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已去”的同仁堂,太让人失望了!

“大势已去”的同仁堂,太让人失望了!
2021年07月27日 17:39 蒋东文

东(阿)阿胶、西片仔(癀)、(云)南白药、北同仁(堂),堪称A股江湖四大中药股,TA们都曾傲世天下、举世无双过,那么谁又能坐得稳中药江湖武林盟主之位呢?

就知名度而言,相信在国人心中,同仁堂是中药第一品牌;但就A股总市值而言,片仔癀、云南白药两家却以超千亿的市值稳居第一阵营,同仁堂仅能与白云山、以岭药业等处在第二阵营。

若论股价涨幅,那差距就更明显了。自2010年末以来,片仔癀总市值从102亿涨至2178亿元,增长超20倍;同仁堂则从178亿增至469亿元,仅增长1.6倍。

就产品而言,同样含有“天然麝香”的珍贵原材料,当一粒指导价590元的片仔癀锭剂被炒到1600元时,相同分量的同仁堂双天然安宫牛黄丸售价却不及800元...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同仁堂太让人失望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看来大势已去!

那么,拥有352年历史的同仁堂是真的“老”了吗?

说起同仁堂,也曾风光无限、底蕴深厚,如今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是全国中药行业著名的老字号,载誉无数。

创建于1669年(清康熙八年),自1723年开始供奉御药,历经八代皇帝近200年,曾经有口皆碑的质量是这家药堂得以延续300多年而不衰的根本。

创始人乐显杨从走街串巷的行脚医生做起,穷其一生创办了药铺同仁堂,并留下经典古训: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

相传当年康熙得了一种罕见的皮肤病,用遍名药而不得治,御医们也束手无策,康熙一晚微服出宫散心,看见一家小药铺人声鼎沸,排队的人不计其数,好奇心驱使之下,康熙等到夜深人静之时才进入药铺。

郎中得知康熙病症后,只开了一副药,就治好了康熙顽疾,康熙大喜之下要重金酬谢郎中,郎中婉拒了他的谢意,表示康熙所得乃小病不足挂齿。

康熙回宫后,遂命人传郎中进宫,想招之为御医,在得知郎中志在为穷苦百姓治病施药后,赐下“同仁堂”,寓意“同修仁德,济世养生;吾喜其公而雅,需志之”!

从此之后,北京城就有了一个很有名气的“同仁堂”大药房,其“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的古训,其“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自律意识,也成了这家药堂得以延续300多年而不衰的根本。

同仁堂在人们心目中一直是这样的画面,红墙黄瓦的宫殿式门店建筑,中药味弥漫的老式货柜,还有满头银丝的白胡子老中医。

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

在352年的风雨历程中,同仁堂辛苦坚持了下来,也成了众所周知的“中华老字号”;但是同仁堂人同时也打破了古训,摧毁了"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的自律意识,忘本逐末造就了今时今日尴尬的局面,让人寒心不已。

1954年北京同仁堂参与公私合营,隶属北京市药材公司,后不断发展壮大;1994年,北京市以同仁堂产品为龙头、以北京中药为主体组建成立同仁堂集团。

1997年,同仁堂集团将旗下北京同仁堂制药厂、北京同仁堂制药二厂、北京同仁堂药酒厂、北京同仁堂中药提炼厂、进出口分公司和外埠经营部等六个单位的生产经营性资产打包,独家发起设立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为“同仁堂”)在A股IPO上市。

上市至今,公司年营收从6.27亿增至128.3亿,复合增长14%;净利润从1.02亿增至16.2亿,复合增长12.8%。

整体数据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对比之下你会发现,同仁堂这艘“老船”已搁浅多年。

2010年到2018年,同仁堂一直保持着稳定增长,营收复合增长17.8%,净利润复合增长16.1%。但自2019年以来,营收连续两年下滑,甚至开始进入负增长。(图:苏宁金融研究院)

同仁堂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2.77亿元,同比减少6.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85亿元,同比减少13.12%。

这也是同仁堂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营收净利双双同比负增长的现象。

业绩增长乏力,盈利能力下降,股价自然大幅滑坡...同仁堂掉队已是不争的事实。

10年前,这家国内历史最悠久,最能代表中国中药的品牌,市值仅次于云南白药。但十年后,同仁堂不仅没能依靠自己的名气与地位缩小与云南白药的差距,反而被后来居上的片仔癀远远甩在身后。

究其根本是,在高振坤2014年升任同仁堂集团总经理、2015年担任同仁堂股份董事长之后,同仁堂就频频出现质量问题。

近年来,同仁堂更是接连出现质量问题,还出现了增长乏力、转型艰难等局面,在探索咖啡、药妆、凉茶、保健酒等“跨界”经营的过程中,曾一度引发“消费情怀”“品牌透支”等争议,折射出“老字号”在发展与传承中面临的困境。

数据显示,同仁堂自2016年以来,累计被药监部门点名通报23次;

或许这些通报都属于“挠痒痒”,并未对公司造成什么影响,然而公司也未曾想到会蜂蜜会成为同仁堂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质量风波,而后就陷入品牌的连环危机。

2018年12月,江苏滨海县市场监管局经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部分经营管理人员在盐城金蜂进行生产时,存在用回收蜂蜜作为原料生产蜂蜜、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的行为,违反了《食品安全法》有关规定。随后北京大兴区食药局经调查认定,同仁堂蜂业2018年10月起生产的涉事蜂蜜中,有2284瓶流入市场。

同仁堂蜂业因此被罚款1400余万元,并被吊销食品经营许可证。这则丑闻及大地损伤了同仁堂这家百年老店的品牌。

财报显示,同仁堂两大板块之一的医药工业,毛利率从2018年的51.39%连续下滑到2020年的47.09%。药材价格不断上涨,是中药行业永远的痛。

雪上加霜的是,2021年初,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高振坤与原总经理刘向光,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相继被调查。二人不仅长期共事,并且在2018年底因为“过期蜂蜜”事件,双双受到处分。

曾经,“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让同仁堂声名在外,如今业务和声誉遭遇双杀。

“要么上天堂,要么煮青蛙”,三年前,一位投资者对同仁堂做出了这样的股价走势预判。如今看来,同仁堂正在“温水”里煎熬,等待“收汁”。

目前,同仁堂市值不足500亿元,是云南白药的1/3左右,片仔癀的1/5,仅仅超出连亏两年的东阿阿胶。从市值大小来看,同仁堂配不上其“001号中国驰名商标”的金字招牌。

中国著名品牌专家余明阳先生说:“中国曾有15,000个老字号,只有1,500个还活着,150个活的还算不错,但只有10个能够称得上活的很好。”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当年名振四方的百年老字号早已衰败,甚至是消失殆尽。

以同仁堂为代表的许多百年老字号,不仅负载着商业品牌的荣誉,还肩负着民族文化的传承,寄托了消费者对传统品牌的情怀和期望。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不注意小事会酿成大祸。百年老字号品牌来之不易,如果因意外的闪失而折损了诚信,实在得不偿失。

参考资料:

市值观察《同仁堂:大势已去》、

一点财经《351岁的同仁堂“病”了吗?》、

苏宁金融研究院《同仁堂,为何追不上片仔癀?》、

健识局《同仁堂的尴尬:补肾药比新冠用药卖得好》、

华夏时报《老字号同仁堂风波再起:董事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股价却大涨,业绩窘境仍待解》、

21世纪经济报道《突发!300年老字号同仁堂又出事:董事长被查!曾卖过期蜂蜜,“中国质量奖”被撤回》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