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突然向美元亮剑后,事情又有新突破,美元或正在收到更大警告

日本突然向美元亮剑后,事情又有新突破,美元或正在收到更大警告
2019年08月13日 22:03 BWC中文网

过去数十年间,在美元与石油强行绑定后,石油美元一直是全球多个石油国的“梦魇”,因为一旦美元发起某种金融限制,一些石油国可能会无法正常接收到海外的石油款项。例如,最近美元对伊朗经济开启的前所未有金融限制正是如此。

因此,我们看到,全球去美元化始于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石油国。截至目前,阿联酋、卡塔尔、伊拉克、安哥拉、尼日利亚这些石油国也纷纷用自己的方式去美元化。

比如,俄罗斯央行今年内年初时宣布其人民币储备增加了14倍,而美元储备降至历史新低。而伊朗在受到美元限制之前,数月前,就正式宣布将人民币列为主要外汇货币,以替代美元地位。委内瑞拉则于两年前就建立全球石油国改用人民币计价、交易、结算石油。

与此同时,这三个石油国还分别建立了基于主权和石油、以及黄金背书的加密货币系统,如委内瑞拉的石油币已经投入了使用。

不仅如此,卡塔尔去年对美元限制的土耳其进行了大规模的资金支持,并与其进行本币化结算;而伊拉克也在与伊朗的商品交易中开启了使用非美元货币的进程;非洲的安哥拉已在数月前放弃了使用多年的锚定美元;尼日利亚则在去年一季度与中国央行签订了本币互换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阿联酋和沙特已在今年1月宣布就创建一种新的加密货币进行合作。此外,阿联酋央行和中国央行早在2015年就签署了双边货币互换协议和谅解备忘录,以在阿联酋建立人民币清算中心。

这些迹象都表明,全球主要石油国或正在进入去美元化的新阶段。而用人民币替代美元和采用有主权和黄金及石油等背书的加密货币则成为两个重要的方法。事实上,不仅是石油国,近年美国经济的多个传统盟友也开启了同样的方法而去美元化。

比如,在欧洲,法国、德国和英国为伊朗制定的阻止美元限制的“Instex”系统正在取得积极进展,据俄媒报道,近期已完成了首笔交易。而德国、法国、意大利已在去年已相继将人民币列为外汇储备。德国央行一位负责人称,这是由世界经济的现实情况决定的。

在亚洲,美国经济的重要盟友-日本突然正式公开向美元亮剑。路透社称,日本正在全球主导建立一个用于加密货币支付的国际网络。显然,一旦日本发起的新支付系统得以建立,则意味着,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体系面临挑战。而在此之前,日本央行已在去年10月与中国央行签署了规模为2000亿元人民币的本币互换协议。

野村一名负责人称,美国经济无疑引发这样一种担忧,美元可能不再是主要货币了。而《日经亚洲评论》数周前报道中称,亚洲最好将大量的石油贸易向人民币和日元过渡。还需要注意的是,当美国经济在欧亚范围内的多个传统盟友都公开向美元亮剑的时候,美元则会离世界经济渐行渐远,因为这在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它的确发生了。

事情还远没有结束,近期就连美国企业巨头和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纷纷祭出去美元化的“双剑”,例如,美国互联网巨头Facebook宣布将推出一种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libra,而这一数字货币用于国际支付和资金的流动,其背书资产是全球主要的法币,以及可靠的政府债券。为此,美联储不断对美国这一科技巨头加以痛斥,认为其有取代美元的威胁。

值得注意的是,IMF总裁拉加德近期暗示该组织拟根据特别提款权机制推出一个类似比特币的全球数字货币IMF Coin,旨在取代现有世界储备货币美元。这就意味着,去美元化已经由多个石油国扩散到了美国经济的传统盟友,并进一步向美国企业巨头和国际权威机构而蔓延。

美元或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民主国防基金会报告称,美国的地缘战略对手正在部署以区块链技术为核心的加密数字货币,以帮助避免制裁和对抗美国银行的金融力量。

无独有偶,事情又有了新的突破。据媒体8月12日报道,多位专家近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表示,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将有助于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为货币投放、货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提供有益的参考,并且为经济调控提供有益的手段。

中国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称,“从2014年开始,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进行五年,现在呼之欲出。”穆长春表示,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注重M0(纸钞和硬币)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央行数字货币的设计保持了现钞的属性和主要特征,也满足了便携和匿名的需求,是替代现钞的较好工具。”

分析认为,基于人民币已成为全球前五大储备和活跃货币之一,以及原油人民币期货已成为全球前三大原油期货之一,和中国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一旦中国的数字货币得以广泛应用,美元实际地位则将面临进一步下降。

不仅如此,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一项调查显示,2015年建成运行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2018年的交易额同比上年增长8成,达到26万亿元。不久前,更是升级了人民币跨境支付王牌CIPS二期。数据显示,CIPS已为境外900余家银行法人提供服务,该系统业务范围已覆盖162个国家和地区。

与此同时,今年3月至5月,中国(内地)连续三个月减持美债,共减持207亿美元美债,目前持有1.1102万亿美元,尽管依然是美债最大的海外持有者,但持仓规模创下两年最低水平。多方分析认为,一旦大买家如同俄罗斯一样大手笔抛售美债增加黄金储备(俄近年累计抛弃了约93%的美债,并成为全球黄金最大买家),对美元和美债的冲击或将是“核”极别的。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7月底,中国连续8个月共增持了约92吨黄金,目前黄金储备约1936.50吨。而在2018年12月之前,中国黄金储备曾数月都没有变化。分析认为,这或许是美元或正在收到的更大警告,以及美元实际地位或将发生改变的新信号。

俄罗斯新消息报稍早前援引俄独立经济学家经济学家安东·沙巴诺夫认为,扮演下一个储备货币角色的,很有可能将是人民币,因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中国。(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