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有周期,均值回归是一种必然

万物皆有周期,均值回归是一种必然
2022年09月21日 20:45 格上理财

导读

我们虽然无法准确预测未来,但了解周期波动对投资者行为的影响,可以帮助我们感知四季更替,并采取合适的行动,比如在冬天要穿暖一点,春天出门可以带把伞,夏天不能穿太多,坚守原则,保持平和,多一点信心和耐心。

一、“这次不一样了”

“这次不一样了”,近期交流中,虽然大部分人都对未来充满信心,但也会出现这样的表述。

翻看霍华德·马克斯《周期》一书,发现他早就写道:

“这次不一样了”,这是投资世界最危险的几个字,特别是在市场价格走到历史极端估值水平时就更加危险,可是这个时候说“这次不一样”的人特别多。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说“这次不一样”,其实他们想表达的意思是,过去产生周期循环的规则和过程已经暂时中止了。

在霍华德·马克斯的另一本书《投资最重要的事》中,他描述道:

在损失面前人人都会不安,直至最后所有人都产生疑问:“也许是我错了吧?也许市场才是对的”。

随后,当人们开始想“股票跌得太厉害了,我最好在它的价格趋于零之前脱身”的时候,危险性达到了顶峰,这是一种导致股票见底的思维。

我们无法准确预知未来,不知道过热的市场将何时冷却,也不可能知道市场将何时止跌上涨,但可以通过投资者的行为推知市场处在周期中的阶段。

二、持续下跌后蕴含机遇

投资表现是一系列事件——地缘政治的、宏观经济的、公司层面的、技术的、心理的——与当前的投资组合相碰撞的结果。

风险是投资中最主要的变量。正如埃尔罗伊·迪姆森所说,风险意味着可能发生的事件多于确定发生的事件。

经济与市场周期上下波动,投资者的群体心理也呈现有规律的钟摆式波动:从乐观到悲观,从轻信到怀疑,从唯恐错失良机到害怕遭受损失,从急于买进到迫切卖出,钟摆的摆动导致人们高买低卖。

“一波下跌之后,卖出离开市场,由此不能参与后面的周期性反弹,是投资大忌。

周期的一波下跌会让你的账面出现亏损,只是账面上一时的浮亏,并不是致命的永久性亏损。

你只要能够一直持有,直到周期走到上升阶段,就能享受到大幅反弹的收益,原来账面上的亏损也能弥补回来。

但是你如果在市场跌到底部时卖出了,就是把一个周期向下波动所造成的账面浮亏变成了永久性的损失,这才是最糟糕的事。

弄懂周期,挺过周期的下跌阶段,坚持等到周期反弹阶段的到来。”

——霍华德·马克斯《周期》

霍华德·马克斯认为,任何一个具体的时间点上,人们总体看待风险的态度以及所采取的行动,对于整个投资环境来说极其重要,我们身处于这个投资环境之中,在这个时间点,看清楚整个投资环境的状况非常关键,决定了在这个时间点我们自己应该如何看待风险,以及如何据此采取行动来应对风险。

在焦虑和恐慌的时候,人们用百分之百的时间确定会不会有任何损失,其实这个时候,应该担心的反而是,可能会错失极佳的投资机会。

三、周期波动是常态

金融市场的周期波动,并不是由于物理规律或科学规律发挥作用而产生的。

在科学上,前面有因,后面就会有果,两个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是非常稳定可靠的,每次重复都有同样的结果。但在金融世界和商业世界尽管确实也有一些基本原理发挥作用,但是由此总结出来的真理,和科学上的真理有非常大的不同。

究其原因,人的决策对经济周期、企业周期、市场周期产生了巨大影响,事实上,经济、企业、市场的构成要素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交易,而人做的决策,并不是科学的。

彼得·伯恩斯坦认为,未来并不是我们能够提前知道的,但是明白这一点能够帮助我们知道错误是不可避免的、是很正常的,我们之所会出错,是因为出错是行动的特权,而任何行动都取决于完全不可预知的未来。

人们总会把情绪和性格上的弱点带进自己的经济决策和投资决策中,人们会错误地在本来不该过于兴奋的时候变得特别兴奋,又会错误地在不该过于沮丧的时候变得特别沮丧,这是因为人们容易在诸事顺遂的时候过于夸大周期上行的潜力,而又容易在诸事不顺的时候过于夸大周期下行的风险,因此人的参与会让趋势走到周期的极端。

霍华德·马克斯认为,极端的否定态度加上夸大的风险规避,可能导致价格已经低到不能再低的程度了,这个时候亏钱的风险反而是最小的,而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是相信根本没有风险。同样的说法,最安全的买入时机,通常是每个人都相信根本没有赚钱希望的时候,每个人都失去赚钱希望的时候,却是最有赚钱希望的时候。

四、均值回归普遍存在

经济和市场从来不是一条直线,过去不走直线,未来也肯定不会走直线。

均值回归普遍存在,价格有向价值回归的万有引力,整个市场的风险溢价长期围绕一个均值波动。

霍华德·马克斯认为,一种事物处于周期性波动时,大部分时间不是高于均值,就是低于均值,最终在走到极端后,又会反转向均值的方向回归,通常它都会符合这样的规律。从处于周期的极端最高点或者极端最低点,回到中心点,这一过程经常被称为“均值回归”。

周期模式通常包括两种方向相反的运作,即均值回归,从极端的最高点回归到中心点,比如复苏、反转、再次复苏等,也有均值偏离,从理性的中心点移向非理性的极端,比如上涨、下跌、再次上涨等。

这种周期模式反复出现,虽然细节会变,比如摆动的时机、时长、力量、速度,以及这些细节背后的重要原因。

合理的中心点,经常发出一种磁性般的吸引力,将其周围周期性摆动的事物,从极端拉回常态,但事物回归中心点之后,却往往不会在此停留很长时间,而是继续摆动下去。正是这股力量,让事物从一个极端摆回中心点。

比如,当涨幅过大,价格涨得太高之后,这个标的未来的回报就不够,潜在投资回报率下降,就吸引不了理性的投资者,理性的投资者会去寻找更丰美的水草。一旦趋势投资者的力量开始衰竭的时候,走势就会反转。

反过来,跌幅大了,价格低于内在价值的时候,未来的潜在回报就是非常丰厚的,就会吸引我们这样的价值投资者的介入,筹码会越来越少,股价上涨是很轻松的,下跌是不容易的,就是这么一个循环,事实上就是这么一个均值波动的过程。

均值回归不仅仅适用于行业竞争,也适合于经济、社会、行业、公司,全部都适合,是对于过往趋势的一种矫正。

五、坚持原则走过波动

“低买,高卖”是最古老最简单的投资法则,“便宜买好货”是价值投资的核心逻辑,但人们被卷入市场周期时,常常因为人性的弱点而反其道而行之。担忧是正常的情绪,我们该如何走过波动?

在霍华德·马克斯看来,既没有市场已经摆向非理性极端的公式,也没有保护不受消极情绪影响的魔法药丸。但他分享了一些经验,比如对内在价值有坚定的认识;当价格偏离价值时,坚持做该做的事;足够了解以往的周期。

首先,对内在价值有坚定的认识。

股票代表了企业的所有者的权益,从本质上来讲是无期限的,如果你对企业的判断是正确的,时间可以冲减过高的成本。

股票的价格是你付出去的,股票的价值是你得到的。

——沃伦·巴菲特

投资的一切在于,在适当的时机挑选好的公司,之后只要它们情况良好就持有它们。

——沃伦·巴菲特

在他看来,最佳选择就是基本面所反映出来的内在价值,对内在价值的准确估计是进行稳定、冷静、有利可图的投资的根本基础。内在价值包括很多方面,简单来说,就是账面现金和有形资产价值,公司或资产产生现金流的能力,以及这些东西的增值潜力。

在一个下跌的市场中获利有两个基本要素:你必须了解内在价值;同时你必须足够自信,坚定持股并不断买进,即使价格已经跌到似乎在暗示你做错了的时候;还有第三个基本要素:你必须是正确的。

其次,当价格偏离价值时,坚持做该做的事。

低于价值买进是最可靠的盈利途径,高于价值买进则很少奏效。

在理想的情况下,能够以相对低的价格买进。折价力度越大,安全边际越大。

——塞思·卡拉曼

价格和价值的关系是成功投资的关键。由于很少人对未来经济、利率、市场总量有超越群体共识的看法,因此,投资者的时间最好用在获取“可知”的知识优势上;行业、公司、证券的相关信息,对微观越关注,越有可能比别人了解得更多。

在价值坚挺、价格低于价值以及普遍消极心理的基础上买入,很有可能会取得最好的投资结果。然而,即使这样,在形势按照我们的预期发展之前,也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对我们不利。当然,“定价过低”绝不等同于“很快上涨”,在证明我们的正确性之前,我们需要足够的耐心与毅力长期坚持我们的立场。

第三,足够了解以往的周期。事物有进有退,有盛有衰。霍华德·马克斯认为,很少有事物是直线发展的,有些事情可能在开始时,进展得很快,然后却放慢了节奏;有些事情可能在开始时是慢慢恶化,然后突然急转直下。当人们对事物的发展方向满意、对未来前景乐观时,这会强烈影响到他们的行为。就如,形势良好、价格高企时,人们迫不及待地买进,把所有谨慎都抛诸脑后。随后,当周围环境一片混乱、资产廉价待沽时,人们又完全丧失了承担风险的意愿,迫不及待地卖出。永远如此。

我们虽然无法准确预测未来,但了解周期波动对投资者行为的影响,可以帮助我们感知四季更替,并采取合适的行动,比如在冬天要穿暖一点,春天出门可以带把伞,夏天不能穿太多,坚守原则,保持平和,多一点信心和耐心。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