还在之后的四年时间里,将枝江酒业的占有股份一提再提,最终达到了71%。

本以为可以一路顺风的维维集团这一次在白酒行业里,依然没有走得长远,虽然在2010年的时候,维维集团创建了自己的白酒品牌,但是没过三年又遇上了白酒行业的整顿。维维这一次的营收以亿为单位开始下滑,短短五年时间,营收额就从18.6亿下滑到了仅有的6.57亿。除此之外,维维集团投资和收购的几个白酒企业的营业额都因为市场整顿而开始下降,到了2017年维维集团就开始出现首次亏损的趋势。

从维维在2000年上市之后,整个集团的“野心”就开始逐渐显露,不满足于豆奶市场的成绩,在十七年里,先后跨界到了10行业领域进行投资收购。由于这样的心态,维维集团不仅个个都投资失败,还丧失了自己发家的豆奶市场,最终却落得个“跨界失败王”的头衔。其实从维维集团在乳业上投资失败之后,就可以看出了因为维维没有自身的奶源,所以与其他常年经营的企业比起来相差甚远,因此失败也是注定的。

来源:综合证券时报、同花顺财经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