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盈利,正在掩盖一堆隐忧

快手盈利,正在掩盖一堆隐忧
2023年11月24日 19:59 深蓝财经

撰文 | 王鑫

随着连续三个季度盈利,号称“南抖音北快手”的快手科技,终于甩掉了“亏损之王”的帽子,但是股价至今没有明显起色。

市场隐忧背后,快手到处刷“存在感”,短视频、电商、短剧、房产交易赛道无不涉足,甚至色情引流都不乏快手的身影。然而对比来看,快手却越跑越慢了,主要赛道暗藏隐忧。

由于移动互联网领域存在比较明显的用户转移成本定律,第一梯队吃饱,留给后面的份额只会越来越少,快手还能给与高估值吗?

1

老铁们已经很给力了

智能手机的出现让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早期的快手抓住了时代红利,成为国内第一个转型做短视频的平台,创造了普通人分享日常的新潮流,快手用户之间自发形成了一种 " 老铁 " 式的特色社区关系和氛围。

老铁们是很给力的,在快手上越聚越多,一路把快手送上市,成为“短视频第一股”,快手的营收也是连年增长。

最新财报显示,快手第三季度实现总营收279.48亿元,同比增长20.8%,期内净利润21.82亿元,去年同期亏损27.12亿元;经调整净利润31.73亿元,较第二季度环比增长17.8%,而2022年同期经调整净亏损6.7亿元,快手的盈利能力大幅提升,超出市场预期。

更值得肯定的是,前三季度,快手累计收入941.83亿元,累计实现净利润27.87亿元;对应经调整净利润59.09亿元,且每个季度均实现了盈利,呈增长之势。

要知道,今年前快手都快亏成狗了,营收一路增长,但也亏的也来越多。2020和2021年,快手分别亏损了1166亿、781亿,成为《财富》中国500强的“亏损之王”,2022年又亏了137亿,三年合计亏损2084亿元。

这是什么概念呢?2022年茅台净利润627亿元,也就是说,茅台3年赚的钱加起来都不够快手填窟窿。

老铁们刷刷视频,怎么还让快手亏成了这样?原来,这是因为快手持续支出了巨额的股权激励费用,看调整回股份开支和投资公允价值变动后的净利润,也就是经调整净利润,更能反映快手在业务上的真实盈利能力。这也同时给股民们提了个醒,要注意上市公司高强度的股权激励。

接下来我们来看下快手的各项业务。三季度,快手线上营销服务营收146.9亿元,同比增长26.7%;直播收入97.2亿元,同比增长8.6%;其他服务(含电商)收入35.4亿元,同比增长36.6%。所谓线上营销服务就是广告业务,这一块依然占据快手过半收入,电商增速较快,直播有些拉胯。

财报还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快手用户规模再创新高,平均日活跃用户同比增长6.4%,达到3.87亿,平均月活跃用户同比增长9.4%,达到6.85亿,均创历史新高。同时,第三季度快手每位日活跃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到129.9分钟,用户总时长同比增长6.9%。老铁们确实给力,每天至少两个小时刷视频。

不过,尽管总体营收、利润、用户数据向好,快手的股价始终反应平平,三季报公布次日(22日),快手股价收涨不到3%,股民们有些郁闷,在股吧留言,“财报利好也不涨”,“垃圾快手”。

2021年8月,在快手股票禁售期结束后,曾经陪伴快手一路成长的诸多风投资本纷纷减持逃离,这直接映射了他们对快手未来的信心。即使今年5月,快手CEO程一笑宣布一季度 “盈利能力重大突破”、巨额回购等也无济于事。目前快手总市值2598亿港元,较2021年2月最高时已经蒸发了约1.5万亿。

2

电商已被抖音甩开一条街

市场到底在担忧什么?

动荡不定的管理层也许是一大原因。就在一个月前,曾被传为创业佳话的程宿“双剑合璧”正式解体,宿华“退位”,程一笑将董事长及CEO职务一肩挑。而更早前一点,刚刚接下董事长职务的程一笑,又将亲自带队的电商业务交棒给了其他人。

相比核心人员大洗牌,我们横向来看快手的业务发展趋势,会有更清晰的判断。

电商交易额(GMV)是快手的一个重要指标。快手对电商业务不可谓不重视,自去年9月以来,程一笑宣布亲自负责电商业务时,他指出电商业务是公司未来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也是整个快手商业生态的中心。

财报显示,三季度快手电商商品交易总额为2902亿元,同比增长30.4%。今年前三季度,快手电商商品交易总额7804.6亿元,同比增长32.56%,远超同期全国网上零售额11.6%的增速。双11大促,快手电商同样取得了较快增长。

但是与老对手抖音相比,快手还是慢太多了。据《LatePost晚点》消息,抖音电商今年1-10月商品成交总额(GMV)接近2万亿元,同比增速接近60%。同期对比,快手GMV应该还不到抖音的一半。2023年抖音电商GMV目标为2.3万亿元,全年来看,快手与抖音的差距可能进一步拉大。

面对当前电商的激烈竞争,财报电话会议上,快手CEO程一笑表示, “中国电商还没到零和博弈阶段,天花板仍会继续提升,快手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他认为,得益于快手差异化的用户属性(更集中于下沉市场),虽然该部分用户接收信息的渠道相对有限,但对于品质产品、品质生活和低价好物的追求一直存在。

但实际上,内容电商的天花板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快手开辟泛货架增长极的主要原因。随着传统货架电商与内容电商的正面交锋,二者呈现相互融合的趋势。程一笑在二季度就提到了泛货架,不同于直播间与短视频,泛货架包括推荐、商城、搜索、店铺等不同场景。到了三季度,快手泛货架整体GMV占比已近20%。但快手还是慢了抖音一步,目前抖音超过了30%占比。

随着国内电商进入剧烈变化的下半场,目前来看抖音有机会挤入“猫狗拼”第一阵营,但快手能否稳住第二阵营就要打个问号了。随着各大电商用户沉浸式体验的加深,以后转移成本越来越高、马太效应明显,这对快手的追赶极为不利。

从总营收来看,2022年抖音集团达到852亿美元,是快手的近7倍。巨大差距背后,抖音的用户数和海外版TikTok的规模都是全方位碾压快手,加之市场上不时有消息传抖音业务将单独赴港上市,如果抖音上市了,快手就更不“值钱”了。

3

多业务背后的隐忧

短视频是快手的基本盘,如今在这个战场上,除了抖音一骑绝尘外,视频号奋起直追,小红书也在跃跃欲试,快手要保住老二的位置也非易事。

在腾讯的大力扶持下,视频号借助微信的社交生态优势,商业化进程也在不断加快。QuestMobile数据显示,去年6月的时候,视频号的月活数已经达到8.13亿,超过了抖快。虽然统计口径可能不一致,但这无疑让抖音、快手都倍感压力,当然承受压力最大的自然还是快手。

对此,快手的应对也不是要坚持一条道走到底。互联网公司都喜欢“内部赛马”,快手也不例外,据了解,理想家就是快手内部100个创业项目活下来的两三个之一。

去年,快手跟随抖音杀入了房地产圈,抖音推幸福里,快手就搞理想家。今年初,快手还在北京开了个房产总结大会,对外公布旗下快手理想家2022年房产业务GTV突破100亿,引起不少媒体热议。据其宣传,截至今年3月,GMV已经突破180亿元。

快手还加码了本地生活赛道,与抖音、拼多多、小红书等一起卷入新时期的“百团大战”。目前有相当一部分人群还未被传统团购平台教育,快手瞄准了三四五线城市“消费升级”的用户人群。早在去年9月,快手原电商事业部负责人笑古接任本地生活业务负责人,本地生活也升格为与主站、商业化、电商、国际化等业务平行的一级部门。不过三季报中快手未提及该项业务进展。

此外,快手在短剧赛道上也大获丰收,三季度其星芒计划短剧招商收入环比提升超10倍。因为这类短剧爽点多、节奏快、情节反转再反转,程式化的剧情设置为制作方带来了“泼天的富贵”,吸引了不少网友“沦陷”,为其充值。

当然,快手进入的这些领域,早就有各自的山头,贝壳、安居客、美团、饿了么等等,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不成功呢?

更重要的是,一些内容乱象也极大考验着快手平台的价值观和风险管控投入力度。

三季度,快手直播业务收入同比增速再一次跌破双位数至8.6%。主要是受平台加强了对直播内容合规的监管影响,上半年快手头部主播“二驴”曾直播被绑架的现象引起公众的热议,消耗了快手的口碑,这让公司引以为戒。

今年1月和2月,快手曾接连发布了两则打击招嫖的治理公告,处理的违规账号数量多达90多万个,说是泛滥成灾也不为过。就在2月27日,据报道,有关部门将对多个平台存色情引流等被约谈限期整改,快手赫然在列。

实际上,一直以来,快手未曾摆脱“低俗、涉黄”的标签。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上,也时常有人举报快手对此“不作为”。

尽管快手一直强调对违规“零容忍”,可是这些东西却屡禁不止。快手一心想跑通商业模式的同时,是否需要对此加大打击力度?

4

结语

其实快手估值的症结很明显了,在短视频赛道,被老大拉开很大身段,而且差距越来越明显。商业化方面,电商面临巨大竞争,甚至连京东等都开始自己做直播电商。而在新布局的本地生活等赛道,快手目前也很难撼动原有巨头的优势。

快手虽然盈利了,但是不能被眼前的盈利蒙蔽双眼,忽视了背后存在的隐忧。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