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四年估值仅剩1%,用户数量减少七成,“AI教育第一股”流利说拟于下半年完成私有化

上市四年估值仅剩1%,用户数量减少七成,“AI教育第一股”流利说拟于下半年完成私有化
2022年06月24日 14:00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6月17日,曾被誉为“AI+教育”第一股的美股上市公司流利说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已与根据开曼群岛法律成立的豁免有限责任公司Laix Infinite Co. Ltd和Prilingo Merger Limited签署了最终合并协议以进行私有化。

记者了解到,本次交易,流利说的股权估值约680万美元,与其在2018 年登陆美股时对应的约6亿美元的市值相比,本次私有化的估值仅剩1%。

中国教科院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家勇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整体上看,目前在线教育企业很少找到真正具有创新性、突破性、开创性的商业模式和核心产品,线下教育服务简单线上化、数字化的情况很普遍,这是低级复制粘贴,谈不上有任何的实质性增值,因此前景不容乐观。”

今年4月从纽交所退市

根据公告,买方团队包括各创始人、Tenzing Holdings 2011 Ltd.、Sino Avenue Limited,买方计划以展期股权(rollover equity)和现金的方式为合并提供资金。

此外,公告还透露,此次合并交易预计将于2022年下半年完成。如果完成,合并将使公司成为一家私人控股公司,其美国存托股将不再在场外市场报价,公司的美国存托股计划将终止。

2021年8月,流利说便曾收到来自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CEO王翌,联合创始人、董事兼CTO胡哲人,联合创始人、董事兼首席科学家林晖和PCILIVLimited的初步非约束性提案。买方团计划以每股普通股(或ADS)1.13美元的现金收购公司所有已发行的普通股。当时,流利说私有化的估值为5580万美元。

流利说于2018年9月27日正式挂牌纽交所,股票交易代码“LAIX”。IPO发行价为12.50美元,对应市值约6亿美元。

2021年9月,流利说曾收到来自纽交所的通知函及相关电子邮件。纽交所通知表示,其总市值和股东权益低于合规标准。流利说需在2021年12月8日前提交能证明公司合规的商业计划书,并在2023年3月8日公司恢复合规状态。

今年4月初,流利说发布公告显示,纽交所已开始启动流利说美国存托股票暂停交易及摘牌程序,并于4月7日美股收盘后暂停交易。

根据公告,纽交所监管局根据纽交所上市公司手册第802.01B条做出上述决定,因为该公司已低于纽交所持续上市标准,要求上市公司在连续30个交易日内保持全球平均市值至少1500万美元。

截至最后交易日,流利说的收盘价为3.1美元,较其首发价格跌去75.2%。自上市首日,股价跌幅约98%。此后,流利说转至场外交易市场,截至发稿,流利说最近价格为1.66美元。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受“双减”等诸多因素冲击,流利说公司总市值和股东权益大幅缩水已经不能满足上市合规标准。

张孝荣认为,目前,在线教育市场缩水,整个行业入冬,面临战略转型。在竞争愈加激烈的情形下,在线教育企业需要降本增效,抓住用户专项需求,做差异化发展,或许可以度过冬天。

付费用户数量锐减,业绩持续低迷

官网显示,流利说成立于2012年9月,“流利说英语”产品一经上线,便迅速成为朋友圈爆款。据早期数据,发布仅一年,流利说的注册用户数就达到1000万。

迅速增长的用户,让流利说备受资本的青睐。2013年3月1日,流利说完成由挚信资本投资的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同年10月,又完成由GGV和IDG投资的数百万美元A轮投资。2015年3月,完成数千万由赫斯特资本领投,GGV和IDG参投的B轮融资。2017年7月完成的C轮1亿美金融资,由华人文化、双湖资本领投,挚信资本、IDG、GGV、心元资本、赫斯特资本等早期机构投资者全部跟投。

但流利说引以为傲的用户数量并没有持续增长下去。2019年5月13日,微信安全中心官方公众号发布《关于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的处理公告》,对流利阅读、薄荷阅读等在朋友圈“打卡”的诱导分享产品进行治理,叠加随之而来的“双减”政策,流利说备受打击。

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当季度,流利说付费用户为20万人,较比第一季度的30万人减少33.3%。在2020年的第二季度,流利说拥有50万人的付费用户。与其对比,同比减少60%。再对比2019年第二季度的90万付费用户人数,两年内,流利说的付费用户共流失77.78%。而在2018年上市时,这个数据便已有87.2万人。

在财务数据方面,流利说同样有才无命。根据流利说最近的一份财报数据显示,2021财年第二季度,流利说实现净利润1400万元,较上一季度的1220万元增长了14.75%。与之相比,2020财年同期流利说净亏损9250万元。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流利说分别亏损4.88亿元、5.75亿元和3.95亿元,三年累计亏损约14.58亿元。

营收方面,2021财年Q2流利说营收再度下滑,从一季度的1.99亿元下滑9.55%至1.80亿元;与之相比,2020财年第二季度营收实现2.69亿元,同比减少33.2%。同时,流利说的资产负债率也在不断攀升,从2019年一季度的87%升高到报告期内的327.26%。

记者了解到,除流利说外,今年6月初,掌门教育也因市值低于纽交所的要求而被强制退市;瑞思教育、51talk等中概股也均曾收到来自交易所的市值最低价通知函。

曾经备受资本追捧的在线教育一时间如临寒冬。对此,原杭州余杭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陶华坤持乐观态度,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教育依旧是投资者最关注的领域之一,在线教育仍是尚待开发的“富矿”。

陶华坤表示,教育不应只是为了赚钱,在线教育的发展离不开内容、产品、技术、平台等,无论是教育产品、教学模式,还是运营模式,都要跟着时代走。成功的在线教育机构,要有强大的课程体系,在“教师-学习场景-学生”的链条中,在线教育要寻求适当的学习场景,让在线教育更接近线下培训的学习体验。以“教师-学生”为核心,实施因材施教,全面提升个性化服务,实现产品差异化、运营精细化、品类多元化、课程个性化。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