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培训机构疯狂扩张落幕,一夜之间从天堂到地狱,还有未来吗?

教育培训机构疯狂扩张落幕,一夜之间从天堂到地狱,还有未来吗?
2021年06月20日 17:40 上林院

彷佛一夜之间,教育培训机构就从天堂掉入了地狱,整个行业都不再被人看好。连俞敏洪都要感叹“人生已经不易”。

与现在整个行业的黯淡无光相比,谁能想到前几年教育培训曾经赚钱赚到手软,一大堆教育培训公司疯狂扩张,排队上市。

疯狂扩张的黄金时期

过去一年,教培行业规模急剧扩大。2020/21财年,好未来员工增加了25643人,即使行业里规模较小的网易有道,员工也增加了3250人,增幅达到191%。

高途课堂2017年成立时,公司只有7个人,3年时间就已经发展成13000人的大公司。其中光2020年就增加了16135人,并在去年9月宣称要再招聘1万多名高校毕业生。猿辅导只是成都分公司,员工人数就超过2000人。

行业的大爆发也让教育培训公司的老板们财富大幅上涨,富豪榜中出现了一批教育培训公司创始人。

2020年的胡润富豪榜中,中公教育实控人李永新和母亲鲁忠芳第二年上榜,就以1400亿元位列第19,蝉联教育行业首富;好未来张邦鑫上升17个名次,以950亿元位列第42,财富涨幅116%。

在线教育平台跟谁学49岁的陈向东是2020年财富增长最快的企业家,财富增长了近7倍达到800亿。

股价大跌与大裁员

但没有人能想到盛宴突然戛然而止。随着政策面的变化,教育培训行业急转直下。

短短几个月时间,好未来股价由最高点的90.96美元跌到最低20.41美元,市值最多跌掉了3000亿人民币,新东方从19.97美元下跌到7.36美元,网易有道股价也已经腰斩。

高途股价的下跌最为惨烈,最高点149.05美元,近日已经跌到12.56美元,市值蒸发超过2200亿人民币。

另一边,裁员风暴已经笼罩着整个教育培训行业。

现在在微博中搜索裁员两个字,出来的一眼望去都是教育培训机构的裁员。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高途等机构都在裁员,有些业务裁撤比例甚至高达50%。

双减政策会是教育培训行业的灭顶之灾吗?

行业兴衰的转折点,在于“双减”政策。

早在今年1月,中纪委国家监委就点名批评在线教育获客成本高、行业内耗严重,并提出三个问题:企业主体是谁?资本大规模介入引发哪些问题?如何加强监管?之后多家教育机构都因为虚假宣传和价格欺诈被警告和处罚。

今年2月,教育部在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2021年要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减轻学生和家庭负担,把学生从校外学科类补习中解放出来,把家长从送学陪学中解放出来。

3月起,北京严查教培市场,要求中小学学科类、外语语言能力及与中高考高度相关的学科类培训机构,停止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

5月21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审议通过。官方新闻稿指出“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强调“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

6月15日,教育部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该司的职责是校外教育培训(含线上线下)机构设置、培训内容、培训时间、人员资质、收费监管等相关标准和制度的拟定和监督执行,组织实施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治理,指导校外教育培训综合执法。

路透社也报道称,国家计划公布比预期更严格的管制措施,整顿规模达1200亿美元的民间教育培训行业,包括对广告设限,以及试行禁止假日期间补习。即将试行的新规可能会使课后补习类公司的年收入减少多达70%至80%。

教培机构为什么会遭遇最严监管?

政策面的改变,让教育培训机构的未来陷入巨大的不确定性之中,很多之前已经成为盈利重点的业务很可能已经违法。未来收入可能大幅度减少,甚至部分公司都会面临生存危机。

那么为什么教育培训机构会遭遇最严监管?这自然和前几年教育培训行业的疯狂扩张是分不开的,一个行业突然被资本催熟,必然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各种问题,带来巨大的社会负面影响。

1、虚假宣传、价格欺诈严重

长期以来,教育培训行业中推销电话骚扰、诱导消费、虚假宣传、霸王条款、退费难等问题突出。2018年,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调研了40.1万所校外培训机构,其中有27.3万所机构存在违规,占比高达68%。

今年6月,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公布了一批校外培训机构虚假宣传、价格欺诈典型案例,对新东方、学而思、精锐教育、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等13家校外培训机构予以顶格罚款。

加上此前5月市场监管总局对作业帮、猿辅导的查处,此次重点检查中,已有15家校外培训机构获顶格罚款3650万元。

2、资本大规模介入

2020年,作业帮对外披露2轮融资总额达23.5亿美元;猿辅导对外披露3笔融资,总额超35亿美元。

据统计,2020年,中国基础教育在线行业融资额超过500亿元,这一数字超过了行业此前十年融资总和。

头部教育培训机构的融资已经动不动就十几亿美元了,这对行业产生的影响不容小觑。

资本大规模介入会引发哪些问题?想一想当年打车软件、共享单车市场的故事,资本短时间内催熟行业,导致行业乱象频出。

等到监管部门出手整顿,无疑会一地鸡毛,资本短期无序冲击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需要很久时间才能平复过来。

3、加重社会养娃焦虑,抑制生育率

第七次人口普查后,我国已经开始重视人口生育率下降的问题。而教育成本过高,也打击了年轻人的生育热情。

由于社会内卷,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导致当前课后辅导班的支出已经成为很多家庭不可承受之重。

从这个角度,国家打击校外培训,能够降低养育孩子的综合成本,也能刺激生育率反弹。

4、影响中小学正常教学秩序,挑战教育公平

以2020年7月为例,单月教育行业广告主投放费用超过20亿元,平均每天烧掉六七千万元。

一边是烧钱投放、疯狂获客,一边是需要慢下来的教育事业,教育培训机构需要回归教育的本质。

教育部曾表示,校外培训机构违背教育教学规律和素质教育要求,开展了以“应试”为目的的培训,裹挟家长被动参与,并成为普遍趋势,干扰了学校正常教育教学和招生入学秩序,加重了学生的课外负担和家庭的经济负担,社会反响十分强烈。

教育培训机构的畸形扩张,非理性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也挑战了教育公平。甚至出现了很多老师在学校课堂上不认真教学,而放学后却出现在了教育培训机构的荒唐现象。

国家对教育培训机构的整顿,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取缔这个行业。教育培训行业长远来说还是前景光明,市场空间巨大的,但短期内需要对之前疯狂扩张带来的负面问题进行反思和纠正。

由于整顿主要针对义务教育阶段培训机构,高教及职业教育行业受影响较小,而且伴随新民办教育促进法靴子落地,行业也会逐渐回归理性。

------------------------------------------

上林院:杨飞,经济学博士,高校教师,深度观察产业经济与财经事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