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毅:我眼中的河仁、曹德旺和福耀

何志毅:我眼中的河仁、曹德旺和福耀
2020年12月13日 08:30 秦朔朋友圈

一眨眼,我在河仁慈善基金会已担任了十年监事。

河仁慈善基金会是由福耀玻璃董事局主席曹德旺捐资创立的基金会,是全国首家以金融资产(股票)创办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2011年5月5日,在基金会成立大会上,他与妻子陈凤英宣布捐赠个人所持福耀玻璃3亿股股票,过户当日市值为35.49亿元人民币,当时被称为“中国股权第一捐赠”

河仁基金会的最新数据表明,曹德旺向社会捐赠的现金已达58亿元,其中在基金会成立后的捐赠为33.06亿元,当年捐赠给基金会的股票现在价值100亿元。

作为捐赠人,曹德旺对基金会的员工说:“做慈善不是富人的专利。我捐几十个亿,和你们拿工资的人捐几千块是一样的,因为你已经尽力了,你还可能给人以笑容,展示你的同情心。”

河仁

在担任基金会监事前,我不知道河仁是曹德旺先生父亲的名字,他的父亲叫曹河仁,母亲叫陈惠珍。

曹德旺在2015年出版的自传《心若菩提》自序里写道:

九岁时,要上学了,长福伯给我取名“德旺”,“聪明又有德,必然兴旺啊……”,我高兴了好几天。

记得那时母亲常说:“穷不可怕,最怕的是没志气。”“要摆脱贫穷,只有靠你自己的努力和拼搏。”“做人最重要的是人格的完整,最需要的是取得他人的信任。要做到:穷要穷得清,富要富得明。所以,在外面要把胸挺起来,不要被别人看不起。”这些话,打小就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失学后,我跟随父亲学做生意,倒过烟丝,贩过水果……可以说,我最初的经商理念,都来自于父亲,我的很多人生的感悟,也来自于父亲。

记得父亲说过:“做事要用心,有多少心就能办多少事。你数一数,有多少个心啊?”

“用心、真心、爱心、决心、专心、恒心、耐心、怜悯心……”我掰着手指,有那么多心吗?

“当然有。”父亲说:“但当你悟到爸爸讲的道理时,爸爸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

以后,我的确知道了。随着我事业的发展,我能数出来的心,已经不是一双手能够容得下的了。

我悟到时,父亲已不在了。

曹德旺在自传里还说“天道酬勤,天道酬仁”。“河仁”二字在他心中的份量是很重的。

曹德旺的曾祖父是老家福清高山镇的首富,但后来家道中落。父亲曹河仁从小去日本当学徒,后回上海经商,获得成功,曾是上海永安百货的股东之一。解放前,曹河仁变卖了上海家业,买了一艘货船载着家产回老家,一家六口则另外买了船票回来,那艘货船不幸在海上沉没了。这段历史中可以看出,曹德旺经商和后来敢去美国办工厂是有家族基因的。

曹德旺对母亲的感情也很深,在《心若菩提》自序中,他说了母亲对他的教导。

我有早起的习惯……少时觉多,每天凌晨2点,母亲总是坐在床前,不断地喊着推着酣睡的我,才起的床。就是到现在,我都时常会闪过,母亲坐在床沿边,含着眼泪喊着“德旺,起床了”,一手轻轻地推被子里的我,一手抹着止不住的泪花。

现在的父母也会催孩子起床,但不会是凌晨两点,不会是为了让孩子去帮父亲做生意赚家用,而是去上学。小德旺每天就是这样起床的,母亲一面叫“德旺,起床了”一面抹眼泪,他的人生就是这样起步的。

所以,十周年的河仁慈善基金会,源头是百年,甚至数百年、千年的家庭血脉,是深厚的中国文化土壤。

德旺

曹德旺的名字是长福伯给取的。中国文化中对名、字、号都很重视。有人说,好名字被人称呼一次,自己签字一次,都是一种祝福。我不知道曹德旺的成就是不是这样一次次被祝福、被强化出来的。厚德载物,德旺福耀,此乃后话。

曹德旺说小时候父亲教他数心,在此我简要地论述一下这些心。

一是爱心。

1976年,曹德旺刚刚发了一点小财,就在原来小学老师的要求下,捐了2000多元钱把小学的课桌椅更新了。现在他的爱心已经不用举例了。当时这笔钱可是一个干部4年的工资,一个工人8年的工资。

二是真心。

真心在曹德旺自传的自序中随处可见,从他对最早碰到的农场场长王以晃,到建大坝工地上的营长、教导员,玻璃代理商×××,双辽、通辽所在地的政府领导等等,在他的一生中贯穿着他对人的真心相待,他也因此得到了别人的真心相待,多次化险为夷。

三是用心。

少年曹德旺在种树数树坑就比别人用心,因此获得了别人认为他“聪明”的称赞。他看到了汽车玻璃的前景,看到了2008年金融风暴的来临,判断美国政府会出手拯救三大汽车公司,等等。他的料事如神,无不是长期用心、一连串用心的自然演绎。

四是决心。

决心是一种立志,决心是一种境界。胡雪岩当年就说过:有一乡眼光就能够做一乡生意,有一省眼光就能够做一省生意,有天下眼光就能做天下生意。这种决心不是一天而下的,不是一天变得那么大的。是从他帮爸爸“倒卖”烟丝、水果,他“倒卖”白木耳,他卖树苗,他办高山异型玻璃厂……到后面的一切,也算上河仁慈善基金会,都是一种决心的结果。

例如河仁慈善基金会,曹德旺决心要推动中国慈善基金法的完善,从只接受规范现金捐赠改为可以接受股票捐赠。在河仁慈善基金会的会议上,我听到曹德旺的亲人抱怨说,我们都劝他不要去硬碰现有条例,可他说我就是要推动法律的进步。这就是真正的“决心”!

五是专心。

曹德旺初一辍学之后就在放牛与拾柴之余自学,带着《新华字典》和《辞海》。他记得《新华字典》一本8角钱,要割一年马草攒下钱;《辞海》3元钱,要割三年马草才买得起。相比之下,我多么幸福啊,妈妈的书柜里什么书都有。转眼到“文革”结束,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当时出版的中外名著,请原谅我不厌其烦地把写出来的书名全部列出:《唐诗宋词》《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传》《鲁迅文集》《巴金文集》《基督山伯爵》《红与黑》《红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安娜·卡列尼娜》《变色龙》《呼啸山庄》《根》《欧也妮·葛朗台》等等。

那一年,他还因为做了福州水表厂的生意,向水表厂会计科的科长、一个“文革”前的会计专业大学毕业生学习会计学。他终生专心学习,1985年,一个朋友劝他读《曾国藩》并寄书给他,他用两个月读完但不明其义,后来又读了两遍,才恍然大悟,把一位和尚为曾国藩开的十二字药方(注:敬胜怠,义胜欲;知其雄,守其雌)在办公室里挂了8年。

他专注做汽车玻璃生意也受益于看了一本《聚焦法则》的书。他终生专心观“天象”,注意收集分析各种信息预测未来,例如,在2007年10月他在《福耀人》第11期上写了一篇《一叶知秋》的文章,预测冬天将要到来,并果断地提前关闭了4条生产线。他专心只做汽车玻璃的事更是他专心的一种巨大佐证。

六是耐心。

他在1986年被人诬告,从县里、市里、省里,一直告到国家信访办和中纪委,尽管他不是共产党员,他耐心解释,据理力争,终于得到昭雪。他第一次去美国,不受人待见,还是耐心地熬完了所有过程。因为没有人陪,中午也不知道如何在酒店里吃饭;因为受人冷落,在底特律无处可去,只好耐心地被人领去看福特汽车博物馆。这一看不得了,当时心不在焉,可是在飞机场他豁然开朗,他转述了别人说的“福特博物馆就是美国工业博物馆”。以此为标杆看两国差距,他得到了很多启示。

最后要说说慈善公益心。

我是福建人,早就认识曹先生,也去参观过他在福州的大宅,看到了他丰富的藏书和大量关于佛教、佛经的书,那时我以为是一种装饰,后来才知道他真的爱书,知道他家四代信佛。

在基金会的会议上,有一次我听到他说:我把钱捐给基金会,我在佛祖面前发过誓,曹家人宁可饿死也不会动用河仁慈善基金会一分钱,我把它拜托给你们了。对此,我深受感动,甚至在内心有一种震撼。

| 何志毅与曹德旺

万事发乎于心,成乎于心,止乎于心。

曹德旺说他在美国调研发现美国有一套成熟的社会救济服务系统,在不足3.5亿人口中拥有200万家慈善机构,其中80%是由企业或企业主家族出资成立的。他说:“这不由使我回想起父亲以前曾告诉我的:‘有福者,必须先有量,福是从气量中求’。”

从自主创业的1983年开始,曹德旺通过捐赠、救济帮助了上万名学生完成学业,救济社会贫困户超过十万户,修建学校、公园、道路、寺庙、图书馆,加之捐出去的流通股票……他发宏愿祈求身边的社会和谐、稳定并与之共同发展,他本人的事业成就也是“天道酬勤,天道酬仁”的写照。

福耀

1976年,曹德旺动议在老家高山镇成立“高山异形玻璃厂”,1979年建成,后来经历承包、合资,于1987年成立了中外合资福建耀华玻璃工业有限公司,1993年正式上市时取名福耀玻璃。

现在,福耀已是国际化的公司,福耀在美国办厂的故事被拍成了记录片《美国工厂》,名扬天下。曹德旺说,在拍摄前他就承诺不干涉摄制团队的选题、拍摄和播出,要将福耀以真实面貌展现给世界。这是一种极大的真诚和自信。

有福是要经过艰苦奋斗的。《美国工厂》中可以看到曹德旺与美国社会中的反对力量斗智斗勇,也可以看到美国管理团队来中国时受到的冲击,尤其是他们看到一位中国工人不戴手套在玻璃碎渣堆里工作的情景,非常真实。

摄制团队在真实的基础上,表达了美国人对曹德旺和福耀团队的尊重。此时的Fuyao,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福建福清县的乡镇企业了,它代表中国走向世界,代表着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进行交流与磨合。

曹德旺无论在自己与美国人的合作过程中,还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言论中,都体现了中国企业家的智慧和胸怀。

因为河仁,所以德旺;因为德旺,所以福耀。

作为企业基金会,企业是本,企业家首先要做好企业,服务市场上的人民需求;市场用货币投票,造就了企业价值,企业家把价值中的一部分再回馈社会,实现企业与社会的不断良性互动。这是良性的市场经济社会。

福耀——德旺——河仁慈善基金会正是这种良性循环的典型案例,是在人类慈善公益实践的基础上,具有中国特色的典型案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