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高管被查离职,“宝能系”持股降至个位数:中炬高新控股权之争持续胶着

两高管被查离职,“宝能系”持股降至个位数:中炬高新控股权之争持续胶着
2023年06月08日 18:42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黄兴利 见习记者 周梦婷 北京报道

中炬高新的控制权之争仍处于胶着状态——尽管“宝能系”旗下中山润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山润田”)仍旧是其控股股东,但手中持有的中炬高新股权已不足10%,且存在进一步下滑的可能,与第一大股东中山火炬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山火炬”)的持股差距越来越大。

6月6日,中炬高新发布公告称,此前被留置调查的两位副总经理提出了离职,再次引发投资者对于“酱油老二”现状及未来走势的关注。实际上,自5月29日以来,除了6月7日持平外,中炬高新股价已连续多日出现下跌。6月8日,中炬高新股价跌0.14%,收于35.75元/股,总市值280.77亿元。

两高管被查后离职

此前因涉嫌严重违法被立案调查的中炬高新两位副总经理辞职了。

6月6日晚,中炬高新发布公告称,因个人原因,张卫华、朱洪滨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后续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根据中炬高新此前5月19日发布的公告,张卫华、朱洪滨因涉嫌违法犯罪及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而在今年2月17日,张卫华、朱洪滨就被中山市检察委员会立案调查并实施留置。

张卫华、朱洪滨是中炬高新的“老将”。根据中炬高新2022年报,张卫华出生于1967年,先后在中山机床厂、中山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火炬办工作;1995年至2019年12月先后任中炬高新办公室副主任、副总经理兼广东美味鲜调味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洪滨则出生于1968年,在1989年至1994年,任职江苏省连云港市原化学工业部矿山设计研究院;1994年至2010年4月,任职于中炬高新;之后,又在中炬高新旗下控股公司广东中汇合创房地产有限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

对于为何调查留置那么久才选择离职,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调查留置并不意味被定性并进入司法流程,所以一般不会离职;现在离职,说明他们都无法再回到公司履行职责;而且,副总经理是公司高管团队的主要成员,也是目前执行控股股东经营决策的重要成员,因此两人辞职会削弱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力,对上市公司日常经营稳定带有一定影响。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向本报记者分析认为,对上市公司而言,两位副总的离职属于正常现象,并不会对公司造成太大影响。

中山润田持股降至个位数

对中炬高新而言,当前最重要的是,宝能系还能控股中炬高新多久。

受宝能系流动危机影响,近一年来,中山润田占有中炬高新股权持续降低。2022年3月2日,中炬高新首次发布控股股东被动减持公告,中山润田所持有的占中炬高新总股本3.42%股份将被司法拍卖,彼时中山润田持有中炬高新1.93亿股股份,占总股本24.23%;但当时其持有中炬高新股权84.78%被质押,62.86%被司法标记,还有部分被司法冻结、司法轮候冻结。

之后中山润田持有中炬高新股权多次被司法拍卖,直至今年1月份,中山润田在中炬高新第一大股东身份被中山火炬取代。1月20日,中炬高新发布公司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中山火炬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中炬高新1.15亿股股份,股权比例14.65%,成为中炬高新第一大股东。

如今,此消彼长,双方持有中炬高新股权进一步拉大。据中炬高新5月29日发布的《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得知,截至2023年5月28日,控股股东中山润田持有中炬高新股份总数为7521.63万股,占公司当前股份总数的9.58%;截至2023年5月26日,中山火炬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54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9.65%。

值得注意的是,中山润田持有的中炬高新股权还面临继续被动减持。根据中炬高新5月8日及5月23日发布的公告,6月12日至13日、6月26日至27日,中山润田持有的中炬高新1000万股股份、1087万股股份将分别被拍卖,分别占中炬高新总股本的1.273%、1.384%。同时,6月1日,中炬高新再发布《关于控股股东收到执行裁定书的公告》显示,中山润田持有的中炬高新900万股股票被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作出了拍卖、变卖的裁定。

不过,6月12日至13日的中炬高新1000万股拍由于案外人提出异议,截至6月8日该拍卖案已暂缓。

对于中山润田持有中炬高新股权被司法拍卖,沈萌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被司法拍卖后,控股股东目前的持股数会减少,相应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力也会有所减弱,在地方国资积极谋求扩大对上市公司影响力的时刻,可能加剧两大股东对控制权的争夺。但是,以目前双方对立的情形来看,除非宝能系主动妥协,否则在召开股东大会换届前,地方国资还无法实际控制上市公司,但双方争斗的情形不利于经营团队和策略的稳定。”

当前中炬高新董事席位中,宝能系依旧占据优势。根据2022年报得知,目前中炬高新6名非独立董事席位中,“宝能系”占了四位,中山火炬占了两位。根据《公司法》规定,董事会换届为三年一届,而上次中炬高新董事会换届时间为2022年3月份。

对于中山火炬何时能实际控股中炬高新,沈萌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要么董事主动辞职空出席位,要么按照章程等到董事换届,到时中山火炬可以在股东大会凭借股份数量优势推荐董事人选,但是其推荐的董事人选能否当选,还要看当时股东大会的投票,毕竟当前中山火炬的持股比例还不足20%。

在董事会换届之前,如果想要改变控股股东地位,只能继续谋求股权转让。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向本报记者表示,第一大股东如果想要成为控股股东,需要收购股权达到50%,方式要么是定向收购或者通过流通市场出资购买,同时司法拍卖也是另外一种方式。

此外,如果第一大股东想要通过增加非独立董事席位增加影响力,是否也需要等待董事会换届,河南泽槿律师事务所主任付建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关于公司增加董事会席位的事项应当参照公司章程,如果章程中明确规定只有换届时才可增加,应当按照规定执行;如果第一大股东不想等到换届就增加董事会席位,可以选择与公司其他小股东联合达到三分之二以上多数,表决通过变更公司章程,增加第一大股东在董事会的提名席位,从而达到增加董事会席位的目的。

业绩何时回暖

深陷两大股东控制权争夺战的中炬高新,业绩表现并不容乐观。

2020年至2022年,中炬高新营业收入分别为51.23亿元、51.16亿元、53.41亿元,三年来营收规模变化并不大,与此同时,净利润分别为8.9亿元、7.42亿元、-5.92亿元,持续处于下滑状态,且在2022年陷入了亏损。

对于2022年净利润亏损的主要原因,中炬高新在年报中表示,受到工业联合诉讼一审判决的影响,其在2022年度报告中计提预计负债11.78亿元;此外,受成本等因素影响,产品毛利率有所下降,剔除未决诉讼计提预计负债影响,中炬高新2022年净利润为5.86亿元。

朱丹蓬对本报记者分析认为,“疫情三年,让很多调味品公司都饱受营收净利润压力,但是中炬高新整体运营受整个顶层因素影响,目前处于相对动荡的节点;对中炬高新而言,未来遇到的一个问题是后续如何去做,近几年其市场扩张应该会受限。”

中炬高新主要营收产品包括调味品、园区及房地产开发运营和皮带轮及汽车、摩托车配件,其中调味品在去年以48.88亿元收入占总营收91.52%。近两年来,中炬高新调味品毛利率不断下滑,已从2020年的41.51%降至2022年的30.22%;作为对比,同行业的海天味业2022年毛利率为37.11%,营收远低于中炬高新的千禾味业毛利率也达到了35.96%。

对于毛利率为何低于同行、净利润下滑原因及第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持有股权进一步拉大对公司的影响等问题,6月7日,本报记者向中炬高新发去了邮件,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应。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