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好友苏东坡

·这是第3650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4k+ ·

· 水姐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苏东坡真的是中年人的好朋友。人生遇到什么事情了,读读苏东坡,总能挖到点宝藏,获得一点释然。

作为“饕翁”,与他有关的美食包括“东坡肉”“东坡肘子”“东坡墨鱼”“东坡豆腐”“东坡羹”等等。世人皆知他爱美食,美食能抚慰人的心肠。我对美食不感兴趣,倒是觉得他在专研睡眠方面,对我很有益,遂想写点体会与读者分享。

人间最惹人去沾的烟火气,大概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能吃好睡好。

正如林语堂所评价的,苏东坡虽然饱经忧患拂逆,从礼部尚书一路被贬至海南儋州做三年不发俸禄的“琼州别驾”,但他的人性愈发趋于温和厚道,而不是变得尖酸刻薄。

所以无论是当朝还是后代,喜欢他的人很多,他自己也与各行各业都有往来,帝王、诗人、公卿、隐士、药师、酒馆主人、不识字的农妇等等,南宋高宗也是他的“粉丝”。后世最高评价,认为他近乎一人。

其实,除了做不了大官,没有很多钱之外,他的人生挺好了。他拥有的很多,爱情、友情、亲情、师生情、世人情等等,各种情感体验都很饱满,可供我们后人汲取很多经验和慰藉。

此外,由于他不用花费很多精力去追求名利权势,倒是有很多时间研究生活方式。中国历史上能出这么一个人物,真是一大幸运。确实,认认真真过好这辈子,把自己活好且对别人有益,才是最值得研究的事情。

当我看到传记里头的苏东坡“睡觉”的章节,这几日失眠心情不畅的我,大笑不止。

且看,苏东坡的睡觉过程是这样的:

1、不厌其烦地把被褥塞好;

2、翻来覆去把躯干四肢安放妥帖;

3、手拍被褥,直到把自己摆放适当、自在、舒服;

4、轻轻按揉感觉到发僵、发痒的地方;

5、闭上眼,细听气血的运行,等待呼吸变得缓慢均匀;

6、随后自言自语,大意为:“现在我已安卧倒。身上即使尚有发痒之处,我不再丝毫移动,而要以毅力精神克服之。这样,再过片刻,我浑身轻松安和直到足尖。睡意来了,我要睡了!”

这些被记录在他的弟子李廌的《师友谈记》里头。

他还补充道,“我每天在五更(凌晨三点到五点)一觉醒来,用细梳子梳头发好几百下,洗好脸,穿好衣服之后,用上述的六步法在榻上浅睡一会儿。虽然时间短,但这过程实在太美妙了。”

苏东坡还告诉他的两个弟子,你们试试这个方法,就能品出这里的奥妙和有趣,天底下的大道理,由戒生定,由定生慧,其中戒是入门,定是枢纽,慧是成就。人若不能控制身心,便不能控制自己的灵魂。

这种仪式感和戒律,跟我们现代人的深度入睡催眠术实际上是差不多的。怪不得人们常说,苏东坡是具有现代精神的古人。

我受他启发,开发了一套睡前按摩我的子宫和卵巢的方法,顺便入睡的口诀。除非特殊情况,还是很有用的。

中国古代诗人虽有内心风情万种,但全部被掩埋在一个工整的表格之中,只有集体面孔,少有翩翩个性。此外,不知道为什么,古代的人像画风总是那样苍老、严肃、固执。没有个性,又没有颜,总觉得所有古代诗人都是正襟危坐的中老年人。

幸好,林语堂笔下的苏东坡,是个永远折腾不止的年轻大帅哥。

是的,他是帅哥。他有多帅?据说他的颧骨高,脸儿立体,巴颏儿和脸大小极为相配,不但英俊挺拔,而且结实健壮。他的眼睛很长,闪闪发光,嘴唇灵动,脸色红润。这么形容之下,感觉是彭于晏的模样。

古人蓄须,据说他的胡须长,末端尖细,总之是个很精细的相貌。不像王安石,衣裳肮脏,须发纷乱,仪表邋遢。

我有几个做学术研究、教书育人的师兄们,觉得他们真的比女人更能冻龄。丝毫没有岁月的痕迹,四十几岁了还像三十岁一样。我总认为,在理念世界里生存着的人该有这样一直年轻的模样。

理念的世界是很大的,可以不断探索。做学识、智慧、灵魂相关工作的人,应该保持自身身心皆年轻的状态。苏东坡认为,他人生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写作的时候,这是文学本身的报酬。

我最近常写的文章里强调“把三十岁过三十年”,应该是中年人的追求。要有这样的追求,就应该不断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和理念世界,做一些求索的事情。而人能上下不断求索,就能保持身心年轻。

老子的《道德经》写过:“专气致柔,能婴儿乎?”结聚精气使身体柔顺,像婴儿一样。不受外境和人境影响,对生命完全信任,对自己和一切充满了爱,感谢所有的发生,以全然的状态活在当下,并从其中经历人生、增长智慧。用这样的生命状态形容苏东坡,也是适宜的。中年人要有这样的生命状态,是需要爱和修炼的。

说苏东坡是中年人的好友还有另外一个视角,就是了解人丰富的内心需求。虽然苏东坡整体而言是个随遇而安、达观知命的人,但他也有灰心丧气、喜怒无常、性情怪异的时候。

苏东坡自小相信自己能够遇到神仙,甚至相信自己也许会成仙。他认为,成仙的困难在于难忘人欲。既然成为不了神仙,还是世俗之人,便有各种各样的人生困境和问题。中年人们就是问题的集中载体。

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中,我印象最深的两句话是:

“男人一生在心思和精神上有那么奇特难言的惊险变化,所以女人只要聪明解事,规矩正常,由她身上时时使男人联想到美丽、健康、善良,也就足够了。

“男人的头脑会驰骋于诸多方面,凝注新的事物情况,为千千万万的念头想法而难得清闲,时而欣喜雀跃,时而有隐忧剧痛,因此对女人的宁静稳定反倒能使人生在滔滔岁月之中进展运行不息而感到纳闷难解。

读苏东坡,顺带读他两任妻子,大概就能很好地了解复杂中年男人的灵魂需求。

都说“女心,海底针”。我现在才大致明白,男人的心有时候比女人的心还复杂。

因为这颗心并不光是权力、金钱能够满足的,他们还需要更多的东西,不然为什么中国古代写诗好的、做菜好的等等,全是男人呢?

男人其实比女人更懂女人要什么,他们创造了一个巨大的消费的世界,光怪陆离,物欲横流,璀璨夺目,不然你想为什么全球知名化妆品和奢侈品公司的创始人大多都是男人呢?连太空物理学家都能弄出名噪全球的护肤品……

但女人其实并不太明白男人究竟要什么。

李筱懿在《福芝芳》里探索了一下中国男人的需求群像:“少年时,想碰到一个聂小倩,拼了性命爱一场,天亮前带着她的魂魄远走他乡。青年时,想碰到一个白素贞,家大业大,要啥有啥,吃完软饭一抹嘴,还有人负责把她收进雷峰塔。中年时,想要一个田螺姑娘,温婉可人,红袖添香,半夜写累了,让她变回原形,加干辣椒、花椒、姜、蒜片,爆炒,淋入香油,起锅装盘。我的神啊,如果你想和一个男人厮守一生,做他永远的贤妻,最好既有聂小倩的妩媚妖娆,兼具白素贞的超能量,还得有田螺姑娘的雷锋精神。你,扛得住吗?”

人啊,基本需求之外,衍生需求可以无数。所以人有时候要善于阻止自己的妄想和昏沉。所谓的妄想,大致就是你改变不了的别人的念头和掌控事情的发展的欲望;所谓的昏沉,大概就是沉浸在想不通的问题、得不到的东西里头不可自拔。

通过那首一吟起“十年生死两茫茫”就让人先叹口气的诗歌,我们知道苏东坡很爱他二十六岁就病逝的妻子王弗。爱情总是在年轻时期戛然而止才是美丽动人的。中年人总是要面临真正的、切肤的生老病死。

在他不够成熟老练之时,他需要妻子的忠言箴劝,第一任苏夫人在务实际、明利害方面似乎远胜丈夫,且她对丈夫非常敬佩,她非常明白她嫁的是一个思想活跃的诗人。男人要的是敬佩,又是身心的照拂,从他们年轻时期,就需要了。

第二任苏夫人是第一任苏夫人的堂妹。她也花了好多年工夫才摸清丈夫的性格。乐天达观、随遇而安是一面,激烈而固执是另一面。她知道这个男人是管不住的,所以能做的就是信任他。

如果丈夫是喜怒无常的,那么妻子必须头脑清爽、情绪稳定。她知道丈夫爱跟歌妓往来,她没有把他从自己身边推开,生气、嫉妒、埋怨,也没有故意把他推向歌妓那里。苏东坡把一个歌妓交流得遁入了空门,把另一个娶回了家里做了小妾,所以一切都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她甚至还知道苏东坡一直喜欢他的堂妹。人其实很容易爱上一些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当然很多人怕麻烦,喜欢简单生活。但有些诱惑和欲望也是真实的。

而这个苏夫人保持了自我的平和。她觉得自己春月,使人喜;那个时而兴奋时而忧郁的丈夫是秋月。管不住的男人,不是彻底不管,也不是听之任之,而是做自己的事。

她做她擅长的眉州菜,管好孩子们,她知道男人要的就是两件事,信任和稳定。其实,人不一定要把所有担心的问题都解决了,处理干净了,才能换得人生平安。

寸草不生,水清无鱼,也不是人生的样子。不留一点余地,当人们把什么问题解决好了,自己也就成为最大的问题。

林语堂说,“所有的婚姻,任凭怎么安排都是赌博,都是茫茫大海上的冒险。”“所有婚姻都是缔构于天上,进行于地上,完成于离开圣坛之前。”

中年男女,问题实在太多,如果要直面内心真实需求,都是坑坑洼洼、杂草丛生的。暂时的鸟语花香,岁月静好,可能日后都能被认定是假象。即便是遇到大体达观的、有趣的灵魂,依然要面临诸多的情绪问题、生存问题。

在苏东坡被贬密州(大抵为现在的山东诸城)时,他们夫妻一起过苦日子。他在为新的税负愤怒的时候,孩子们缠着他,他瞬时觉得“孩子们真傻。”妻子说,“你才傻呢,闷坐了一整天了。我给你去弄点儿酒喝。”这件事让苏东坡觉得自己很丢脸,也觉得很欢喜。觉得自己的妻子是个贤妻。男人要的是偶尔的任性,能偷笑的那种幸福感。某种意义上,男人是长不大的。

其实,男人女人都一样,认真思考内心的时候都有些许光明和巨大的黑洞。生活本来的样子,都需要自己去亲身经历的。所有的道理,如果不是自己悟出来的,谁告诉你都没用。

苏东坡在论《苦与乐》的时候说,苦与乐没有来临之前,不必畏惧苦也不必羡慕乐,真的亲身体尝的时候,也就这样了。他做过大官,也过了非常贫瘠的日子,觉得在奢豪华的生活和简单朴质的生活之间,如果都尝试过了,论幸福,并没有多大不同。

在漫长的一生中,我们往往会忘掉初心,是因为处顺境时候,往往容易轻慢,处逆境又力不从心。所以,只能时时体察自己的内心了。苏东坡的内心,中年人可以多观照一下。终有一天会明白,过简单质朴的生活,也挺好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