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彦:大学社会责任USR正在成为普遍理念

王立彦:大学社会责任USR正在成为普遍理念
2019年12月30日 17:01 北大光华高层管理教育

本文来自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责任与社会价值中心主任王立彦在2019中国公益年会上的演讲《大学的社会责任与学者的公益观》。

伴随着“欧洲大学社会责任的可比较研究和参考框架(EU-USR)项目”推进,在欧盟国家,大学社会责任USR(university social responsibility)与企业社会责任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成为一对平行概念,并逐渐成为大学界的普遍理念。该项目对多家领先的欧盟大学落实 USR状况进行调研,尝试以上述高校为切入点,制定欧洲大学社会责任共同框架,建立大家的共同价值观,引导或规范大学的行为,实现欧洲高等教育进一步“社会责任化”的目标。这种形成中的共识,影响力正在形成和普及中。譬如在亚洲国家和地区,也已经开展“高等教育创新与大学社会责任”专题交流。

在经济社会领域,企业社会责任理念已经广为传导和接受,并落实到战略规划和营运中。香港交易所持续几年修订推广、2020年1月起将进一步强化ESG(环境、社会、公司治理)信息披露报告,成为一项准强制性信息披露内容,并形成商界企业和社会交流更加规范的模式。透过1000多家内地H股及概念股上市公司,ESG理念和行为已经延伸到内地资本市场,深圳上海证券交易所、证监会、银保监会都已经有相应的相应和规划。如今,企业不仅考虑经济效益,还注重自己在整个社会的多重角色功能。社会和民众对杰出企业的认知,已经不限于财务和经济指标,商学院的教学体系也在增加相关词条。

但是在世界范围内,比较企业社会责任CSR已经普及,大学社会责任尚且较少被谈及,USR尚未拥有如同CSR一样的关注度,也没有形成自身的完整规则。

点击图片,在线申请【北大光华·益行者】课程

我还记得1977年冬季参加刚恢复的高考,当时大学在平民心目中是何等遥远的高尚。而经济社会发展到如今,大学却似乎沦落许多,经常被作为媒体网络的嘲讽调侃对象。这很不正常。所以,倡导“大学社会责任USR”,可以说迫切需要。

从企业界的CSR报告、ESG报告,我们把话题延伸到大学社会责任USR,信息披露制度化和规范化也在成为专业话题。大学应该与其所在的公民社会有一个畅通的交流渠道,而不只是通过媒体、新闻以及自我陈述。对此,需要定制相关的规范,让大学的信息披露有规可依。当然,做这个事情需要循序渐进,存在一定难度。

放眼世界,哈佛、加州、牛津、剑桥等大学,都是大家非常熟悉和尊敬的一流大学,但我们很少谈到他们的USR。举例讲,作为一所公立大学,加州大学每年要对自己所处的加州乃至全美国发布起年度报告,包括大学管理层的职责性报告。同样,哈佛大学作为私立大学,每年都发布自己的年度责任报告,包括大学层面也有各个学院层面的独立报告。这些报告如同公司编制和发布年度报告一样,详细地记录和描述大学、学院的很多方面。

报告对象是谁呢?私立大学花捐资人的钱,公立大学花政府财政的钱,大学的运行状况和定期结果,要向出资人报告。更进一步,与企业界相同,报告不仅仅对投资人,还要向全体“利益相关者”。应该说,大学界与公民社会的交流必须有正式规范的体系和内容。我们在对企业进行评判时,将其从盈利角度拓展到社会公民角度,考量维度一定会扩展,对大学也是如此。譬如QS大学排名,眼下在中国的影响力日渐扩大。每年的QS评比中,我们很少关注到,USR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设立有“责任与社会价值中心”,职能之一就是每年编制学院社会责任价值报告。虽然还没有做到足够规范和公开,但是已经有了六年的实践探索,正在逐渐成熟。每年编制报告时会反省,作为一个独立商学院,作为一所大学的学院之一,作为北京地区乃至全国的机构公民,我们对社会有什么贡献。这样的研讨,试图逐渐能够让责任和社会价值理念引导商学院,把机构公民理念变成具体的行为规范。

最后,分享一下对“公益”概念的理解。公益这两个字究竟怎么界定,很难给出完美定义。从学术界角度、企业家角度、政府官员角度,都会有侧重面差异。讲严格说来,做好本职工作属于“尽职”,固然有公益之意,但并非社会共识的“公益”。公益一定是在本职工作之外投身于公共利益活动(内容广泛、形式多种)。在一个安定和谐的社会,所有公民都是公益的“甲方-参与者”,也都是公益的“乙方-受益者”。换句话表达:帮助别人,也就是帮助自己。

我作为财经学者,将公益大致分成三类:

其一,专业性公益:以自己的知识专长,参与社会和经济政策研究,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其二,学术性公益:致力于所在学科领域的知识创造和发展。譬如创办学术期刊和专业期刊,本质上既是知识事业,也是学术公益事业;需要具备专心于学术学问的情结,以及为他人作嫁衣的公益意识、及时和认真完成审稿编辑工作的职业精神。

其三,慈善性公益:所有公民都应当参与的普世利益活动,包括扶助贫困弱者、普及基础教育、维护公共秩序、应对自然灾害、热心环境保护等。

我们有理由相信,社会是向善发展的,USR、CSR都会成为大众理解的通用术语。当公益理念在中国社会不断地普及人心,公益在转型社会里将会发挥越来越突出的作用。

王立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会计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责任与社会价值中心主任。学术兼职:《中国会计评论》主编、《中国管理会计》主编、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审计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会计学会环境会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审计学会环境审计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职业道德委员会委员、北京审计局特聘专家。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