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一武馆突然关门!几十名学员十几万元学费打水漂?

南宁一武馆突然关门!几十名学员十几万元学费打水漂?
2021年09月15日 22:47 南国早报

近日,南宁多名市民反映,几个月前,他们到南宁市良庆区永和街一家武馆报名学习武术,并预交1000多元至数千元不等的学费。该武馆突然闭店,负责收费的教练也联系不上。遭受损失的学员达数十人,损失十几万元。9月15日,武馆所属公司法定代表人回应称,对此并不知情。

武馆营业时的内部情况。受访者供图

学员:交费后还没去上课,武馆就关门了

9月14日,学员林先生向记者介绍,今年3月初,他得知良庆区永和街有一家名为鸿龙国术馆于去年底开张,主教练张某为专业泰拳出身的一级教练员,教学能力不错。鸿龙国术馆为广西鸿龙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开设,成立于2020年12月16日。林先生实地考察后,认为该武馆比较正规,便通过微信转账向张某预交1800元费用,办理了一张为期一年的学习卡。

“我都没去上过课,武馆就关门了。”林先生说,因工作原因,交费几个月后,他一直都没时间去上课。之前张某说,“一年”期限是从第一次上课开始算,因此,他想等时间宽裕再去学习。然而,从7月中旬开始,武馆频繁停课,当时张某解释会相应延长年卡的时间。再过了一段时间,武馆已处于完全停课的状态。

家住武馆附近的王先生介绍,今年3月,他看到教练张某教得还不错,又有营业执照,加上离家近,便让6岁儿子到武馆报名学习,并向张某预交了2680元一年的学习费用。没想到,武馆突然关门了。刚开始,学员还能通过电话联系上张某,最近已经联系不上了。

学员预交费用的收据。受访者供图

调查:学员大部分是中小学生,涉及几十人

据林先生介绍,跟他一起到武馆学习泰拳的有近30名学员,以小学生、初中生为主,也有一些成年人,学员们均向张某预交1000多元至6000元不等的学费,有的有收据,有的没有。

今年6月,张某还以急需用钱为由,通过个人名义向不同的学员家长借钱,借钱金额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

据初步统计,张某已收取学员预交的学费和个人借款等,近16万元,涉及30多人。

9月15日,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看到,该武馆招牌仍未拆走,大门紧闭。据房东介绍,该武馆已拖欠几个月房租,如今也联系不上相关负责人。

9月15日,武馆大门紧闭。

在采访中,记者多次拨打张某手机号,发现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

张某曾向学员出示过一张中国武术教练员证。证件显示,张某执教项目为武术散打,于2019年获得中国武术协会授予一级教练员。

张某出示过的中国武术教练员证书。受访者供图

回应:不清楚武馆运营情况,核实后再处理

林先生等人提供的一份营业执照复印件显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杨某。杨某和张某又是什么关系呢?

9月15日,据杨某介绍,他是一名武术爱好者,在练拳时跟张某结识。当时张某说,他想开一家武馆,但资金不够,希望杨某投资。张某声称,由他负责管理武馆,有收益后会返还资金给杨某,杨某同意了。

“我也不清楚张某现在是什么情况。”杨某表示,出于对张某信任,从武馆运营后,他几乎没有过问,并不了解张某带多少学员,收多少学费,直到家长向他反映后,才得知此事。在运营中,张某只要提出资金不足或者急需用钱,他都会给予钱财支持,但他从未收到过张某的钱。

由于部分学员家长是通过微信转账方式缴纳学费,张某并没有提供盖章的收据,只有少数学员持有收据。杨某表示,对有盖章的收据,可按上了多少课,补偿剩余的课时或者退回剩余的费用;对没有收据的学员,需等联系上张某后,核实情况再做处理。

对张某个人借款,杨某则建议学员走法律途径解决。

杨某说,目前,他正在配合其他学员家长收集证据向警方报案,同时也将走法律途径以维护自身权益。

律师:预付费已超规定数额,学员可跟公司协商退费

据南国法援公益律师麦鹰雄介绍,根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相关规定,法人提供的单张记名预付凭证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单张不记名预付凭证金额不得超过1000元;个体户等其他经营者对同一消费者提供的记名预付凭证金额不得超过2000元,单张不记名预付凭证金额不得超过500元。显然,张某当初收取学员预付学费大部分超过规定的数额。

“本案例存在两个合同。”麦鹰雄认为,第一个是学员与广西鸿龙体育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存在学习秦拳服务合同,合同约定好学习时间,但该公司提供服务期限未满,就关闭停止向学员提供服务,构成根本违约。因此学员可跟该公司协商,要求退回相关费用;如协商不成,学员可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合同,并返还相关费用。

第二个是张某以个人名义向学员借款的行为,构成借款合同,该借款合同与该公司无关,公司对张某向学员借款的情况也不知情,因此出借学员可以根据证据,向法院起诉张某请求偿还借款。

本文由南国早报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