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L9、L8部分车型延期交付,产业链危机下车企交付难题待解

理想L9、L8部分车型延期交付,产业链危机下车企交付难题待解
2022年11月30日 22:37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牛小欧 于建平 北京报道

11月27日,理想汽车在官方APP发布《关于部分用户延期交付的说明》(下称《说明》)中称,受核心零配件供应延迟的影响,部分理想汽车App内显示于11月底交付的用户将延期至12月。受交付延迟影响,11月28日理想汽车港股一度跌超7%,收跌5.01%。

理想销量回暖关键期遭受延期交付

公开资料显示,理想L9是理想汽车于2022年6月21日发布的为家庭打造的全球智能旗舰SUV ,售价为45.98万元,8月开启交付;理想L8于2022年9月30日正式上市,新车共推出2款配置车型,售价区间为35.98-39.98万元。

理想汽车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2022年11月10日,为家庭打造的智能豪华六座SUV理想 L8正式开启用户交付。理想 L8发布以来,得到了用户的积极反馈和广泛认可,定单数量持续增加。目前,首批116家零售中心已于11月5日开启试驾,剩余零售中心预计11月15日陆续开启。”

理想汽车作为最早上岸的新势力企业之一,此前只靠理想ONE“一款车型打天下”,但三年后动能不足的问题渐渐暴露,理想汽车也深知战略需要更迭,便开始多维度布局战线并加快车型推出节奏,理想汽车在10月份宣布停产理想ONE。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任何车企都不能保证一款车型一直畅销,理想汽车也是如此。随着技术的升级,赛道竞争加剧,理想ONE作为老车型竞争力逐渐不足,停产在情理之中,属于车企长线布局的正常手段。而加速布局产品阵营则是为了能在市场里彻底站稳脚跟并持续扩张市场份额。”

理想汽车的焦虑源自销量与营收方面的双重压力。理想汽车半年业绩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理想汽车实现营收182.95亿元,同比增长112.4%,对应毛利40.42亿元,同比增长157.5%,毛利率由去年上半年的17.76%提升至22.09%,上半年经营亏损13.92亿元,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7.5%,净亏损增长9.5%至6.52亿元。按照理想汽车今年上半年总交付量60403辆来计算,收入总额为182.9亿元,经营亏损却增加到了13.92亿元,这就表示理想汽车上半年每卖出一辆车,其平均经营亏损就超2.3万元。

再看销量方面,公开数据显示,理想此前几个月销量表现也较为一般,7月理想汽车销量刚刚“破万”,交付量为10422辆;8月销量更是遭腰斩,共交付4571辆新车,同比下滑51.5%,环比下滑56.1%。到了9月份,理想销量开始回升,一共交付量11531辆新车,布局新车动能显现,其中L9的交付量超过一万辆,为10123辆;10月,理想汽车交付新车10052辆,同比增长31.4%,环比下降12.83%,1-10月份,理想汽车共交付新车96979辆。

但由于核心零配件供应延迟,理想汽车的交付受到影响。《说明》显示,本次受影响车辆包含理想L9 Max和理想L8 Pro车型。其中,理想L9 Max用户预计延期一周,官方将提供1000元油卡作为补偿;理想L8 Pro的用户预计延期2-3周,官方将提供2000元油卡作为补偿。交付专家将在11月28日与受影响用户取得联系。理想汽车表示,根据目前的供应和生产计划,App内显示将于12月交付车辆的用户,暂不受影响。

据记者了解,这并不是理想汽车第一次发布延迟交付说明以及补偿用户油卡。今年8月,受四川地区限电影响,理想汽车在四川绵阳的增程器工厂供应延迟,导致交付延期,当时理想汽车也是向用户推送延迟交付的说明以及油卡作为赔偿。由于理想汽车旗下车型均为增程式动力系统,对加油还是有需求的,所以补贴油卡的举动还是较为实惠的做法。不难发现,交付问题隐忧一直在,若交付难的问题持续,势必会对理想汽车的年终冲刺带来更大的影响。

产业链危机导致汽车产业遇交付困扰

其实,受供应链影响导致减产、延缓交付的不止理想汽车一家。本田、丰田不约而同地宣布,受半导体等部件短缺、新冠疫情蔓延及物流停滞的影响,旗下车型将有所减产;10月份 Stellantis 首席执行官唐唯实表示,半导体供应紧张预计将持续至明年年底。极星首席执行官也预计零部件短缺的情况将持续到明年。威马汽车CEO 沈晖也在内部沟通信中坦言,上海、北京、成都等地面临供应链的巨大挑战,原材料成本急剧上升,供货不及时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威马的生产经营。

延迟交付的问题对车主也造成了困扰,尤其是新能源车型,交付问题已成为热点投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查询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发现,涉及车型交付问题的投诉多达656个。

一位比亚迪消费者向《华夏时报》记者抱怨到:“我准备换一辆比亚迪元,当时订单上约定交车时间为90—120天,时至今日,下订时间已满120天,比亚迪方面还无法提供车辆交付。”

还有一位长安汽车的消费者告诉记者:“长安univ2.0领速交付无期,线上订单无法取消。十月底购车,十一月初因厂家缺货原因,领速车型无法按原定交付日期交车,并不能保证后续交付周期。”

由此可见,延迟交付的问题层出不穷,已成为横亘在车企与消费者之间的一道难关。

汽车行业分析师顾彦涛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指出:“由于疫情总体呈现多发态势,汽车行业产业链供应链也经历了有史以来最为严酷的考验,部分企业停工停产,物流运输受到较大阻碍, 生产供给能力急剧下滑,同时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进一步推高企业产品制造成本,汽车企业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一定影响。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需要认识到产业链供应链的重要性,构建更为安全可控的供应链体系迫在眉睫。”

在上游供应链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车企积极谋划,不断提升在变局中开新局的能力,通过布局产业链上下游、提升自研自产能力来降低采购成本,保障供应链稳定。广汽集团此前就宣布,将加速布局电驱、动力电池、电池原材料等领域。

如今无论是大众、宝马、通用、福特、丰田等拥有技术和资金实力的国际巨头,还是包括广汽在内的比亚迪、吉利、长城、上汽等国内头部企业,都开始布局产业链。危机之中更能窥见机遇,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坦言:“未来,‘整车为王’是必然趋势,整车企业要做产业链链长。未来做新能源车的企业,要想有盈利,产业链能力非常重要。”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