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折射的金融过度和金融高密集度

“蛋壳”折射的金融过度和金融高密集度
2020年12月24日 17:07 秦朔朋友圈

·这是第3679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3k+ ·

· 陈志龙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由“蛋壳”想到以合肥“E租宝”、南京“钱宝”为代表的5000多家的P2P清零,以深圳轩鸿肖建海为代表的私募基金爆雷,每一爆都是数十亿、上百亿,总规模数以万亿计,许多个人和家庭的命运因此而改变。

防止金融密集度过高引发的金融风险和社会风险,防止分散的个体风险汇聚成为系统风险和国家风险,这是我们要密切关注的事。

“蛋壳事件”余波不断,层层发酵。

近日,广州一处公寓里一租客坠楼,这个刚毕业还没工作的小伙子是贷款租房的,“蛋壳事件”让他面临流离失所的困境,涉世未深的小伙子一时想不通竟然走上了不归路。

此外,新华社还就另一则相关新闻发表评论。新闻短视频里,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在蛋壳公寓爆雷后,因租期冲突,无奈拔刀与房东激情对峙:“都是你们逼的!”这场近乎绝望的对峙刷屏了,我们仿佛都在现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从各地爆雷动辄数百亿的E租宝、钱宝等P2P,深圳福田的私募基金,到蛋壳公寓等长租公寓……此起彼伏的爆雷案件背后是大范围的金融欺诈和庞氏金融犯罪。

最近深圳轩鸿的私募爆雷事件,蔡桂丽、肖建海母子精心设计,将500多名投资人的数十亿资金通过地下钱庄洗往境外,不知所踪。投资人中有孕妇,有重病号,有转业军人,有带着心脏起搏器的老人,他们一辈子的血汗钱被这母子俩精心设计的骗局席卷一空。

无论是烈日炎炎,还是寒风凛冽,投资人奔走在维权的路上,有的人贫病交加,无钱医治,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虽然部分犯罪嫌疑人已落网,但主犯在落网前雇佣精于洗脑的传销讲师和大量水军,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千方百计阻挠投资人报案,以至所有涉案资产均被从容地进行财务隔离和多次易手,工商变更高达60多次,甚至今年疫情期间都没有停止过,有的资产甚至被转了十几手。

警方对资金流向的穿透多达十几层,但至今未追回多少有价值的资产。这种家族犯罪对中产阶层是赤裸裸的洗劫

新华社就蛋壳公寓爆雷发表新闻述评说,绝不能让割韭菜者一跑了之。这同样适用于轩鸿这样的庞氏团伙犯罪,深圳福田警方明确表示,继抓捕肖建海之后,他们本着除恶务尽的精神,年底还将开展第二批抓捕行动。

一位老同志不久前在上海举办的“金融40人论坛”上说:“金融脱离实体经济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

位多次参与过重大金融风险事件处置、非常熟悉金融工作的领导警示的这“三条路”有明确的针对性,警示全社会要防止金融过度,防止影子银行引发庞氏骗局。

一个健康的经济体,金融机构、金融产品、金融业务的发展有其合理的边界,过犹不及。中国作为大型经济体,作为发展中国家,金融深化的过程必须与经济发展需要相适应。

金融必须服务于实体经济的需要。如果一切经济活动都泛金融化,什么交易都可以包装成金融产品销售,全社会趋之若鹜,人人讲金融,玩金融,以证券化为代表的融资模式必然包含了更复杂更隐蔽的债务和衍生品,“金融密集度”过高,就必然会出现大量的庞氏骗局,引发一系列“爆煲”大事件。

古今中外,嗜血资本和庞氏骗局无一例外都是靠编织“高收益”的故事,来以小搏大,用你的钱玩借新还旧的游戏,十个茶壶五个盖,看谁“变戏法”跑得快。利用高杠杆无限扩张,一旦鼓点骤停,击鼓传花的游戏停下来,所有美丽的海市蜃楼将风消散。

太多的庞氏融资触发金融危机的教训告诉我们,全社会不是金融化程度越高越好,在突破某个临界点后,金融活动的进一步增加、金融密集度的膨胀和失控对经济发展是有害的,有时甚至是致命的。

罗伯特·席勒在《动物精神》一书中说,金融体系中商业银行、投资银行、控股公司、保险公司、退休基金、对冲基金等过量发放贷款、证券化转移贷款的过程相当脆弱。

就像儿童图画故事书里的糊涂蛋胖胖(Hummpty Dumpty),它跌落在地,国王所有的战马和武士加在一起都不能把它重新拼到一块,还原它原来的模样,这是现代金融这个复杂系统的脆弱性和不可逆性。

西方关于金融密集度问题研究的集大成者是英国金融监管局主席阿代尔·特纳爵士。他认为,20世纪7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大规模的工业化,在经济增长和金融发展的同时,实体经济部门拥有越来越多的金融资产和负债,金融体系内部金融机构之间相互交叉以杠杆持有的资产和负债急剧增长。

金融工程和高频交易使任何一种经济行为的金融产品可以包装成多种衍生品,在不同金融机构之间反复倒卖,实现了其远超实体经济规模的金融高密集度。金融衍生品的失控式膨胀,一旦触发风险警报机制,瞬间“一间纸牌搭的房子开始倒塌”,它释放的“有毒废弃物”将弥漫于相关管道。

哪些金融机构得了癌症,哪些是健康的?谁都不知道,谁都不信谁,透明度的缺乏导致整个体系一片混乱,到处是危机重重的“灌木丛”“没有人可以相信任何人”,突然之间就没有人愿意借款给其它任何人,负反馈机制导致信用市场全面失灵,刹那间金融体系休克停摆,整个经济就突然处于瘫痪状态。

现代金融体系就像是水泵房内的动力学结构图,而不是会计手中简单的资产负债表。它就像到处都是水管、锅炉和液化气罐的复杂迷宫,液压阀、水管装置和辅助泵无所不在,并彼此精巧地相互连接。

风险总是在一个不为人所关注的角落里着火,瞬间会火烧连营,所有人都会慌不择路地选择逃离,这种触发“挤兑”的逃生现象系统性地蔓延开来,就会引发更多的流动性危机猝死。

近两年,一些问题型中小银行、信托、上市公司和各种庞氏骗子被打回原形,暴露出政策失误、监管套利、公司治理失败、内外部交互控制等问题,加上挟裹其间的货币泡沫、信贷泡沫和资产泡沫相互叠加,造成很多社会财富的毁灭。

香港投资银行家张化桥近日警告说,中国的金融业已严重过剩,未来五到十年面临的主要任务是降杠杆和处理不良。

长期以来,我们的经济是一个信贷刺激过度的经济。信贷的急剧扩张意味着债务的快速增长。“一脚刹车,一脚油门”的结果是,信贷膨胀往往超越了真实的有效需求。在反危机过程中,为遏制衰退,经济活动急剧收缩时,金融活动反而必须扩大。

2009年,中国银行业信贷暴增9.59万亿,贷款余额同比增长超过30%。从此,中国企业的债务率一路上升。由于消费者和中小企业的融资负债过多,大量不配享有信贷的企业和个人都获得了信贷,从而真实的不良贷款越来越多。

郭树清最近在《求是》的文章中承认,在信贷洪峰中,“信用较差的借款人可能借延期还款等优惠政策恶意逃废债务,结构复杂的高风险影子银行也容易卷土重来。

2019年银行业新形成2.7万亿元不良贷款,今年,总体杠杆率和分部门杠杆率都会出现较大反弹,金融机构的坏账可能大幅增加。由于金融财务反应存在时滞,目前的资产分类尚未准确反映真实风险。

他特别指出影子银行的风险极大,具有“燃点低”“烈度大”的特征,如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形成“燎原之势”。一句话,钱多是惹祸的祖宗,因为这些钱都是借来的,层层嵌套加杠杆玩金融,无论是周期性、体制性、结构性还是人性道德风险因素,复杂的系统只要一个环节出问题,就可能酿成系统性风险。

当经济体内大部分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出现问题时,经济金融正常运行的螺旋桨就会被打断,经济景气衰退压低房地产、股票和其他资产价格,在合成谬误的共振下把经济拖入长期衰退的下降通道。

所以,对“蛋壳”这种金融过度的“臭蛋”可能孵化孽生的新风险,决不可掉以轻心。

「图片 | 视觉中国 」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