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发现初心,不忘初心,无问西东

乔布斯:发现初心,不忘初心,无问西东
2021年09月16日 15:44 秦朔朋友圈

日前,苹果公司发布iPhone 13系列手机,一向坚持高平均单价(ASP)的苹果一反常态,大幅降价,最低配置版本仅为5199元。

此前,由于美国对华禁芯,加上疫情对供应链的影响,国内高端手机严重“缺芯”,华为让出的份额主要被苹果夺回。这次苹果降价,对其他试图进入高端市场的手机生产商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苹果似乎急于利用“天灾人祸”,收割中国市场,大赚其钱。

如果乔布斯在世,不知会不会这么做?今年是乔布斯逝世十周年,此前写过两篇关于他的文章《乔布斯去世十周年,他的精神究竟是什么?》《乔布斯:天才是怎样养成的?》。今天继续写他,看看他对金钱的态度、他的价值观是怎样的?他的初心是如何形成的?他又是如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的。

寻找初心

也许是因为被亲生父母遗弃的缘故,乔布斯对于“我是谁、谁是我、我为什么来到这世上、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类哲学终极问题表现出比普通人强烈得多的关注,而且他似乎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打定主意,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决不稀里糊涂地活下去。

在选择大学的时候,他拒绝上斯坦福,尽管斯坦福就在他家旁边,而且很可能会给他提供奖学金。他说:“去念斯坦福的人,他们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他们一点儿艺术性都没有。我想要上的是更富有艺术性的、更有趣的学校。” 

后来他上了里德大学,半年后又退学。“我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也不知道大学能如何帮我搞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标。但我却在花着父母毕生的积蓄,所以我决定退学。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这是乔布斯在2005年6月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时说的。这个演讲后来成了经典,被认为是乔布斯对自己一生的哲学总结。

在演讲中,乔布斯说自己很幸运,很早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他鼓励毕业生们坚持不懈地去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如果你还没有找到,那么就继续找,不要安顿下来。就像有关‘心’的所有事情一样,当你找到时,你会知道的。”

乔布斯找到初心、发现自我的五种方法

至于如何寻找初心,他在演讲中没有说。从他的传记中,我们看到大概有以下五种方法。

首先是素食,乔布斯从高中时候就开始尝试吃素。大一的时候,有两本书深深地影响了他,一是《为了保护一个小行星的新饮食方式》(Diet for a Small Planet)。“我就是那时候发誓不再吃肉的,为了自己也为了地球。”二是《非黏液饮食治疗学》,该书作者坚信饮食中只应该包括水果和不含淀粉的蔬菜,这样就可以防止身体产生有害的黏液。该作者后因步行时摔倒,头部受伤而去世,享年56岁。

乔布斯采纳了一些相当极端的饮食习惯,包括催吐、禁食,或者连续几个星期都只吃固定的一两样食物,比如胡萝卜或苹果。有一阵,他吃了太多的胡萝卜,皮肤都变成橘黄色了。一周禁食后,“你就会有很美妙的感觉”“不用消化食物,可以让你获得很多活力”。应该就是我们所谓的“辟谷”。他认为素食反映了一种人生哲学:苦行和极简会让人更加敏锐。

其次是迷幻药。里德大学曾经是迷幻启蒙运动的中心,各种精神探索组织十分活跃。“我当时身处一个神奇的时代,”乔布斯后来回忆说,“提升我们觉悟的有禅宗,还有迷幻药。”

对于迷幻药的肯定,他从来没有改口过:“使用迷幻药是一段意义非凡的经历,也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迷幻药让你看到硬币的另一面,当药效退去后,你就记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它让我更清楚什么是重要的——创造伟大的发明,而不是赚钱。应该尽我所能,将此生放回历史和人类思想的长河。”

乔布斯认为盖茨太狭隘的一个原因就是他没有用过迷幻药:“如果他年轻的时候服过迷幻药或是进行一下禅修,那整个人的心胸就会更为开阔。”

第三就是佛教禅宗。1972年,乔布斯来到里德大学的时候,美国的校园生活正发生着根本性的转变。越南战争及其征兵热潮正在平息,校园里的政治激进主义逐渐消退,宿舍卧谈会主题开始变为自我发现、自我实现。

乔布斯深受一系列关于精神探索和启蒙的书籍影响,尤其是《此时此地》(Be Here Now),这是一本介绍冥想和致幻剂美妙之处的书,作者是Baba Ram Dass,原名Richard Alpert。乔布斯后来说:“这本书意义深远,它改造了我和很多朋友。”

这段时间,乔布斯看了很多禅宗方面的书,包括铃木俊隆(Shunryu Suzuki)的《禅者初心》(Zen Mind, Beginner’s Mind)、Paramahansa Yogananda的《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Richard Maurice Bucke的《宇宙的意识》、Chogyam Trungpa的《突破精神唯物主义》。

乔布斯和他的挚友科特基以及科特基的女朋友霍尔姆斯在霍尔姆斯的房间屋顶阁楼里开辟了一间冥想室,里面布置了印度画布、一块手纺纱棉毯、蜡烛、熏香、冥想坐垫。“我们有时候在那里服用迷幻药,但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冥想。”

1974年4月,乔布斯去了一趟印度,进行一次精神之旅。到了新德里,一下飞机,热浪阵阵袭来。朋友推荐的旅馆已经住满了,出租车司机把他拉到另一个旅馆。“他肯定收了人家小费,那个旅馆实在太糟糕了。”入住旅馆后,乔布斯问旅馆老板这里的水是不是过滤过,傻乎乎地相信了他的话,得了痢疾,大病一场,一个星期内体重从160磅掉到了120磅。

等到他恢复到可以行动的时候,他去了恒河源头的一个城市赫尓徳瓦尔,参加那里举行的12年一轮的最大规模集会“大壶节”。

他又换乘火车和公共汽车来到喜马拉雅山脚下的一座村庄,那里曾经是尼姆卡罗里大师(也就是马哈拉杰-吉)居住的地方,尼姆是20世纪60年代嬉皮士运动的精神导师。乔布斯到达的时候,大师已经不在人世了,至少不在今世了。接着乔布斯又回到新德里和他的朋友科特基会合,两人坐着公交车,漫无目的地到处游荡。

这时候,乔布斯已经不是在寻找传授智慧的导师了,而是试图通过苦行体验、感官剥离、返璞归真等方法得到启蒙启迪。7个月后,他回到了硅谷的家。回家后,他继续早晚冥想禅坐,其他时间会去斯坦福大学旁听物理学或者工程学。

他在家附近找到了一位导师,正是《禅者初心》的作者铃木俊隆,铃木在旧金山开办了一个禅宗中心,每周三晚在那里开讲座,带领追随者冥想。后又让助手乙川弘文开办了一家全天开放的禅宗中心。乔布斯和他的朋友们经常去那儿。

乔布斯还常常到乙川弘文家里,和他聊到半夜,一直到被上完晚班回家的乙川太太赶走。乔布斯和乙川的关系十分深厚,17年后,乙川主持了乔布斯的婚礼。

乔布斯对东方精神尤其是佛教禅宗的向往、信奉,并不是年轻人的一时冲动、心血来潮,他投入了他特有的那种激情,持续了一生。

他对禅宗很痴迷,但不是把它作为生活方式,而是把它作为通往直觉的工具、道路。“直觉是非常强大的,在我看来比思维更加强大。直觉对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乔布斯还说:“我开始意识到,基于直觉的理解和意识,比抽象思维和逻辑分析更为重要。”

如果能够平静下来,那么“你的直觉就开始发展,你看事情会更加透彻,也更能感受现实的环境。你的心灵逐渐平静下来,你的视界会极大地延伸。你能看到之前看不到的东西。这是一种修练,你必须不断练习。”

这大概就是禅宗“般若”的意思,即通过精神的集中而直观体验到的智慧和认知。般若不是普通的智慧,是宇宙间真正的大智慧,是含有无漏法之圣意的无上妙智,是大智若愚、知无所知、真心实相的妙用。

乔布斯修禅更多地是为了和自己的直觉连接,获得这种“般若”,正如他吃素、使用迷幻剂一样。禅宗对于他并不是一种生活方式。内心平静、外在平和、为人处世圆润,这些描述都和他毫无关系,他的一生简直就是这一切的正反面。

在印度时,他就曾在一个村子的集市上和一个卖牛奶的妇女大吵大闹,坚称那个女人在卖的牛奶里掺了水。

禅宗日后对乔布斯的产品设计影响很大,他的设计总是充满禅意,体现了无上的灵感和悟性。

第四是原始尖叫疗法。这一疗法基于弗洛伊德的理论(心理问题都是由受到压抑的儿童时期的痛苦造成的),由洛杉矶精神治疗师亚瑟亚诺夫发明,当时刚刚开始流行。乔布斯后来说,事实证明,这个方法并没有什么效果。

最后一种方法是强迫自己面对死亡。

这也是乔布斯著名的2005年斯坦福大学演讲中讲的第三个道理。他在17岁的时候读到过一句话:“如果你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过,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是正确的”。这句话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以后,过去的33年,每天早上他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我会不会做我想做的事情呢?”如果连着一段时间,答案都是否定的话,他就知道他需要改变一些东西了。

“死亡是每个人共同的终点,没有人能够逃脱。也应该如此,因为死亡很可能是生命最好的发明。”为了确保正确做出人生重大选择,没有什么比提醒自己就要死了这个方法更有效的了。

因为几乎任何东西——所有外在的期望,所有骄傲,所有对难堪和失败的恐惧——这些东西在死亡面前立马烟消云散,只留下真正重要的东西。记住自己早晚会死,是避开担心失去某些东西的陷阱的最好方法。“你已经赤裸裸一无所有了,没有理由不跟随本心。”

乔布斯讲到一年前他被诊断出患了癌症,那是他最接近死亡的时刻。后来做了手术,看似“痊愈了”。但实际上并没有痊愈,六年后胰腺癌夺走了他的生命。乔布斯从少年时就怀疑自己不会长寿,所以必须争分夺秒。

他曾和少数几个朋友说到此事,他的朋友们认为这可能可以部分解释他为什么总是缺乏耐心,一刻不停地疯狂工作。

在那次演讲的最后,乔布斯热切地对毕业生们说:“你们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不要浪费时间,过别人的生活。不要被教条束缚,不要活在别人思维的结果中。不要让别人的观点淹没你自己内心的声音。最重要的是,要有跟随本心和直觉的勇气。它们已经知道你真正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

最后,乔布斯用《完整地球目录》杂志最后一期的封刊词作为演讲的总结:“保持饥饿,保持愚蠢。”(Stay hungry, stay foolish.)也可以翻译成“求知若渴,虚怀若谷”。

摒弃物质主义

乔布斯一直对物质十分鄙夷,“物质只把生活填满而不能使之充实”。很早的时候他就开始过苦行僧的生活。在从里德学院退学后,他留校继续旁听课程。“事情并不那么美好。我没有宿舍可住,睡在朋友房间的地上。为了吃饭,我收集五分一个的旧可乐瓶,每个星期天晚上步行七英里到哈尔-克里什纳庙里改善一下一周的伙食。我喜欢这种生活方式。”

乔布斯成为世界闻名的亿万富翁后,他的生活也十分简朴。甚至在他结婚后还是这样。他的房子实在太普通了,以至于比尔·盖茨夫妇来做客时有点儿困惑:“你们所有人都住在这儿?”当时盖茨正在西雅图附近建造一处66000平方英尺的豪宅。

乔布斯没有保镖,也没有住家佣人,他甚至白天都不锁后门。他认为在保镖、佣人、司机、助理围绕下的生活太变态了。

这一点他和巴菲特一模一样。巴菲特如今还住在他1958年购买的相当不起眼的房子里,当时花了3.15万美元,现在估计也就四五十万美元。没有保镖、司机、个人助理,每天自己开车上下班;吃着麦当劳;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

乔布斯被赶出苹果公司后,苹果每况愈下,乔布斯不忍心看着当时的苹果CEO斯卡利“引进下三滥的人和下三滥的价值观,把苹果给毁了”,开始想办法重回苹果。甲骨文公司的CEO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是他的好朋友,建议收购苹果股权,然后助他重回苹果。乔布斯则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促成苹果收购他离开后创办的NeXT公司,让他进入董事会,慢慢夺取CEO的位子。

拉里·埃利森认为乔布斯忽视了一个关键问题。“但是史蒂夫,有件事我不明白,”他说,“如果我们不收购公司股权,我们怎么赚钱呢?”乔布斯把手搭在埃利森的左肩上,把他拉到自己跟前,他们的鼻尖几乎要碰上了,他说:“拉里,这就是为什么有我做你的朋友非常重要。你已经不缺钱了。”

1995年,拉里·埃利森为乔布斯40岁的生日举办了一场派对,科技明星、大亨云集。埃利森经常带乔布斯一家乘他的豪华游艇出游。乔布斯的儿子里德把埃利森称作“我们的大款朋友”。

其实那时皮克斯已经上市,乔布斯身价高达12亿美元。但是乔布斯一家生活很简朴,他的儿子完全不觉得家里有钱、他爸爸是大款。乔布斯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朋友,钱对他来说意义不大。“我的未来不需要游艇,”他说,“我做这个从来都不是为了钱。”

的确,乔布斯既没有埃利森那种夸张的消费需求,也没有比尔·盖茨那种投身慈善事业的内在冲动,亦没有那种想看看自己在《福布斯》排行榜上能爬多高的竞争意识。他对享乐、慈善、竞争不感兴趣。他做一切事情从来不是为了钱。

乔布斯23岁时已经是百万富翁,24岁时已经是千万富翁,25岁时已经是亿万富翁。他说:“我对自己做了一个承诺,我决不让这些钱毁了我的一生。”

那么他这么发愤努力是为了什么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