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拟深访:风格激进的刘格菘,能否打破冠军魔咒?

模拟深访:风格激进的刘格菘,能否打破冠军魔咒?
2021年01月15日 16:37 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刘格菘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在2015年牛市发行的互联网传媒和新区域新经济两只基金,两年任期回报分别亏损43.5%49.5%。留下两只腰斩基金的刘格菘黯然离开融通。后在2019年王者归来,当年他管理的三只基金包揽前三名,收益率均超过了100%,一时间风头无两。对于刘格菘这个基金经理大家对他褒贬不一。有人称赞他是牛市印钞机,还有人觉得他风格激进,赌对了就翻倍赌错了就腰斩。

人物介绍

刘格菘,经济学博士,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2013年开始担任中邮核心成长基金经理,至今已有7年投资经验,年化收益率为20%,这个收益率称得上不错了。

大多数人认识刘格菘,应该是在2019年刘格菘在广发基金的三只翻倍基。但刘格菘其实还有一段尴尬的经历。20149月,刘格菘加盟融通基金。其管理的融通领先成长在2015年前5个月的收益达到了188%,在同期的全行业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排名前列。但在随后大盘急转直下,创新成长股进入了漫长的杀估值阶段,直到20172月刘格菘离开融通基金,留下了两只濒临清盘的腰斩基金。

2017年刘格菘加入广发基金,这段时期刘格菘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其管理广发创新升级混合三年取得了228%的收益率,平均年化40%,这个年化收益率是非常高的。虽然时间只有3年时间,如果拉长之后可能不会有这么高,但这段期间也历经了2018年的熊市,2020年的剧烈波动,能做到这个业绩就证明刘格菘还是有点东西的。

为了让大家更好的了解刘格菘这位颇具争议的基金经理,顶投整理了刘格菘历来接受的采访中的观点,来做一次模拟深访。

顶投:你有哪些选股方式和投资理念?16年腰斩后对你有什么影响?

刘格菘:2016年当时市场风格发生转变的时候,我还在固守自己原来的风格,路径依赖比较严重,没有看到市场的变化。这段时间确实做的不够好。后来也重新审视了自己的投资体系和理念。

2017年之后的业绩做的比较好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选对方向,二是持仓集中。我的持仓在行业和个股的配置时候非常的集中,集中的持仓在选对方向的时候往往能带来很高的超额收益,但在这些个股回调的时候也会经历剧烈的波动。

为了避免集中持仓的股票不被市场认可遭遇回调的情况再次发生,所以我现在更多从行业比较层面去挑选市场认可的、景气度高的行业作为重点配置,再通过基本面研究挑选行业中的优质公司集中持仓。我现在比起以前更尊重市场,已经脱离了自下而上的选股,是偏向中观的一种投资方式。

顶投:这种迎合市场的投资方式,需要你对市场方向有很深的把握,你是如何挑选出这些行业的?

刘格菘:我们的投资方法是第一步先自上而下结合宏观,将未来几年需求快速增长的行业挖掘出来。

根据我过往的研究经验,基于行业供需结构的突然变化带来盈利趋势变化的这类行业往往也是市场中效率最高、认可度最高的资产。例如:2013年至2015年的CDN行业、2018年四季度的生猪养殖、2019年的安全可控。行业基本面逻辑清晰,需求爆发的持续性和周期性比较长,是值得中长期重点配置的赛道。

第二步是从自下而上的角度选择这些行业中的好公司,再用价值投资的方法来做成长投资。

很多人觉得成长投资是高换手的、不断要换新资产的过程。但是我认为,从国外的这种经验来看,真正的成长投资,换手率是非常低的。

所以我要求团队一定要深入研究每一个想配的板块,然后把资产中长期的成长空间、价值都调研讨论的很清楚,争取从中长期降低换手率去分享这些行业中优秀企业的成长。

顶投:市场上有人认为你是幸存者偏差,赌对了就翻倍赌错了就腰斩,你怎么看待这种言论?

刘格菘:首先,我认为看似是偶然的爆发,实则是十年磨一剑的积累。2020年是我进入证券行业的第十年,也是做投资的第七年。在2006年到2012年,我在人民银行工作,对宏观数据的跟踪和研究比较多,这段时间的积累很重要。

在2013年从事证券行业之后,研究逐步转向微观投资阶段,研究上侧重个股,组合贡献更多来自个股,而不是行业配置。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市场风格发生切换,基金业绩有较大的波动,表现不理想。

再后来我对投资有了更深入的思考。觉得投资最重要的是理解市场并尊重市场规律,开始以行业配置为主,辅以挑选出的优质公司分享成长红利。

其次,我们一直在争取降低波动率,这个是很重要的。2016年给我的教训就是收益如果有很大回撤,前面获得的这种成功就消失殆尽了。要在投资过程、在组合管理中不断问自己几个问题:现在的组合有没有哪些风险?还有没有更好的资产能加入到组合里面,丰富现有的组合。

最后,我们不可能保证自己做的每一次选择都是对的,我们只能做到尽力给投资人带来长远的回报。

顶投:市场上有一种叫“冠军魔咒”的说法。夺冠之后第二年,大部分基金经理会跑输行业平均水平。你是怎么看待“冠军魔咒”这个问题?

刘格菘:我认为,后面可能会有更多的新人打破“冠军魔咒”,只要基金经理善于去突破自己,打破路径依赖,其实可做到这一点。

投资框架是一个不断演进、不断迭代的过程。现在这个时点可能有现在的框架。但这个框架会随着基金经理知识结构、知识储备,包括各个行业覆盖的广度和深度而不断迭代。从这个角度来说,基金经理就要不断去打破自己、挑战自己,要在市场风格发生巨大变化时,在第一时间把握这种趋势,摆脱原来的路径依赖。

顶投:2021年有什么展望吗?

刘格菘:2020年只是权益市场一个繁荣的元年,权益大市场大周期可能在后面还有很大的机会。未来几年,因为从需求大爆发的年代,开始向供给优化的年代转变的原因,龙头公司会享受到估值溢价。像消费类资产,从过去5年的维度上看,其实已经反应了这个逻辑了,但制造业的资产,是从2020年才开始发生的估值溢价。

我认为高端制造可能还有很长的空间。

在国内,中国制造国产化的红利完全没有结束,可能还有很长的时间。

从2019年开始,中国的科技龙头,为了寻求中长期供应链的安全,会优先选择国内的供应链。然后经过一年时间的验证,这些科技龙头发现国内一些制造业公司的产品力其实完全不差。所以国内的科技公司、尤其是半导体都享受到了国产化的红利。

在海外,中国制造业有望受益于国外的预期复苏。

2021年可能是海外预期复苏,但是疫情还没有控制住的大的环境。在这个情况下,可能需求先复苏了,但是供给跟不上,国内的制造业可能会享受到红利。国内的制造业走向世界,我认为这个可能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

总结:

感谢刘格菘老师参与这次的模拟深访,通过这次的深入交流,我认为刘格菘老师在市场上已经生存了这么多年,其投资理念几经进化,已经摆脱了原有的路径依赖,是能够经受市场考验的。同时现在刘格菘老师非常注重降低波动率,平衡组合控制回撤,争取为投资人带来长远的回报。

理论上机构调研是有机会成本的,一般来说专门调研都是有初步的关注意向后才会去调研,这是跟踪机构动向的【先行指标】。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