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外贸顺差扩大7倍背后:欧美复苏喜忧参半,二季度增长仍面临挑战

一季度外贸顺差扩大7倍背后:欧美复苏喜忧参半,二季度增长仍面临挑战
2021年04月14日 00:03 华夏时报

一季度进出口以亮眼的成绩,打响了经济增长“第一炮”。

4月13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统计分析司司长李魁文介绍,今年一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8.47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增长29.2%。其中,出口4.61万亿元,增长38.7%;进口3.86万亿元,增长19.3%;贸易顺差7592.9亿元,扩大690.6%。

“当前我国外贸质量、效益正在逐步提升。虽然有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导致基数低等因素,但是与2019年同期相比,今年一季度进出口增速仍然达到20.5%,我国外贸继续保持去年下半年以来持续向好的势头,为今年全年外贸‘量稳质升’开了一个好头。”李魁文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三季度以来,我国外贸已连续三个季度保持同比正增长。

红塔证券研究所所长、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3月份数据来看,进口是明显超预期的,出口则依旧维持高景气度。但随着基数效应减弱,叠加海外逐渐迎来流动性拐点,海外需求同比很难出现像一季度这样的大幅走高。

李魁文也提醒,去年二季度我国进出口环比去年一季度增长16.8%,去年这个基数显著抬高,客观上对于今年二季度外贸增长带来了挑战。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世界经济形势依然复杂严峻,外贸发展仍然面临诸多不稳定不确定因素。

不过,目前第129届广交会各项筹备工作已全面铺开,即将于4月15日开幕,预计本届广交会将吸引来自全球2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采购商观展,会对二季度进出口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

外贸高增长

今年以来,我国外贸运行保持恢复性增长态势,积极因素继续增多。

“一季度外贸表现好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比如,欧美经济出现了复苏迹象,相关市场的溢出机会增多;我国稳外贸政策措施落实到位,外贸企业的竞争力进一步增强。此外,中国完整的供应链体系及时补位、基数较低等都是重要原因。”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

2020年,受新冠疫情等影响,全球出口增速大幅下滑至-9.2%,刷新2016年以来新低。主要经济体中,法国、英国、美国、加拿大的出口增速均回落至-10%以下,而中国凭借最早走出疫情、最先复工复产,出口的表现“出类拔萃”,全年出口同比增长3.6%,在全球的份额大幅提升了1.1个百分点,成为全球少数几个出口正增长的经济体之一。

在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看来,这也是今年进出口大幅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时,我国经济持续稳定恢复促进了外贸发展。加上最近的汇率因素更有利于出口,也对出口起到支撑作用。

不过,他表示,剔除基数影响,两年复合增速来看,一季度总体复合增速为13.5%,较前2个月的复合增速有所回落;3月出口复合增速10.3%,也不及前2个月的15.2%。

李魁文对此表示,因为一季度中国有传统春节假期因素,外贸进出口规模往往和上年四季度相比是偏低,这是常态。同时在2016年-2020年,一季度进出口环比均呈现两位数下降,今年一季度环比降幅为近年来最小,这进一步印证了今年一季度我国外贸向好的态势。

从增长数据来看,今年一季度,我国外贸出现五个方面的特点:一般贸易进出口比重提升;与主要贸易伙伴进出口保持增长;民营企业活力增强;机电产品出口比重超6成;主要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

在对外贸易格局方面,东盟、欧盟、美国和日本为我国一季度的前四大贸易伙伴,增幅均为两位数。今年一季度,我国自东盟进口消费品524.2亿元,增长30.6%。我国自东盟进口液化天然气88.5亿元,增长31.6%,比该产品整体进口增速快17.5个百分点。

在李魁文看来,东盟继续保持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自贸区升级利好持续显现,助推双边经贸合作迈上了新台阶。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全面建成,取消了7000种产品关税,90%以上商品实现了零关税;2019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升级,在原产地规则、贸易通关规定、服务贸易、投资领域等方面进一步降低了门槛,有力促进了双边贸易发展。

白明则表示,本轮进出口复苏与欧美息息相关。欧美经济复苏带动了相关商品需求的提升,因此增速表现得就较快。

此外,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贸易伙伴进出口分别增长21.4%、22.9%。

一个亮点是,一季度,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3.19万亿元,增长22.7%,占37.7%。对于这一现象,行业内人士认为,这表明我国营商环境正在改善。

“我认为,未来一段时期这一趋势有望维持,但具体走势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李魁文表示。

谨防风险

尽管顺差和进出口总额成绩亮眼,但李奇霖观察到,3月进口大幅超出预期。在其中,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是重要原因。

数据显示,一季度,铁矿砂、铜矿砂、大豆的进口价格同比分别上涨了53.5%、28%和11.1%,原油进口价格也结束了连续12个月的同比下跌走势,3月当月同比上涨1.6%。

“3月份铁矿砂及其精矿进口数量同比增长18.8%,但是金额同比上涨112.5%;铜矿砂及其精矿进口数量同比上涨22.6%,金额同比上涨65.6%,金额涨幅远高于数量涨幅。”李奇霖表示。

加上美国等主要经济体货币宽松政策的影响,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输入型通胀已经敲响了警钟。李奇霖预计,今年4、5月份的进口同比仍将维持高位。

而国外经济的快速回暖,对我国进出口也是喜忧参半。

“今年以来全球制造业持续改善,3月美国、欧元区、日本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均创多年来的新高,这将带动我国出口快速增长。从海关数据看,一季度我国对欧盟、美国、日本出口合计增长48.5%,对整体出口增长贡献率达到44.2%。”李魁文表示。

受益于此,近期主要国际经济组织纷纷上调了经贸指标的增长预期,显现了全球经贸活动复苏、市场信心增强的积极信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的预期由1月的5.5%上调到6%;世界贸易组织(WTO)也将全球货物贸易量的增速预期从前期的7.2%上调为8%。

但赵伟发现,伴随应对疫情的能力不断提升,美、欧及主要生产型经济体的产能均已进入修复通道,导致替代效应不断衰减。

目前,主要经济体的产能利用率水平均已恢复至疫情爆发前的90%以上,中国1-2月出口及此前表现强势的部分行业的出口,已较高点回落。海外产需缺口收窄下,中国出口的领先指标制造业PMI新出口订单指数,已经连续多个月表现疲软。

“中性情景下,2021年出口全年增速或达到15%上下,分季度来看,呈现逐季下滑态势,预计将达到54%、21%、5%、-5%。”赵伟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目前仍有所反复,国际形势中不稳定、不确定因素还比较多。一个例子是,近期苏伊士运河“被堵”等突发因素对国际贸易物流时效带来了短期影响。此外,去年二季度我国进出口环比去年一季度增长16.8%,去年这个基数显著抬高,客观上对于今年二季度外贸增长带来了挑战。

“综合来看,未来一段时期我国外贸运行有利因素较多,但外部挑战也不少,外贸稳定增长仍然任重道远。”李魁文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