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险资金涌入贵金属市场 分析师看涨黄金至2600美元

避险资金涌入贵金属市场 分析师看涨黄金至2600美元
2020年07月27日 16:50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记者叶青北京报道

时隔3247天,现货黄金价格再次站上历史高点,部分交易商报价已突破2011年9月6日历史最高价,美国现货黄金暴涨1.5%,最高至1938美元/盎司。现货白银涨超5.48%,最高创出24.520美元/盎司。而美元指数DXY跌破94关口,为2018年9月26日以来首次,在岸、离岸人民币双双拉升,一度收复7关口。

随着金价创出历史新高,A股与港股两地黄金股继续迎来全线上涨。截至7月27日午间收盘,A股豫光金铅涨停,西部资源赤峰黄金老凤祥等逼近涨停,西部黄金中金黄金恒邦股份山东黄金中润资源均涨超7%,湖南黄金紫金矿业涨超6%;港股山东黄金涨超8%创历史新高,中国黄金国际招金矿业涨超6%,紫金矿业涨近5%。

美元信用体系遭质疑 避险资金涌入贵金属市场

随着美元大跌且全球经济担忧提振避险需求,黄金期货创下纪录新高,而且最活跃合约转换为已刷新历史高点的合约,也为上涨提供了进一步的推动力。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继续急剧增加、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持续升级,以及美元指数继续走低,国际黄金价格将有望突破2000美元/盎司。

“美元近期持续破位的背后,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令美联储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宽松行动,导致美国的债务水平急剧飙升。实际上,市场对于美元中期信心的恶化,是这一轮美元破位的主要因素之一。”匠鑫学院院长许亚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不过,美元回落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以美元计价的工业原材料上涨,比如铜铁,以及近期涨势凶猛的金银。

此外,许亚鑫表示,除了欧美货币政策宽松的放水,7月21号,欧盟有史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峰会终于结束,欧盟各国就总额1.82万亿欧元规模的预算和“恢复基金”达成协议,这也促使金银价格水涨船高,从而导致短期黄金价格能够刷新1938美元/盎司上方的纪录新高。

与此同时,在美国实际利率为负且疫情二度冲击美国经济的预期下,市场押注美联储议息会议将维持政策宽松,美元指数持续下跌。中大期货分析师赵晓君表示,冠状病毒大流行对全球增长的打击巩固了黄金作为避风港的地位,促使投资者纷纷涌入。

赵晓君对记者表示,供给端的破坏和流动性充裕增加了滞涨的可能性,引发了市场投机情绪,黄金加速冲击历史高位。7月22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稳定在6.96万亿美元,较上一周微升62亿美元,但仍比6月10日的峰值低约2040亿美元。

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自6月10日达到7.17万亿美元的峰值后就开启四连降,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央行美元互换额度使用量的持续萎缩,以及正回购用量重新归零,表明海外和国内的美元流动性问题已经得到大幅缓解。这也从另一方面打压了美元的相对溢价。

黄金空头遭遇逼仓 分析师看涨至2600美元

据了解,今年流入黄金支持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资金已超过2009年创下的纪录,总持仓超过3300吨,创下历史新高。与此同时,黄金交易合约转换是金价上涨的另一个刺激因素。尽管直到上周五亚洲交易时段才公布最终数据,但12月合约在上周四便已超过8月合约、成为未平仓最多的合约。

许亚鑫对记者表示,数据显示,7月29日,COMEX 8月黄金期货到期,但是目前CEM的黄金库存只有1342万盎司可供交割,而8月份未平仓的合约超过2600万盎司。这样的情形下,黄金多头明知道未来几天,实物黄金将会面临延迟或者缺口,显然就会逼空,让空头不得不在高位买入进行平仓,否则空头将会陷入无法获得足够实物黄金交割的困境。

此外,美国债券市场一直是个需要关注的关键指标,也是这股黄金投资热潮背后的推动力--由于剔除了通胀影响的美国国债收益率跌至零以下,黄金成为了有吸引力的对冲工具。这一举措,也促使黄金市场交易员再次聚焦创纪录的低收益率。

由于美国经济猛烈复苏的希望日益黯淡,这加剧了对美联储将释放未来加码宽松信号的预期。投资者本周势必将会从美联储那里获得指引,后者将于7月28至7月29日举行会议。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和他的同事们料将把利率保持在零附近并重申将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直到经济摆脱了冠状病毒的影响、回到正轨的指引。

因此,现在市场多数分析师仍看涨金价。投行高盛集团也表示,这种金属在未来12个月内可能达到2,000美元;花旗集团认为,到今年年底价格突破该水平的可能性为30%。匠鑫学院院长许亚鑫表示,从未来的黄金价格展望来看,预计7月底的黄金期货交割结束后,逼空行情会告一段落,因为未来CME已经允许新的交割地点扩大至伦敦。创出纪录新高的金价,可能会开始陷入震荡,整固之前的涨幅,为下一轮新的上涨行情重新蓄势。

“从长期看来,美元的强弱一定是和其经济的实际情况相关的,美元指数作为一个美元强弱的衡量标准,其实质反馈的是美国相对其他经济体的强弱程度。可以看到,目前美国经济占全球经济的比率是下降的,这一指标长期和美元指数呈现出负相关关系,因此随着美国经济在疫情管理失控的情况下,增长后续乏力,这些基本面的因素带动美元指数下行。”兴证期货资深贵金属分析师龙玲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龙玲认为,美元指数疲弱表现,可能形成长期趋势。2020年3月份的时候,黄金一度遭遇流动性问题导致抛售,之后随着市场流动性的宽裕而恢复上行,一个衡量指标就是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急剧膨胀,黄金价格出现了快速的攀升。

龙玲表示,2020年3月以来黄金的加速上行主要推动力量还是流动性,但这一轮上涨启动于2018年年底,其根本推动力量除了货币宽松,还有对于经济增长以及风险资产的担忧,带来了黄金在资产配置中重要程度的增加,大量机构资金的涌入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持续推升金价。

目前黄金已经创出纪录新高,但是相比目前泛滥的流动性,龙玲认为,黄金还没有到顶的迹象。在通胀压力没有全面凸显之时,宽松的货币政策依然会持续,并且带动金价上行。从资产相对黄金的价格而言,目前黄金仍有至少接近35%的上升空间,也就意味着未来2-3年内可能达到2600美元/盎司。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