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股价涨幅170%!半导体低谷期北方华创遇解禁,“内外”温度有别国内需求持续增长

三年股价涨幅170%!半导体低谷期北方华创遇解禁,“内外”温度有别国内需求持续增长
2022年12月06日 19:46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闫晓寒 卢晓 北京报道

国内半导体设备龙头北方华创迎来今年的第三次限售股解禁。12月6日,北方华创涉及3家股东持有的3264.2万股股份面临解禁上市流通。以其12月5日224.35元的收盘价粗略计算,这批解禁股票价值约为73亿元。

在这之前,北方华创股价自2019年12月6日至今,三年间涨幅达到170%。不过去年11月份其股价达到上市以来最高点后,连续震荡下跌。虽然当前全球半导体产业面临挑战,在国产化替代的大趋势下,作为半导体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以北方华创为代表的国产半导体设备企业仍然有增长空间。

减持压力多大

北方华创这次上市流通的限售股占目前总股份的6.18%,本次解禁后,北方华创的流通股从4.93亿股增加至5.26亿股。

此次解禁的是北方华创在2019年12月非公开发行的限售股,涉及股东分别为国家大基金、北京电控和北京京国瑞基金。发行时承诺的限售期为36个月。当时三家股东认购时的发行价为每股61.27元,以12月5日收盘价计算,上述三位股东持有北方华创的三年间,其股价涨幅达到266%。

但现在并不是北方华创股价的高位,2021年下半年开始,北方华创股价开始出现大幅上涨,其股价曾在当年11月冲到452.46元的上市以来最高点。此后,北方华创股价有所回落。以12月6日238.3元收盘价计算,北方华创股价相较上述高点已缩水47%。

在12月6日的这波解禁中,当前持股7.44%的第三大股东国家大基金手中的解禁股票最多。这次解禁,国家大基金有超过1486万股股票可以上市流通,占其目前持有股票的38%。以解禁前一天收盘价粗略计算,国家大基金这次解禁股票价值约33亿元。

需要提及的是,此前国家大基金曾在上一次2019年解禁后减持北方华创股份。2020年12月1日到14日期间,国家大基金累计减持北方华创495.1万股,减持比例为1%。不过,自2019年年底至今,国家大基金已经陆续减持了多家半导体产业链企业。2019年年底到2021年,国家大基金减持包括中芯国际、兆易创新、三安光电、长电科技、国科微、长川科技等多家半导体设计、制造、封测以及半导体设备企业。

此次解禁的另一大股东北京电控,直接间接持有北方华创超过43%的股份,是其实际控制人。此次,其有超过969万股股份上市流通,占其目前持有股票近两成。去年8月到9月份,北京电控曾减持北方华创超过203万股的股份。

持股1.53%的北京京国瑞基金是北方华创第五大股东,此次其解禁的约807.9万股为其持有北方华创的全部股票。这位股东在此前北方华创股价大幅上升期间多次减持,2019年年末,北京京国瑞基金持有其1495.5万股股份,而到2021年年中,其通过几次减持,持有股份下降至932.2万股。在这期间,北方华创股价从不到90元一路涨至约277元,涨幅超过两倍。

对于三位股东接下来减持的可能性,12月6日,北方华创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此次涉及解禁的三位股东都是国有背景的公司或者基金,北京电控和大基金如果减持需要提前披露减持计划,目前公司没有收到他们的减持计划通知。”

半导体产业研究机构InSemi Research首席分析师徐可也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国家大基金对其投资的消费类半导体设计公司可能会减持,但半导体设备材料是其战略性投资,也属于国家重点投入的领域,北方华创的减持压力不会太大。

国内半导体设备仍有增长空间

股东对北方华创的增持减持也伴随着半导体行业的起起伏伏。

历经两年多的繁荣后,全球半导体产业正面临需求减退的挑战,包括台积电、三星、SK海力士、铠侠等半导体厂商都开始缩减支出,准备过冬。这股“寒气”也传导至半导体设备、材料等上游厂商。

在国内半导体产业中,北方华创所处的半导体设备行业处于产业链上游,其主营业务包括电子工艺装备和精密电子元器件。其中,包含集成电路在内的半导体装备是其电子工艺装备业务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公开资料显示,北方华创的集成电路产品下游客户包括逻辑、存储、功率、先进封装等厂商,客户包括国内晶圆代工龙头中芯国际、存储芯片龙头长江存储等。

徐可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下游半导体厂商削减资本支出,对半导体设备厂商确实会有一定影响。但削减资本支出的主要是国际企业,国内市场的主流晶圆代工厂,特别是成熟制程,资本支出还在扩大,国内仍然存在需求,所以对国内上游半导体设备厂商影响不会太大。

比如,中芯国际在全球芯片厂商入冬之时宣布,今年全年资本支出从约320.5亿元上调为456.0亿元。

另外,虽然半导体设备的市场总量相较下游半导体设计、制造、封测较小,但其同样在整个行业中起着重要作用。“北方华创是中国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公司,而半导体设备是中国解决半导体卡脖子问题最关键的一环,必须要做起来,这也是国家重点投入的行业。”徐可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也因此,即便当前已经不再是半导体的高景气时期,北方华创的高增速延续仍至今年前三季度,其100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62%;16.9亿元的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156%。

北方华创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短期内虽然全球半导体产业受需求端结构性过剩的影响,下游厂商资本支出有所放缓,但业内普遍认为时间不会持续太久。从国内来看,其实国产芯片的产能在国际上占比较小,受国产替代的影响,国内产能建设相对比较积极,国内需求目前来看尚好。

“面对市场的短期扰动和长期看好的趋势,我们将积极开展技术研发、提升生产和服务能力,提高市场竞争力,为下游客户提供优质产品和良好服务。”北方华创方面表示。

徐可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美国的出口管制虽然对国内半导体设备公司带来影响,但也因此国产化替代的紧迫性大大增强,对北方华创等国产企业长期来看有正面影响。还需要看到的是,国内半导体设备企业现在虽然已经有一定规模,但美系、日系等半导体企业相比在体量、关键技术上还是有很大差距。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