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租车告急

业绩连降的神州租车,2019年直接跌至谷底,净利润再度下降超过80%。

业务层面的原因主要有两个:运营方面,价格战拉低了单车收入,二手车去化难导致折旧成本增加;另外,公司近年大肆举债扩张,财务成本不断走高。

但最根本的原因是,陆正耀苦心经营的“人车生态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神州租车相当一部分车辆租给神州专车跑网约车,二手车主要依靠神州买买车对外销售,兄弟公司业务大幅萎缩,把大家一起带进坑里。

控股宝沃汽车并在造车领域下重注后,神州系的生态圈日渐庞大(甚至可以算上瑞幸咖啡)。但是,带来的并不是越来越稳固的协作壁垒,反而是点线面全方位暴露的风险。前车之鉴并不远。

2019年净利润下降八成

2月21日,神州租车(00699.HK)披露盈利预警公告称,2019年公司净利润跌幅超过80%。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成立的神州租车,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连锁汽车租赁公司,车队规模超过15万台,在全国300多个城市拥有超过1000个服务网点。

2014年港股上市后,神州租车在2016年达到其业绩巅峰:营业收入64.54亿元,同比增长29.00%,净利润14.60亿元,同比增长4.21%。

继2017年收入大增但净利下降之后,2018年公司业绩全面下滑,营业收入64.44亿元,同比下降16.50%,净利润2.90亿元,同比下降67.08%。

进入2019年,公司推出挽救业绩的组合拳。一方面,加大二手车销售力度,甚至不惜降价销售,上半年二手车成本售价比率增加至104.3%;另一方面,公司大力推动在线预订、自助提车等无人服务,降低员工成本。

2019年上半年,在公司车队规模增加、收入增长的情况下,公司的员工数量年初的6910人降至6月末的6869人。

公司在2019年半年报中表示,整体业绩表现已开始回升。但到了三季报则改口称:在低迷的宏观形势下,公司进入一个具有挑战性的周期。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57.04亿元,同比增长18.00%,净利润1.29亿元,同比下降16.77%。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2019年12月底,公司唯一的执行董事宋一凡以6.04港元/股的价格减持公司股份,套现5817.31万港元。截至2月24日收盘,公司股价已跌至4.89港元/股。

租车卖车均打价格战

神州租车业绩爆降,除了要约支付成本和股份补偿开支等外部因素,公司运营层面的问题也很突出,主要表现在单车日均收入减少,以及折旧成本增加。

2018年前后,共享经济浪潮之下,资本争相进入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大举入侵神州租车的势力范围。

公司左手上线分时租赁平台ICAR,右手在汽车租赁主体市场开打价格战,试图保持市场份额。

2016年-2018年,公司汽车的平均日租金分别为257元、230元、218元,2019年前三季度降至215元。

价格战稳定了市场份额,但却是以单车日均收入下降为代价。2016年-2018年,公司单车日均收入分别为167元、153元、134元,2019年前三季度降至129元。

折旧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公司购进的汽车增加了,但车辆的利用率下降了,车辆闲置的情况增加,二手车销售也面临瓶颈。

2016年底、2017年底、2018年底,公司的车队总规模分别为9.64万辆、10.25万辆、13.52万辆,2019年三季度末增至15.58万辆。

而车队利用率,则从2017年高峰期的66.7%,一路下降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60.2%。

2016年-2018年,公司分别处置二手车23092辆、36912辆、12596辆,2019年前三季度通过降价加大去化力度,也只消化了17153辆。

同期,公司租赁车辆折旧分别为12.58亿元、13.74亿元、14.95亿元,2019年仅前三季度就达到13.18亿元。

财务成本大幅增加

神州租车业绩连年下降背后,财务成本的侵蚀也不容忽视。

鉴于公司购买新车-出租-销售二手车的业务模式,对资金的需求量一直比较大。

上市前,公司先后获得联想控股、华平投资、赫兹租车数亿美元的投资,烧钱崛起;上市后,公司通过借款、发债等渠道多方融资。

近几年,公司业务大肆扩张,2016年-2018年车辆购置的资本开支分别为26.33亿元、44.95亿元、51.18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为35.92亿元;导致公司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底的61.21%,一路上升至2019年三季度末的67.23%。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负债总额166.24亿元。其中,银行及其他借款56.41亿元,优先票据78.01亿元,公司债券10.23亿元。

2016年-2018年,公司财务成本分别为5.91亿元、6.53亿元、7.82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飙升至7.35亿元,同比增长28%。

2018年公司业绩下滑的同时,债务压力持续增大,公司在当年财务报告中指出,2019年的首要任务是落实于未来12个月内到期债务的再融资计划。

从已知的信息来看,首要任务进展不错。2019年5月,公司完成了对现有于2020年到期且以美元计值的1.72亿美元优先票据的交换要约,将期限延长三年。另外,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偿还了2019年11月到期的银团贷款。

不过,这些财务措施并不能解决公司缺钱的现状,健康的现金流应该还是要依赖于主营业务本身。

饱受关联交易拖累

当然,神州租车告急,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车市整体疲软的背景下,神州系各大企业“一损俱损”。

陆正耀花费数年打造的人车生态圈中,神州优车和神州租车是两大核心,前者主营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后者专注于租车业务。神州优车是神主租车的第一大股东,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陆正耀。

神州租车购置的汽车除了租给终端客户外,还有相当一部分租给关联公司神州优车开展专车业务,所以神州租车从2017年开始在租赁业务中单列了车队租赁这一项。

2016年-2018年,车队租赁业务收入分别为21.26亿元、12.56亿元、8.55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降至5.20亿元,主要原因是神州专车网约车车队规模缩小。

当神州租车的汽车用于出租和跑专车一段时间之后,神州租车就把这些汽车作为二手车出售。其中,主要依靠的平台就是神州优车旗下的神州买买车。卖车的时候,顺便放点车贷,就形成了神州车闪贷的业务。

控股宝沃汽车、五龙电动车,投资小鹏汽车后,神州系的造车业务,已经成为人车生态圈的第三个核心。

鉴于上述关系,神州租车的关联交易涉及采购、租赁、销售甚至是租赁办公室等方方面面。

神州租车业绩暴降敲响了警钟,神州优车(838006.OC)更是陷入了大衰退。

直到现在,神州优车仍未披露2019年三季报(上一年的三季报于10月底披露);2019年半年报披露,该公司营业收入19.20亿元,同比下降48.98%,净利润-6.52亿元,同比下降551.28%。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