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众汇富:首富易主了

和众汇富:首富易主了
2022年09月27日 18:34 和众汇富

今天聊聊通威的历史。

先看看行情。

上午央妈送了一点爱,对外汇市场做了些干预,外资有一些回流,市场也非常长脸,硬气了一刻钟。略微欣慰的是成长赛道终于如预期般来了波小反弹,长假前的最后几天,往往是垃圾时间,这波成长股的反弹也不知道能持续多久,但我认为很难改变下跌调整的大趋势,控制好仓位、不追高还是最要紧的。

行情差了,文章也不太好写,今天咱们就看看通威的发家史吧。绝非是推荐通威,公司未来更像是进入了大的震荡区间,主升浪已经过去了。

通威股份

过去十几年,四川首富的宝座一直被新希望的刘永好家族牢牢占据,但这个记录在去年终于被人打破,通威主席刘汉元以1250亿元的身价,成为了新任四川首富。

和刘永好的发家经历相似,刘汉元也是从养殖做起,然后切入上游的饲料环节。在做到行业第一后,开始布局多元化业务。但相比刘永好,刘汉元的扩张更加克制。除了农牧行业,他唯一跨界进入的便是光伏行业。“严控边界,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核心产品。”刘汉元一直提倡,只有做到稳居行业前三的时候,你的扩张才更加安全。

截止目前,通威已经拿到了多项世界冠军。它不但是世界最大的水产饲料生产商,还是光伏产业中多晶硅料和太阳能电池片的全球王者。

在被记者问到“能给现在的年轻创业者什么建议”时,刘汉元语重心长道:

“要真正找到一个切入点,不嫌它小,然后持之以恒,找准目标,一直坚持下去,热爱下去,最后才有可能成功,我们很多人就是没有这种耐心。”

小时候,虽然刘汉元学习成绩很不错,但14岁的他由于家境困难,在初中毕业后选择进入一所中专——四川水产学校就读,学习淡水养殖,从此跟鱼结下了不解之缘。

1981年,毕业后的刘汉元成为一名月薪33元的养殖技术员。他清楚记得,1983年的春节期间,成都市场上猪肉只卖0.99元/斤,而鲤鱼却卖到了12-13元/斤,水产品的紧俏程度可见一斑。因此,那时四川也开始出现不少“养鱼万元户”。

不过刘汉元在考察这些万元户时发现,他们大多是在池塘养鱼,这样生长出来的鱼带有一股土腥气,而水库养殖的鱼却新鲜许多。但水库养鱼也有缺点,不但生长速度慢,而且只能散养,不易形成规模。

最后,刘汉元在一本专业杂志上找到了解决办法,那就是德国的渠道金属网箱式流水养鱼技术,因此刘汉元,决定自己亲自下场试验养鱼。刘父心疼儿子,卖掉家里唯一的两头猪,筹齐500元,刘汉元终于有了启动资金。

网箱流水养鱼在中国前所未有,刘汉元一开始也是借鉴书本,摸着石头过河。后来刘父在回忆这段日子时,不禁眼圈泛红:“那时候,真的是太苦了。”

由于资金有限,刘汉元便自己学电焊,然后买废钢管做金属网箱。做好时正值寒冬腊月,父子俩不得不冒着严寒下水安装,刘父甚至因此右脚韧带断裂,差点造成残疾。此外,在鱼苗投放后,刘汉元开始研制富有营养的鱼饲料。但因为没有机器,一家人只能天天手搓制作,流血起茧那是家常便饭。

就这样磕磕绊绊过了7个月,最后在这个64平米的网箱里,一共被捞出2781斤鱼,折合亩产达2.53万斤。扣除养殖成本后,刘汉元整整赚了1930元。要知道当时四川养鱼亩产最高还不到2万斤,刘汉元试验出的“渠道网箱式流水养鱼”技术创造了新的记录,《四川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也报道了这项发明。

随即,在“要赚钱,学汉元”的号召下,大大小小的养鱼网箱开始出现在四川的各个河湖沟渠。两年后,国家科委、农业部也分别将刘汉元的养鱼技术列为「星火计划」项目和「丰收计划」项目,在全国大力推广。

事实上,当网箱养鱼开始在全国推广时,刘汉元便将自己的事业重心转移到了产业的上游:鱼饲料。因为饲料生产需要研究复杂的营养配比,只有既懂技术又懂养殖的刘汉元才能完成,这种选择也符合刘汉元后来提到的“饭碗理论”:

“谁和农民直接抢饭碗,谁就没有饭碗;谁给农民饭碗里添油加肉,谁就有饭碗。我们的理念是农民能直接做的,原则上我们不做;他们做不好的,无论技术、配套服务、品牌打造等,都由我们来做。”

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刘汉元又在1992年斥资1000万元,建起了一座现代化的大型饲料厂,公司的名字也正式改为四川通威饲料有限公司,寓意为“通力合作,威力无穷”,还花费十万元在《四川日报》连续刊登了两周的招聘启事和广告,并发表声明:“有谁因为质量问题而放弃使用通威饲料的,奖励1万元。”

到了2003年,深耕水产行业近20年的通威年收入超过120亿,当时国内每三条养殖鱼中,就有一条食用的是通威饲料。携此成绩,通威在2004年成功登陆了上交所。

2006年左右,通威已经成为中国水产饲料和养殖领域绝对的龙头企业。但从营收的增速来看,通威显然接近了市场的天花板。

为了寻找企业的第二增长曲线,刘汉元开始带领通威多元化发展。但相比刘永好而言,他的多元化比较克制,只进入了一个行业:那就是光伏产业。

至于为什么布局多晶硅?刘汉元提到了两个原因:一是爱好,二是行业未来的需求。

先说说爱好。刘汉元从小就喜欢电子产品,只是由于家境原因,他最后不得不选择学习水产专业。

至于行业未来的需求,有识之士都能看的出来,未来这个行业前途无量。但刘汉元很有定力,用了近两年的时间,对整个多晶硅乃至太阳能光伏产业的各个方面进行了充分论证。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决定全面进军到新能源领域。

但金融危机的爆发,促使国外光伏需求迅速减弱,再加上整个行业的产能严重过剩,硅料价格开始暴跌。曾经国内的光伏巨头无锡尚德、江西赛维因为产能过剩、资金链断裂,都倒在了这个时期。相比那两家,通威在硅料产能上的扩张没有那么激进,再加上饲料产业的输血支持,公司进入了一段蛰伏期。

后来,熬过了这段艰难时期,刘汉元收购合肥赛维,进入电池片制造环节,还开创“渔光一体”的发展模式,切入了发电站终端。所谓渔光一体,指的是在水产养殖的水面上建立光伏发电站,从而形成水下养殖、水面发电的全新商业模式。

“渔光一体”的模式使得基地单亩利润比单纯水产养殖提高了5—10倍,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后续在光伏的发展,大家就比较清楚了。总的来说,通威非常强调执行力的落实,强调成本控制,同时,在多元化方面非常谨慎,刘汉元一直倡导行业分工有所为、有所不为,集中精力聚焦做好自己的核心产品。现在决定切入组件行业,想必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文中任何观点和建议不构成对证券买卖投资建议。在任何情况下,和众汇富不对任何投资做出任何形式的担保或承诺。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