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入市并非绝对禁区,但会严重干扰股市市场信息

央行入市并非绝对禁区,但会严重干扰股市市场信息
2019年01月11日 11:18 盘和林

盘和林

1月8日,日本野村证券发布报告称:“在中国经济持续放缓下,企业盈利在2019年上半年的情况可能将会偏向负面,因此预期中国政府将在2019年第二季度推出更多经济刺激措施,过去在股灾期间扮演重要角色的“国家队”可能迎来新的加入者——中国央行。”

报告还称,股市走强将有助中国政府将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构成朝消费方面进行调整,中国将采取超越过往的措施去刺激股市,央行可能会发挥关键作用。

无独有偶,彭博社援引野村控股亚洲研究部负责人Jim McCafferty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可能在2019年开始购买中国国内股票,并将采取超越以往的措施来刺激股市。具体来说,政府可能会授权中国央行参与购买股票。

其实,关于央行入市的言论并不是空穴来风。2018年的股市表现确实很是凄惨,从年初的3400多点到年末失守2500点,各种言论可谓是甚嚣尘上,什么政策底、婴儿底层出不穷。而股市作为国家资本市场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此表现国家当然不能放任不管,而针对怎么管,或者说怎么快速的管,央行入市无疑是其中一个选择。

不过,就是在9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表示央行直接购买股票的理由不成立。其陈述了多条央行入市不成立的理由,第一条便指出目前中国金融体系总体稳定,央行没有必要进入股票市场。考虑到盛松成长期在央行任职,即便是已经退休,也颇有半官方的味道。

正如刚刚所提到的那样,2018年A股再遭滑铁卢,市场已经进入底部区间,下潜势头不再明显,并且经过一年的沉淀,股票市场总体上已朝着健康发展,此时央行入市不仅不会起到平抑波动,化解风险的作用,可能再次推动股市的泡沫增长。

当然,央行入市加大股价波动性,扰乱市场定价功能等问题都是源于已有事实的预测,具体运行情况如何可能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悲观。野村控股亚洲研究部负责人Jim McCafferty认为强劲的股市表现在刺激国内消费方面将比新建铁路有效得多。确实,股市作为一国经济的晴雨表,其平稳可期的上升对于激发国内投资、促进居民消费是有着不可比拟的效果。特别是在当今股市经历长期的下降,国家和社会也都盼望着能有一个经济向好的标志性事件发生,从这个角度来讲,央行入市也是有一定意义的。

但也有法律人士表示,央行入市除去利弊的权衡,还存在法律上的限制,据了解,现行《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对央行的业务作出了明确的划分:(一)要求金融机构按照规定的比例交存存款准备金;(二)确定中央银行基准利率;(三)为在中国人民银行开立帐户的金融机构办理再贴现;(四)向商业银行提供贷款;(五)在公开市场上买卖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及外汇;(六)国务院确定的其他货币政策工具。

可见,央行的业务规定里并没有股市一说,但即使有着法律的界定,如果政府经过周详的考虑后认为入市有利,那么也会扫清法律的障碍。因此,利弊实际还是首要考虑的焦点,这里有两点值得参考,一是国际上只有日本央行有入市的操作,也就是说,国际上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是不支持入市做法的;二是相关人士测算,以日本入市规模为参照,我国央行如果实行同样的做法并不会对央行资产负债表和股市造成结构性影响。这意味着央行的入市的影响将会被限制在稳定市场的作用上,弊端将不明显。 也就是说,央行入市并非绝对禁区。

虽然对比两方观点,但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央行入市的可能性基本为零,有说法指出央行参与购买ETF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即使是这点笔者也不能苟同。毕竟,央行作为监管部门,直接下场踢球不仅可能改变整体走势,也有可能形成监管的不到位,引发腐败。

更重要的,如果央行一旦采取这种方式进入股票市场,那么它对于股票市场自由、公平的价格秩序所造成的影响或许非常严重。很简单,任何一只被央行直接购买或购买ETF所影响的股票,必然会偏离本身的真实价值,导致股市市场信息模糊。

不过,央妈不直接购买股票,不代表会对救市完全袖手旁观,如今我们金融稳定发展委的机制基本建立,假如政府真的要救市的话,央妈的救市的政策工具很多,未必需要直接购买。盛松成也强调,目前央行的货币政策工具储备还很充足,并不需新的货币政策工具。因此,即使像购买ETF这种定向性强、成本低的工具,由于与股市关联性过强,还是不建议使用。

综合来看,央行入市可能性基本为零,但下一步,央行可能会充分利用其所能动用的货币政策工具以求股市的繁荣。(作者系知名经济学者、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