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丁国际教育获天使轮融资 留学机构如何走出寒冬?

阿拉丁国际教育获天使轮融资 留学机构如何走出寒冬?
2020年09月19日 21:10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冯缨子 见习记者 傅碧霄 北京报道

近日,一站式留学服务平台阿拉丁国际教育获得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骐泓创投和数位独立投资人。

受全球疫情影响,上半年留学行业哀鸿遍野。随着疫情的结束,行业逐渐复苏,此次融资也给业内带来信心。

从蓝海杀入红海

阿拉丁国际教育创立于2019年7月,业务包括语言培训、留学申请、背景提升、海外资产配置等。目前,阿拉丁主要提供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新西兰等英语系国家留学服务。

阿拉丁国际教育创始人兼CEO胡春力曾就职于去哪儿网,2015年回到曾经求学的城市天津创业。在创办阿拉丁之前,胡春力还有一次成功的创业经历。

据胡春力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他第一次创业项目是2015年和朋友一起做的留学生海外租房平台异乡好居。异乡好居用4年时间做到了细分行业市场占有率第一,房源有240万个床位,覆盖全球近2000个城市,也是当时较为罕见的采用互联网模式做留学生公寓预定的平台,覆盖20个国家,去年交易额达40亿元。

异乡好居经历6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近3亿元,投资方有新东方利欧股份(002131.SZ)、众信旅游(002707.SZ)、天创资本、涌铧投资和来自硅谷的创投机构Translink Capital。

胡春力坦言:“异乡好居能够快速发展,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该行业足够垂直、细分,资本加持,行业龙头背书,竞争较少,市场还是一片蓝海。不过,竞争少的行业往往也意味着市场容量不足够大,市场空间成长需要个过程。”

经过再三思考,胡春力决定再次创业。这次,他选择了看似一片红海的行业——留学服务。

前两年,留学服务行业十分火爆,头部公司激烈厮杀,创业项目不断涌现,资本也十分看好这一行业。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8至2019年,留学行业内获得投资的公司有高端低龄出国语培教育机构沃邦教育、留学信息聚合平台申请方、教育培训机构索引留学、SIA国际艺术教育、海外留学短视频平台留学的真相、低龄留学生寄宿家庭服务公司HAOSTAY(好住)、体育留学服务品牌WEsport、留学后教育品牌爱与思、一站式在线留学服务平台学无国界myOffer、教育咨询公司易美教育、留学生在线付费平台易思汇、互联网留学平台芥末留学,等等。

胡春力了解到,仅在北京中关村就聚集着数百家留学机构,全国估计也有近万家,这还不包括那种个人留学工作室,但他却在红海中看到了机会。

首先,留学服务整体市场非常大,至少七八百亿元,每年仍以15%以上的速度增长。虽然一线城市竞争惨烈,但在二三线城市还有很多机会,如天津的留学市场体量有五六亿,但留学服务公司只有20家左右。

再者,蓝海市场面临的一大问题是,往往需要去教育用户,培育新的消费习惯,这部分成本较高。而红海市场通常是比较成熟的市场,以留学行业为例,不少学生家长对出国留学相关事宜有十分充分的研究,机构只需为其提供满意服务。

而且,胡春力也看到留学行业存在的一些不足——服务参差不齐,对人的过度依赖,很难实现标准化,业内一些公司的运营尚有很大提升空间。这些都成为了他创业突破口。

银行、高校合作,线上线下多渠道获客

留学租房领域的创业经历还让胡春力意识到,如果行业过于细分,业务非常单一,还会带来投入产出比的问题。由于获客成本持续走高,若不能为客户服提供丰富的产品和服务,公司在每一个客户身上获得的利润就会较低。

在留学行业中,不乏专注于细分领域的公司,如专门做背景提升、语言培训的公司。胡春力没有选择这种模式,他认为成功争取到客户之后,一定要尽可能为其提供全面服务,使公司利益最大化,所以阿拉丁成为了一站式留学服务平台。

目前,阿拉丁的目标客户为天津本地高净值人群。疫情之前,公司获客渠道以线下为主,主要分为三种:

一是银行等金融机构。阿拉丁与天津地区数十家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都有合作,银行会向一些有子女留学需求的高净值客户提供留学增值服务,阿拉丁也会与银行联合举办沙龙,拓展目标客户。由于留学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为客户推荐留学服务也有利于银行自身业务发展。

二是大学校园。阿拉丁与天津地区十多个主要高校进行合作,通过讲座、沙龙等形式接触有留学意愿的大学生。

三是业界合作。阿拉丁与k12培训机构、艺术类培训机构,商会、校友会、行业协会等社会团体进行合作获取客户。

今年由于疫情原因,阿拉丁的获客和服务开始向线上转移。以往的线下讲座搬到了线上,并通过在百度贴吧、微博、抖音、小红书、QQ群等学生群体活跃的网络平台进行推广。业务层面,不仅语言培训课程开始采用线上方式授课,背景提升方面也通过为学生安排线上实习等方式来完成。

胡春力表示,未来公司将会更重视线上业务的发展。随着疫情的结束,线下获客也逐渐恢复,目前公司线下获客占70%以上,未来一两年内线下获客还会占50%以上。

关于融资后的公司发展,胡春力表示,未来阿拉丁会在其他二线城市开设分公司,并将服务学生群体从大学生向低龄学生拓展,留学地区也会从英语国家扩大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尤其是日本、德国等国。此外,阿拉丁还在筹备开展反向留学业务,推进一带一路国家的优秀学生来中国留学。

受疫情与国际形势双重冲击,留学行业还有机会吗?

今年疫情对留学行业造成巨大打击,美国对中国留学生的限制政策也给行业雪上加霜。

教培校长参考发布的《2020上半年留学机构生存发展调查》显示,受访的530家留学机构中,44%的留学机构处于勉强维持的经营状态,其中2%濒临破产;超过50%的留学机构有不同程度降薪,33.3%的留学机构在疫情期间进行裁员;相比往年同期,85%的留学机构营收减少,仅有3%的留学机构营收同比增长。

“上半年教育行业内很多公司倒闭了,不少是因为现金流问题,七八月虽然开始恢复上课,但很多是销以前的课,不但没有新的收入,还会增加成本。一些公司其实是在艰难支撑,如果到秋天还没有好转,可能还会迎来倒闭潮。阿拉丁这一轮融资也是为过冬做准备。”胡春力这样说道。

据记者了解,目前留学服务行业内,头部大公司和小型工作室生存状况相对较好,前者资金力量雄厚,后者成本低,业务模式灵活。而腰部公司面临固定成本支出,业务受疫情影响后对公司打击最大。

加拿大持牌移民顾问宋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疫情和国际政策对高中及以下学生的留学计划影响较大,因为学生家长更看重安全因素,所以会推迟甚至取消留学计划。但是对于本科以上人群留学的影响相对较小。

对于留学行业的前景,从业人士依然抱有希望。

留学机构金吉列调研结果显示,250个有留学意向家庭中,86%的家庭表示并未改变留学决定。12.8%的家庭表示有转变留学国家及学校专业的计划,只有1.2%的家庭表示取消留学计划。

胡春力认为,留学仍然是许多中国家庭的刚需。国际学校学生,和已经为留学做好充足准备的学生,不会因为外部原因而改变计划。美国虽然出台了一些不利政策,但学生还是可选择其他国家留学。

近期,教育部取消《留学回国人员证明》,并允许中外合作办学以及内地(祖国大陆)与港澳台地区合作办学机构为留学生提供国内求学机会。一系列政策都体现着国家对留学的鼓励。

对于国外学校来说,中国留学生会带来的收入更不容忽视,主流留学目的地国家都在扩大国际生比例。51offer CEO王影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留学市场已回归理性,并且在快速地恢复与增长。他指出今年的留学形势对留学生也有有利的一面,因为疫情对一些国家的经济造成了冲击,进出口贸易、旅游业等经济支柱产业在疫情之下倍受限制,所以教育行业,尤其是国际教育产业,此时作为其GDP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各国大力支持的对象。

宋斌也认为留学行业正在回暖,虽然全球疫情还没有结束,但留学申请有滞后性,今年秋季申请学校到明年才能入学,到那时疫情应该早已得到控制。“未来,不同类型的客户需要差异化服务,一些小型小工作室能为资质优秀的客户提供定制化高端服务,这种模式也值得看好。”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这样说道。

今年留学行业投融资明显减少,但随着疫情的结束,一些项目也完成了融资。除了近期融资的阿拉丁,今年6月,一站式国际教育服务机构美世教育宣布完成B轮2亿元融资,由阳光融汇资本管理的投资基金独家领投。双方拟共同设立10亿元投资基金,用于投资国际教育项目。

后疫情时期,留学行业何时能真正回暖,还有待观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