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全面复工两周,你的包裹还在路上吗?

快递全面复工两周,你的包裹还在路上吗?
2020年02月26日 09:41 国际金融报

“我两周前在网上买了一本杂志,发货很快但物流实在太慢,已经在上海卡了一周了,至今没到手。”晓文向记者吐槽道,快递全面复工后,自己在多个平台和卖家处共购买了六七本杂志,两周过去了,至今只收到了一本。

自从2月10日“快递公司全面复工”消息发布之后,消费者们就翘首以待,本以为“滞留许久的包裹终于要收到了”,但事实上,有很多消费者和晓文一样还未收到快递,纷纷吐槽快递变“慢递”。

据交通运输部数据,目前,中国邮政、顺丰和京东基本全部复工,其他主要快递企业整体复工率也达到66.7%。

然而,对于物流末端的配送人员们来说,疫情之下,人手不足、件量减少以及各地政策的不同使得他们的工作与疫情之前相比发生了很多变化。

大半人员已复工

春节期间,邮政、顺丰、京东物流和苏宁物流是一直正常运营,而三通一达中,圆通速递最早宣布在1月28日起全面复工,随后韵达、中通、申通、百世等也宣布将从2月10日起全面复工。

但全面复工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单是物流末端快递业务员的复工返程就遇到不少难题。上海市宝山区的快递业务员王彬表示,往年快递公司都是大年初七上班,但由于老家疫情有些严重,自己推迟了几天才回上海,“人还是没到齐,平时有好几十人,现在回来的有一大半了,不过即便现在回来了,也不允许立即上岗。”王彬来自安徽,2月4日回到上海,隔离了14天后才正式复工。

王彬的老乡李超复工已经有段时间了,之前由于担心疫情严重,自己回不了上海,李超在大年初三就决定提前回来,在隔离14天后于2月10日正式复工。“本来是2月3号复工,后来规定9号之前不允许复工,公司微信群就通知10号复工。”李超告诉记者,其所在的上海松江网点业务部有接近120人,目前已经返工的有七八十人。

“有些村里面,每个道口都封了。”李超称,有些同事是提前来的,也有部分同事还在老家,主要是当地政府还不允许返岗。

根据国家邮政局去年发布的快递员生存现状调查数据,我国快递员中,有76.31%来自农村,15.89%的快递员来自县城,仅有7.8%来自城市。

此前多家快递公司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全面恢复并不意味着全国所有网点都会复工,因为各地交通以及疫情情况不同,具体落实到各个网点时还是要根据当地的情况有针对性地去处理。

不过,目前来看,快递业务员的复工速度正在加快。阿里巴巴菜鸟数据显示,截至2月23日,近9成快递网点已复工,超过200万名快递小哥逆行向前。李超预计,除了个别在湖北的同事暂时无法返工,到本月底,剩下的同事隔离期也快结束,陆陆续续都可以上班了。

“件量恢复至平时一半”

快递一头连接着消费者的日常生活,另一头则连接着上游的生产工厂。对于用户们的着急,李超称,不能及时发货,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商家也没有开始复工,只能暂时先发库存的货。

董倩2月初网购了一对枕头,20多天过去了,物流信息依旧显示为“待发货”的状态,卖家客服告诉她,由于浙江温州的上游工厂还没有开工,无法确定何时能够发货。

上游生产的不足也直接导致了快递业务量的骤减,李超称,其所在的网点,正常情况下,每天派送的件量能装满两辆9.6米的大卡车,而现在一辆都装不满,繁忙的程度较以往少了一半。据悉,李超的工作区域主要集中在松江的工业园区,疫情之前他每天能送一百多单,现在一天的派送量降到了五六十。王彬也表示,疫情之前,平均每天能送四百多件快递,复工之后其每日派送量砍掉了大半。

不过,随着各地各行业企业的积极复产,快递行业的服务能力也在逐渐恢复中。最近一段时间,浙江、广东、四川、江苏等劳务输出/输入大省均推出了多种措施助力企业复工复产:包机包车接务工人员返岗、给予企业真金白银的补贴等。

据交通运输部数据,2月18日,全国邮政快递业揽件量达1.2亿件,投件量达8000万件,提前完成服务能力恢复到4成的第一阶段目标。2月21日,第二阶段复工复产工作启动,力争2月底前行业产能恢复到六成以上。

快递业务量的恢复程度,一线快递员的感受最为明显。王彬表示,最近派件量日渐增加,“刚复工的那段时间不多,最近两天货还蛮多的,至少恢复有平时的一半了”。

快递员呼吁多相互理解

根据国家邮政局2月7日发布的快递发展指数报告,受疫情影响,1月份快递业整体业务量下降11%、快递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2.6%。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2月份快递业务收入的下降幅度或将更大。

往年春节过后,快递行业会迎来一个节后小高峰,而对于以业务量也计算工资的快递业务员来说,此次疫情也会影响到这一群体的收入情况。

王彬在上海从事快递行业已经有3年,为人随和,甚少与用户发生言语冲突,最近两年来,他几乎每个月都能获得五星好评和奖励,去年还拿到了省区的优秀业务员称号,但近期因为疫情,其业绩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对快递员来说,由于各地防疫措施不同,经常会遇到无法进出小区,路程相比以往翻倍等情况,从而导致派送时效性耽误了不少。

王彬服务的范围中,小区和村庄各占一半,在给小区派送快递时,只能停在小区门口一个个打电话等用户出来拿,“一个快递都等好长时间,30分钟也有。”而在给村庄派送快递时,遇到的困难更多,由于大多村庄没有智能柜,且不让进入,耗费的时间更长,“我们现在送一个地方要绕很远的路,因为很多重要路口封掉,只能兜圈子。”

相比之下,李超稍显幸运,“以前收件人还会找借口拖一下,现在最长不超过五分钟就出来拿了,大家都能理解了”。

王彬告诉记者,之前网点每天有两至三班货,货虽多但没什么限制,送起来快,而现在每天虽只有一班货,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路上和等待中,自己工作时间反而延长了。如今,王彬每天早晨七点起床,简单收拾一下便出门送快递,时常到下午四点多才结束派送,而在之前,相同的派送任务只需要半天便能完成。

“疫情期间大家都困难,快递公司也有困难,也都能理解。”王彬称,目前派送快递困难很多,短暂的收入下滑自己能够理解,只希望当派送慢的时候,用户能够予以理解。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记者 蔡淑敏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