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头发20元,吸金能力堪比茅台,2.5亿人撑起“植发第一股”!

一根头发20元,吸金能力堪比茅台,2.5亿人撑起“植发第一股”!
2021年06月22日 16:58 蒋东文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除了容易发胖和容易脱发”。

是啊!“还没脱单先脱发!还没脱贫先脱发!”一度成为了当代年轻人的噩梦,而“掉发”、“防脱”、“植发”这些词语“秃”然之间也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热点。

工作节奏快、熬夜多,这届年轻人有太多“秃然的焦虑”,植发需求旺,使得地铁、公交、电梯里,大幅抢眼的植发广告不断占领公共空间。

数据显示,目前受脱发问题困扰的中国人近2.5亿,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脱发。脱发人群以20到40岁之间为主,30岁左右发展最快,比上一代人脱发年龄提前了整整20年。

快速增长的脱发人群,让头发问题成了“头等大事”,为了捍卫美丽,一时间“颜值经济”的席卷而来,这其中也孕育了一家靠“植发”年入16亿的公司。

而且,背后在悄悄植发的年轻人们,正在送这家公司上市。

话说,中国人脱发这件事,已经惊动国际了?

前阵子,无聊的韩国媒体出了个很有意思的报道——韩国《中央日报》从中国卫健委提供的数据推断,中国脱发人群完全脱发后总面积可以达到5900平方千米,相当于首尔市面积的十倍。

不得不说,这报道挺“秃然”的。

而更有意思的是,广大秃头同胞们即将把植发机构送上资本市场。

6月17日,植发连锁机构“雍禾医疗”(雍禾植发)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正式冲击国内“植发第一股”。

好家伙!为了掩盖自己越来越秃的事实,秃头一族愣是要“植”出一家上市公司。

招股书显示,雍禾植发于2005年在北京成立,已经在50个城市经营51家医疗机构,为中国最大及覆盖面最广的连锁植发医疗机构,且在新开店的增速方面,也处在行业领跑位置。

2018-2020年,雍禾医疗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34亿、12.2亿、16.4亿,净利润分别为5350万、3560万和1.63亿,毛利率分别为75.1%、72.6%、74.6%。复合年增长率达32.4%。

接受雍禾植发治疗的患者总人数从2018年的35177人增加41.7%到2019年的49851人,并进一步增加82.7%到2020年的91069人。

从市场占有率和医院、患者数目来说,雍禾医疗傲视行业,几乎无敌手,毛利率更是接近80%,堪比股王茅台。

而在人均消费接近3万的背后却是不到10%的净利润,这一切或许源于其不计成本的广告推广。

另外,雍禾医疗还多次被患者投诉缴费涉及网贷,不规范的做法与当年的蛋壳如出一辙。

受益于Z世代消费能力与意愿的逐步增强,围绕美丽、健康、新食饮与新娱乐等领域的新消费需求层层涌现。

今年以来,医美赛道大火,细分题材轮动。在爱美客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大涨近300%、爱尔眼科市值回至3500亿的同时,男性医美和脱发经济等医美题材也受到广泛关注。

6月16日,阿里健康研究院发布的《2021天猫养生趋势新洞察》显示,当代职场人普遍存在脱发焦虑,80后、90后进入“防脱保卫战”,且在防脱发产品购买人数上,女性是男性的3倍。

看到这些数据,就感觉挺“秃然”的。618年中促销,我们抢的居然不是衣服鞋子包包,而是防脱洗发水。

还有更丧心病狂的不是囤各种防脱洗发水,而是省吃俭用,悄咪咪去做植发手术,然后惊艳所有人。

据《中国人头皮健康白皮书》数据显示,我国脱发人数已经超过2.5亿人,所有脱发人群里,男性约1.63亿,女性约0.88亿,相当于每4位男性就有1人脱发,每8位女性中有1人脱发。

然而,与中国实际脱发人数相比,中国接受植发医疗服务的人数相对较少。2020年,在中国进行的植发手术約为51.6万例,渗透率为0.21%,市场需求尚未得到满足。

不过随着越来越多受过良好教育的患者对植发手术的了解,预期未来会有更多人士接受植发治疗。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2020年,中国植发医疗服务的市场规模为134亿。预期到2025年,中国植发医疗服务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78亿,复合年增长率将为23.0%。到2030年,市场规模将进一步增长至756亿,自2025年起的复合年增长率将为14.9%。

可以看出,植发这种看似隐秘的需求背后,却拥有着一个无比巨大的市场。

据招股书披露,雍禾医疗创始人张玉今年年仅35岁,为雍禾医疗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2001年,张玉毕业于安徽省宿州市泗县大庄初级中学,并在2005年进入植发领域,在2010年创建雍禾医疗。

尽管只有初中学历,但张玉经过长达十年奋斗,已经使得雍禾医疗初具规模。目前,张玉拥有公司42.66%的股权。张玉的胞弟张辉拥有公司5.64%的股权。

2017年9月,中信产业基金3亿元注资雍禾医疗并控股,2018年至2020年,雍禾医疗开始迅速扩张,三年医疗机构数分别为30家、37家、48家,目前已有51家,覆盖全国50个城市。

目前脱发人群越来越多,一是当前很多人熬夜失眠、精神压力大、饮食不规律等问题导致,二是随着互联网发展,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对人的辐射也在相应增加。

快速增长的脱发人群,让头发问题成为了“头等大事”,也创造出了巨大的消费市场。从脱发产业中催生出来的细分产业,养发、植发、生发等行业逐渐成为朝阳行业。

相比于用药物进行治疗,手术植发的方式更为快捷和有效;而相比于佩戴假发,植发则更加稳固和美观。

所以植发手术被认为是治疗脱发最简单快捷的办法,而众所周知的是,目前国内植发价格并不低。

一般按照毛囊来算,每单位毛囊价格达10元至20元,每次植发大约需要移动1000-4000个毛囊,整体费用大约在2至3万元钱,实际花销只会更多。

以雍禾医疗为例,其招股书显示2020年公司总收入为16.4亿元,其中86.2%来自植发。而接受植发治疗的患者达5.07万人。

据此推算,平均每位患者植发花费在2.8万元,印证了植发贵的现象。

虽然植发生意如火如荼,但雍禾医疗靠营销拉动的收入增长还能维持多久?

首先,植发或许就和隆胸类整形手术相似,都是一锤子买卖。

假如你去植发了,也成功了,会去到处说吗!而如果植发失败了,也不会特意再找同一家店植多一次,而是选择换一家店或就此放弃。

植发的消费者,没什么分享的欲望,品牌难建立认知,需要不停的砸钱开发新客源。

其次,在植发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该行业的竞争也愈发激烈。

目前,雍禾医疗主要竞争对手包括其他民营植发机构、公立医院及美容服务提供商的植发部门。其中,地方性非连锁专科植发机构因其庞大的数量大约占据中国植发市场45.6%的份额;大型连锁植发机构大约占据23.9%;综合类医美机构的植发科室大约占据15.7%的市场份额;公立医院的植发科则大约占据剩余14.8%的市场份额。

最后,也是雍和医疗最大的诟病——营销成本太大,净利润过低!

招股书显示,除了人力成本和店铺租金,雍禾医疗的钱都主要花在获客营销上了。

2018年~2020年,雍禾医疗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4.64亿元、6.5亿元、7.8亿元,销售费用占比分别为49.6%、53.1%、47.6%。销售费用几乎掏空了二分之一的营业收入。

说起来也并不奇怪,地铁上、微博、小红书等等随处可见植发广告,背后都是真金白银堆出来的。

高额营销费用摆在那里,最终造成雍禾医疗毛利率高达75%,净利率仅10%的尴尬境地。

值得一提的是,据不完全统计,雍禾医疗以及其旗下雍禾植发门诊部因广告违法行为已合计遭到26次处罚,并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列入2018年第四批典型虚假违法广告案件。

乱象背后是消费者苦不堪言,数据显示2018年植发机构用户不满意要素调查中,41%的用户不满意于附加隐形消费、35%的用户不满意于后续配套服务不到位、33%的用户不满意于手术疼痛。

野蛮生长的在线教育已在监管重拳中步入寒冬,植发行业也应当引以为戒了,请不要让2.5亿脱发患者失去最后的希望!

参考资料:

逸马连锁圈《挺“秃”然的!雍禾医疗冲击“植发第一股”!》、

启阳路4号《雍禾医疗冲植发第一股:动辄花销近3万效仿蛋壳诱导网贷消费?》、

红星资本局《脱发年龄提前20年!雍禾医疗冲刺“植发第一股”,广告营销费用占总营收47.6%》、

猫财经《雍禾医疗冲击“植发第一股”,毛利率超70%销售费用占营收一半,广告不合规多次被罚》、

中国基金报《"秃然"!35岁创始人彻底火了:初中毕业,创业10年做到植发市场老大,如今要上市了》、

每日经济新闻《挺“秃”然的!2.5亿中国人受脱发困扰,“植发第一股”要来了,毛利率超70%,创始人仅35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