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120亿元可转债,通威股份欲争当光伏龙头

发行120亿元可转债,通威股份欲争当光伏龙头
2021年04月15日 22:29 国际金融报

4月15日晚间,通威股份发布《召开2020年度业绩说明会》的公告。根据公司已经发布的业绩报告,2020年该公司实现营收442亿元,同比增长17.6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6.08亿元,同比增长36.95%;2021年一季度实现营收106亿元,同比增长36.6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47亿元,同比增长145.99%。

融资扩产箭在弦上

作为A股光伏板块广为人所知的“抱团股”之一,交出如此靓丽的业绩,可谓不负众望。但也在同一日,公司公布了新一轮融资方案,拟公开发行可转债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20亿元,其中56亿元投向乐山二期和包头二期高纯晶硅项目,29亿元投向15GW单晶拉棒切方项目,3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据本次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运用的可行性分析报告(以下简称“可行性报告”),2020年下半年以来高纯晶硅供给紧张,价格不断走高,公司积极扩张产能;同时,切入硅片环节,打通光伏产业链。

通威股份在可行性报告中提出,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预计到2025年,全球新增光伏装机容量将达到270GW-330GW,下游需求达到2020年的2倍以上。从公司经营情况看,2020年,公司产销率达100.52%,实现满产满销。因此,本次高纯晶硅产能扩张是公司应对强劲的下游需求采取的积极措施,产能消化前景良好。

光伏营收首次超农牧

对照通威股份过往的年报发现,2020年,通威股份的业务板块中,光伏业务营收金额首次超过传统农牧业务营收水平。具体来看,光伏业务实现收入225亿,占比50.91%,农牧业实现收入209亿,占比47.37%。毛利率方面,光伏业务为23.19%,是农牧业10.68%的两倍多。

追溯可知,2015年进军光伏产业以前,通威股份原本主营业务为水产饲料、畜禽饲料等产品。其中,水产饲料一直是通威股份核心产品,也是旗下农牧板块的主要利润来源。然而,从本次公司的可转债融资用途中看到,虽然农业板块贡献了近半营收,但新资金运用却没有投向农牧业。

关于公司双主业战略是否发生变化?通威股份在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函时表示,“目前公司光伏业务营收超过农牧业务,是不同行业在特定时间的正常情况。公司未来将继续双主业运营,农牧业务依然是公司核心业务之一。”

激进扩张存隐忧

通威股份在年报中表示,目前公司已形成高纯晶硅产能8万吨,在建年产能超过15万吨,将于今年年底投产。届时,通威股份的硅料产能将超过保利协鑫,成为新的硅料龙头。

根据公司2020年2月制定并公告的《高纯晶硅和太阳能电池业务2020-2023年发展规划》,计划到2023年建成22万吨-29万吨高纯晶硅产能,80GW-100GW太阳能电池产能。而在可行性报告中,公司也引用了该规划,表示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是公司落实战略规划的关键举措。

不得不说,通威股份的雄心壮志,与光伏行业的发展势头高度一致。然而,光有雄心壮志也不够,如此宏大的计划,必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在本次拟进行可转债融资之前,2020年11月20日,公司一笔59.8亿元的定增募集资金到账。定增发行情况报告书显示,该定增的发行价格为28元/股,共吸引16家机构参与配售。其中,大成基金认购金额最高,达到14.7亿元,高瓴资本、睿远基金分别认购了5亿元和2亿元。

按照定增方案中披露的计划,本次募集资金将用于年产7.5GW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项目(眉山二期)、年产7.5GW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项目(金堂一期),同时补充流动资金。这三个项目拟投入的募集资金额度分别为20亿元、22亿元和17.8亿元。

记者注意到,自从制定宏大的光伏板块发展规划以来,尤其是2020年下半年光伏行业景气度高涨,公司尝到甜头后,已经加速了在光伏板块的投融资,且融资力度越来越大。

机构观点显分化

斥巨资投资,产能的急剧扩张会出现产能过剩的风险吗?

从行业看,2021年开年以来,短短2个月时间,国家电投、大唐、国家能源集团、华能等央企对新能源投资就超过千亿元。而在光伏产业链中,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各个环节也在加码扩产。

然而,通威股份对于光伏行业未来产能可能过剩的问题,表现得比较自信。该公司回复《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表示,高纯晶硅方面,若2023年如期建成22万吨-29万吨产能,以行业内现有的投资计划,公司预计届时市占率30%-40%。太阳能电池方面,公司在技术、成本、规模领先于行业,具有核心竞争优势。

正如可行性报告指出,光伏发电技术以及产业化方面发展速度较快,各国一直在通过改进工艺、扩大规模。而券商研报也屡屡提示,公司风险主要是光伏制造产能过剩风险、新技术迭代风险等。

值得关注的是,机构对通威股份的操作已经出现了分歧。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一季末,创金合信工业周期股票基金、朱雀基金旗下的资管计划、中国人寿资管以及全国社保基金新进为公司股东。而去年年末广发基金明星基金经理刘格菘所管的广发科技先锋、广发双擎升级、广发小盘成长、广发创新升级全部退出通威股份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去年包揽公募基金年度业绩前四的赵诣也对通威股份有所减持,其管理的农银汇理新能源主题基金也同样从通威股份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消失”。

编辑:王丽颖

责任编辑:毕丹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