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赖“碰瓷”出圈的顺灏股份:业绩疲软 股价坐过山车

依赖“碰瓷”出圈的顺灏股份:业绩疲软 股价坐过山车
2021年04月09日 16:37 证券之星官方微博

在这万众瞩目的财报季,顺灏股份的投资者似乎可以松口气了。

公司于1月中旬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全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0-90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较上年1.98亿的亏损有大幅好转。

顺灏股份同时在公告中表示,这是公司“积极复产复工、努力节约成本”的结果。但细数公司往年业绩,除了2019年计提了3.04亿元的巨额商誉减值导致亏损外,公司2016-2019的净利润规模均在1亿元左右,2020年的成绩单并不算亮眼。

在烟草消费降温的大背景下,顺灏股份近年的业绩和股价表现相对较为惨淡。

或许是对股价低迷心有不甘,其不断试水新业务,屡屡碰瓷电子烟、工业大麻等热门概念,一度被捧为“工业大麻概念第一股”。但潮水过后,之前暴涨的股价被迅速打回原形。空炒概念却缺乏业绩支撑的顺灏股份,在经营上仍需持续补强。

“高科技”企业的发家史

顺灏股份是一家主要从事真空镀铝纸、白卡纸、复膜纸、烟用丙纤丝束等产品研发、生产、加工和销售的公司,其主导产品为真空镀铝纸等环保包装材料,大部分应用于烟包印刷领域。

其成立于2004年,原名上海绿新烟包材料科技有限公司,2005年转为由香港顺灏全资控股的外商独自企业,2007年又引入联想1亿元的战投。公司在创办初期可谓是顺风顺水,在资本大佬的扶持下快速发展。

在此之后,公司在2009年先后收购了大理美登印务、曲靖福牌彩印及云南玉溪印刷,实现了主营业务规模的迅速发展。

2011年,顺灏股份成功登陆深交所,迎来了发展的高光时刻。

上市后的第二年,公司斥资4.4亿收购福建泰兴特纸,成为全球最大的真空镀铝和镭射纸企业,自此完成了主营业务的规模扩张。数据显示,顺灏股份是全球最大的真空镀铝转移纸制造企业之一,主营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达15%

虽然顺灏股份在其官网标榜自身为“现代化国际科技企业”,但其主营业务——真空镀铝纸,也就是常见于香烟包装中的材料,科技含量似乎并不是很亮眼。

似乎是为了提升自身科技企业的“含金量”,公司积极开拓各种新业务。公司于2017与深圳中农签署合作开展有机农业项目,并在2018年收购柬埔寨卷烟制造商布局新型烟草业务,成功傍上了有机农业和电子烟两大热门概念。

2019年,公司成立全资子公司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开展工业大麻业务,引发外界关注。也就是在这一年,顺灏股份成了诸多券商眼中的“香饽饽”。凭借概念炒作,其股价一度在20194月达到23.77元的高位。

总结顺灏股份的发家史,总的来说就是两件事:并购扩大主营业务规模和碰瓷热门概念。但概念终究只是概念,在主营业务增长陷入瓶颈的情况下,新业务并未带来实质性的营收突破,公司业绩下滑也是在情理之中。

业绩走低 巨额商誉减值遭投诉

2017年—2019年,顺灏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9.49亿元、20.55亿元和17.34亿元,同比增长4.07%5.45%-15.60%;实现归母净利润1.03亿元、1.01亿元和-1.98亿元,同比增长4.86%-1.76%-295.68%;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94亿元、-0.22亿元和-2.23亿元,同比增长-7.33%-123.79%-901.42%

同期,该公司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4.72%4.30%-9.90%;销售净利率分别为5.80%5.54%-11.14%

公司2020年三季报的业绩也同样疲软。2020年前三季度,顺灏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1.20亿元,同比下滑13.26%;实现归母净利润0.07亿元,同比下滑91.09%;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0.30亿元,同比下滑45.44%;净资产收益率(ROE)仅为0.34%

从经营业务上看,公司仍严重依赖烟包业务,电子烟、工业大麻等新业务占比仍非常低。2020年半年报显示,顺灏股份的主营业务为省中烟工业公司、专业包装印刷公司、贸易商、纸制品包装企业、其他,占营收比例分别为:29.65%27.56%11.45%9.0%8.03%

由此看来,公司近年在各项关键财务数据指标上均呈现下滑趋势,新业务的开拓也收效甚微,甚至在2019年坠入了发展的深谷。虽然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其扭亏为盈,但还未恢复至前几年的正常水平。

而造成2019年巨亏的原因,是当年一笔惹人争议的巨额商誉计提减值,高达3.12亿元,为前一年归母净利润的三倍多。

顺灏股份解释称,由于市场环京变化,行业竞争加剧,公司对福建泰兴特纸有限公司、云南省玉溪印刷有限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3.12亿元充分、合理。

但投资者显然对公司的“突然”行为不买账,对公司发起了投诉。

这并非是其首次在信披上出现不透明的问题。在此之前,顺灏股份就因关键信息未及时披露,而受到投资者的集体起诉,最终公司需大额赔偿。

碰瓷热门概念 股价坐过山车

随着传统烟草的危害被广泛认知,主营业务为香烟包装的顺灏股份近几年过得并不顺遂,业绩增长面临明显瓶颈。

正所谓西方不亮东方亮,通过收购相关标的,顺灏股份近年来将业务拓展至有机农业、新型烟草(电子烟)、工业大麻等上面,而这些业务在当年无一例外是最热的风口。

在近日回复投资者的提问中,顺灏股份还煞有介事地称,旗下子公司上海绿馨自2013年起就进行低温加热不燃烧产品和雾化电子烟产品布局,累计获得相关专利88项,另一参股公司也获得了20项相关专利。

类似故事听上去总是“未来可期”,但落实到电子烟业务收入占比,顺灏股份却是三缄其口,只字不提。

对于市场较为关注的工业大麻项目,顺灏股份同样进展缓慢。其于2020年中报里表示,公司全资子公司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目前只取得《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和《关于对云南绿新加工大麻花叶项目申请的批复》,可以进行工业大麻的种植及工业大麻加工工厂建设、设备安装及试生产,但仍需通过公安部门验收后方可取得《云南省工业大麻加工许可证》。

据了解,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已完成工业大麻1000亩的种植工作,但目前仍未产生任何收入。

依靠碰瓷热门概念,顺灏股份的股价曾涌现23.77元的高光时刻,但风潮褪去后便坐上过山车,股价急转直下。截至2021331日收盘,其股价为4.34元,较最高点下降了81.74%

一边是业绩股价双双下滑,另一边却是公司给一众高管大幅涨薪。

据相关数据,董事长王钲霖2019年薪酬为27万元,较上一年度增长24.5万元;总裁郭翥薪酬为120.77万元,较上一年度增长23.47万元;副总裁戴茂滨薪酬为99.03万元,较上一年度增长20.43万元;副总裁周发成薪酬为90.48万元,较上一年度增长49.78万元;董秘兼副总裁路晶晶薪酬为97.22万元,较上一年度增长42.02万元。

不得不说,在2019年的业绩低谷,公司不但没有开源节流,还大幅给管理层涨薪,实在是令人迷惑的操作。

结语:仅靠碰瓷不能救顺灏股份

资本市场上碰瓷热门概念的公司并不在少数,但结局却是出奇得一致——不是败走华容甚至走向破产,就是股价被打回原形,毕竟“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依赖炒作只能一时提振股价,并非长久之计。

目前无论是电子烟还是工业大麻,顺灏股份还停留在画饼充饥的阶段,空有想象空间而无实绩。正如近期大热的小米造车话题,对小米来说,只有先把手机主业做好的情况下,才能更从容地聚焦于造车业务。

对顺灏股份来说,应先将主营的镀铝纸业务做大做强,巩固现有市占优势的护城河,再谈拓展新业务。倘若业绩股价双双回暖,那么再谈给高管涨薪,投资者便不会有什么怨言了。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