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价定增也很惨!这些投资人被锁四年,浮亏93%……

锁价定增也很惨!这些投资人被锁四年,浮亏93%……
2021年04月23日 12:54 上海证券报

权威、深度、实用的财经资讯都在这里

退市股是一座围城,有人豪赌冲锋,有人离场不得。

工大高新4月22日晚间披露一季报。好消息是,四年多前借道定增“入场”的多名股东所持股份终于流通了;坏消息是,工大高新股票离摘牌只剩2个交易日了。

一季报显示,工大高新股东户数4.7105万,户均流通股1.7673万,4月22日股价仅0.4元。流通股股东名单中,新增了陈圆等6张新面孔,其中包括鹏华基金增发精选3号资管计划、增发精选2号资管计划2只资管产品,分别持股1024.79万股、835万股。

当日另一则公告提示,工大高新摘牌已进入倒计时,包括今天在内只剩两个交易日。

重组进场,爆雷了

工大高新退市结局已定,为何一下子“冲进”了这么多新进流通股东?

令人唏嘘的是,这些不是豪赌套利的投机客,而是“深埋”其中的定增投资者。

2016年10月,公司向彭海帆等40名交易对方发行股份,作价25亿元收购了汉柏科技。同时,以6.05 元/股的价格,向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宁波兴远联融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陈圆、鹏华基金增发精选2号资管计划、鹏华基金增发精选3号资管计划、王国华、张广全、匡澜、姚永达共计9名交易对方发行1.2273万股股份,募集资金7.42亿元,锁定期三年。

其中,鹏华1号的资产委托方为合格投资者,鹏华2号的资产委托方为19名汉柏科技高级管理人员、中层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

好景不长。汉柏科技2018年业绩陡然下滑,当年扣非后净利润亏损达22.8亿元。与此同时,工大高新内讧爆发,一连串问题显露。

因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自 2020年5月29日起暂停上市。今年2月9日,公司披露了经审计的2020年年报,当年归母净利润为-20.24亿元,截至2020年末净资产为-59.77亿元,中准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另外,今年一季报显示,工大高新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还涉及大量资金占用及担保。

立案调查,雪上加霜

按照规则,前述定增对象所持股份锁定期36个月。虽然不幸踩了雷,认亏离场总可以吧。

祸不单行的是,因工大高新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于2018年被中国证监会下达了《调查通知书》,基于相关规则,公司及股东基于稳妥考虑,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下达前未申请股份解禁。

直到2020年10月23日,黑龙江证监局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2020] 2 号)及《市场禁入决定书》([2020] 2 号)。最终,前述定增股份的流通日变成了2月3日。

另外,有一名股东还“失联”了。

由于2020年度继续亏损且净资产为负,工大高新无法扭转乾坤,从今年3月15日开始进入为期三十日的退市整理期。工大高新恢复交易后,连续14个跌停,股价最低跌到了0.24元。

由于成交清淡,这些定增股东及其他多数中小股东都无法全身而退,大概率将转道股转系统继续“陪跑”。以工大高新22日收盘价0.4元计算,这些定增对象持股四年多,浮亏高达93%。

编辑:全泽源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