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康之后,西安最大悬念落地

王永康之后,西安最大悬念落地
2019年09月06日 21:30 川渝横贯线

来源丨西部城事

接近两百天的等待之后,西安人民终于迎来了新的主官。

这位来自山东的继任者,辗转菏泽、淄博、烟台,上一站则是唐山。如今从沿海到内地,从普通地级市到国家中心城市,他即将开启一段全新的主政之旅。

而对西安人民来说,靴子落地,悬念揭晓,但这座城市的命运,依旧充满未知。上一任主官牵引下的“西安速度”,还能再次重现吗?

01

西安的高光时刻

过去两年,几乎没有多少比西安更吸睛的城市了。这座大西北的古都,撕下了低调、沉闷的脸孔,将自己打造成了赤手可热的网红。

而这种变化,恰恰肇始于2016年年底,来自浙江的主官调任西安。今天或许很难评判他对西安的改变有多大,但毋庸置疑,西安近两年的耀眼,正好和他的履历高度重合。

要指出的是,西安成为网红城市,绝非是纯靠营销包装出来的,它更多源于产业、招商、城建等各方面的全面爆发。

2017年初,沉寂已久的西咸新区划归西安代管。这次调整成为西安蝶变的关键因素,一方面西安扩容,收获了“现代化大西安新中心”;另一方面,西咸新区管理盘活,成为西安乃至全省的增长极,上半年GDP增速高达10%。

与此同时,营商环境大改造和人才引进战略,逐渐全面铺开。前者让西安在去年一年,新增市场主体55万户,增速和活跃度位居副省级城市榜首,营商环境提升到全国第6;后者则在近一年半时间,为西安带来百万新增落户,常住人口突破千万。

2018年,《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获批,西安拿到国家中心城市入场券。同时,GDP时隔多年重回全国二十强,收获第五航权,“长安号”班列火速增长,此外还多次被国家点名委以重任……

“把西安作为西北龙头,扬起来!”然而,西安的高光时刻,随着上一任主官调走,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

来源:公报

今年上半年,西安经济增速为7%,尽管还是高于全国0.7个百分点,全省1.6个百分点,但和去年上半年8.2%的速度相比,出现了明显的减速,GDP排位也被烟台反超,掉出二十强。

尤其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只有2.2%,新开工项目减少。这种经济发展的连续性中断的局面,很难说跟人事上的变动毫无关系,自然也会让西安人民更加怀念上任主官。

02

烟台、唐山经验能借鉴吗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安作为大西北的龙头,并没有扬起来,一流的科教资源和堪称顶级的物流枢纽优势,没有充分发挥,直到近两年天赋逐渐变现。

抛开人事因素不谈,我们必须承认,从营商环境建设到城市营销、抢人大战,西安的跨越式发展,正源于打破了城墙思维,用一种沿海化的开放思维参与区域竞争。

而这种发展思路的微妙变化,正好可以从上一任主官主政沿海的履历中找到,那么新的继任者能否沿袭?

西部菌向来很少谈及城市发展中的人事因素,这次依旧不做延伸分析。不过,一些城市层面的细节值得留意。

比如颇为巧合的是,继任者的上上一站是烟台,烟台的经济总量,正好和西安旗鼓相当。2018年的GDP为7832.58亿,增速为6.4%,在济南吞并莱芜之前,一度是山东的第二城。

在同等体量的城市中,烟台跟西安其实有一定的互补性,尤其在产业结构方面。

西安的工业向来存在短板,三产占比3.1∶35.0∶61.9,去年的全部工业增加值只有1874.36亿。烟台恰恰是因工而强的城市,去年全部工业增加值3442.79亿,接近西安两倍,且先进制造业占据半壁江山。

另外,新主官的上一站唐山,虽然去年6955亿的经济体量比不上西安,上半年GDP排在全国29位,但二者的差额并不大。

唐山上半年数据,来源:公报

而且和烟台一样,唐山的工业基础同样相当牢固,2017年的工业增加值,就达到3772.6亿,是西安两倍。

对西安来说,要想提升后劲,工业的短板不可不补。新主官在唐山、烟台等工业城市尽管待的时间并不长,但积累的履职经验,依然还是能够为西安提供借鉴。

这是在沿海的那种开放意识之外,西安保持后劲同样或缺的因素。

03

大西安还需继续稳住

城市竞争,不进则退,四十年以来二十强城市名单的起伏没落,已经充分说明了这点。因此和让大西安奔跑起来相比,让它源源不断地保持后劲,某种程度上看更困难。

而且,西安的发展,不只是承载着“拱卫”陕西的任务,它背后是整个关中平原城市群,乃至整个西北地区。

来源:21数据新闻实验室

国家之所以委以重任,将国家中心线城市的指标给西安,给这个GDP徘徊在二十强的二线城市,正是为了让它辐射带动大西北,成为西北地区的增长极。

国家战略层面的使命,给西安带来了政策利好,也要求西安必须尽快成长,在综合实力上再进一步,缩小和西三角的重庆、成都两大城市的差距。

这是一层压力。另一层压力源于现实——过去跨越式发展的一些招数,接下来未必管用。

以抢人大战为例,去年西安喜提38.7万新增人口,高于杭州、成都,仅次于深圳、广州。然而接下来随着大城市普遍开闸,抢人的红利将逐渐减少。

与此同时,过去抢人伴生的一些问题,反而可能凸显,最典型的是房价。今年6月20日的新政出台前,落户即可买房,加上城建的热度、发展预期的上升,西安的房价火速飙升,领跑全国。

胡润研究院日前发布的2019上半年全球房价指数显示,西安以19.3%的涨幅位居第二,仅次于匈牙利的布达佩斯。

楼市升温,房价上扬,的确有补涨成分,但一方面它会对人才引进的效果形成反向挤压,另一方面,其背后西安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不容忽视:

西安2018年数据,来源:公报

目前,西安的房产投资额度,和GDP的比值超过30%。上半年增速放缓,就和调控收紧、房产投资下降不无关系。

因此,眼下的西安,面临着全新的发展阶段和外部环境,这列高速奔跑的列车,上半年已出现了减速的迹象。让它重新提速,考验丝毫不比两年前小。

当然西安过去两年的成功,已经提供了一些经验。如今新官上任,至关重要的一点是,保持发展的定力,保持政策的连续性,让刚刚起势的西安真正稳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