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等九国或绕开美元后,巴基斯坦或成正式“叫停”美元的第十国

中俄等九国或绕开美元后,巴基斯坦或成正式“叫停”美元的第十国
2019年09月10日 21:45 BWC中文网

美元就像盘旋在世界经济夜空中的一道幽灵,几十年以来凭借美联储印钞的魔力,对任何一个经济体都毫不放过,所到之处总是“一地羊毛、血流成河”,而美国经济正通过美元将高赤字风险转嫁给诸多低外储高外债高赤字的经济体,近几周以来,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印尼、印度、越南、巴基斯坦这“玻璃7国”,已经在美元指数不断上升的强周期中,陷入美元荒困境。

另一面,美国控制着国际银行和外汇系统,并主导和占据了国际金融和主要货物商品交易的份额和定价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的美元又通过对SWIFT的呼风唤雨,进而间接掌控了国际货币间的汇兑业务,换句话说,如果一旦哪个经济体不顺从美元,那么就有可能遭到SWIFT的特殊限制,导致这个国家无法正常接收海外汇款。

我们不难看出,美元对全球经济的多重桎梏,或只有打破美元垄断地位,世界经济才能够趋于某种平衡,对此,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在8月23日参加全球央行年会上敦促全球央行应联合起来创建多极化的储备货币系统,并可以用一种全球数字储备货币来取代美元,以结束美元主导,而早在今年6月,IMF前总裁拉加德已经在英格兰银行论坛上暗示该组织拟根据特别提款权机制推出一个类似比特币的全球数字货币IMF Coin,旨在取代美元。

近十多年来,这出固定的石油美元戏码已经在多个石油国家上演,比如,目前,伊朗的外汇结算和大宗商品贸易正被SWIFT限制中,正在此背景下,经常阅读BWC中文网的读者朋友都知道,截至目前,据多篇持续跟踪全球去美元化化进程的报道统计,包括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印度、越南、土耳其、伊朗、印尼等具有代表性的9个国家已经纷纷向去美元化亮剑,在商品贸易或双边货币结算中减少或抛弃美元的使用而改用其他货币。

比如,伊朗已经正式用人民币替代原来美元的位置,事实上,多年来,新兴市场国家一直在努力建立一个不依赖于美元的新金融体系,而从目前的最新消息来看,这些举措只会增加。果不其然,继中俄等9国公开亮剑去美元化后,又有二个国家或将突然“叫停”美元,再次让市场意外。

最新进展是,二周前,据一位知情消息人士向路透社称,日本也正在全球主导建立一个用于加密货币支付的国际交易网络,类似于银行间使用的SWIFT系统,并可与包括伊朗在内的全球多国在石油等经贸领域绕开美元,从而在部分商品领域实现去美元化。

以“玻璃之国”巴基斯坦经济为例,大量的进口和有限的出口让巴基斯坦外汇储备低到了危险的水平,这种情况可能会迫使该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帮助,

据巴基斯坦黎明报8月30日援引巴央行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该国家外汇总储备为156.29亿美元,虽然近二个月因经济管理政策调整外储有所上升,但自去年以来,由于不断膨胀的经常账户赤字,巴基斯坦外汇储备一直在持续下降(累计下滑近22%),截至6月,巴基斯坦经常帐赤字扩大42%至180亿美元,然而,进口偏高和出口偏低使该国目前的美元外汇储备,仅够支付三个月的进口。

今年1月,穆迪已经下调了巴基斯坦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至负面,这意味着未来有下调主权信用评级的可能,报告称:“巴基斯坦的外汇储备很低,借款总要求很高,这威胁到这个国家政府为债务再融资和为赤字融资的能力。”,华尔街日报近日援引巴基斯坦财政部消息称,巴基斯坦决定与IMF就提供财政援助开启谈判。

我们注意到,巴基斯坦曾在2008年向IMF申请76美元的救援资金。而据多家媒体此前报道,巴基斯坦申请救援资金的规模可能在120亿美元。不过,IMF的资金即使真正到位,许多分析师也并不看好巴基斯坦经济能够借助IMF的资金而脱困。

毕竟,上世纪80年代以来,巴基斯坦已经向IMF求援十数次。同时,还可以参照阿根廷经济接受IMF后的市场现状,也就是说,IMF的资金援助或治标不治本。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土耳其当局在今年7月宣布,不再打算使用IMF的贷款,关闭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页面,并称,永远不会再打开它。

事实上,巴基斯坦经济关于货币布局,也有其他准备的。据巴媒报道,该国财政部长认为求助于IMF是一种后备选择,只会在其他途径都已被探索之后才会尝试,一位财政部官员也表示,显然,我们不能将所有鸡蛋都放在IMF这个篮子里。至少出于商议目的,我们的未来计划还应包括以中国资金为基础的后备方案。

我们根据巴基斯坦财政部近一年公布的数据统计发现,在截至今年上半年的财年期间,中国以及中资银行机构共对巴基斯坦的贷款规模约达到50亿美元左右,亚洲开发银行(ADB)也在上周四(8月29日)表示,根据其国家援助战略,未来三年(2020-2024)将向巴基斯坦提供75亿美元的贷款援助,这些迹象,意味着巴基斯坦对中国金融援助和人民币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

巴基斯坦央行近期还发表声明称,中国银行和中国工行已经获准可以在巴基斯坦设立本地人民币结算和清算机制,不仅于此,巴基斯坦还正在考虑有关提案,以减少对第三方货币的需求。

我们知道,目前,中国、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印尼、马来西亚、泰国、安哥拉、尼日利亚这九国已经绕开美元,而巴基斯坦央行的上述声明则意味着巴在交易中去美元化上又更进了一步,或正成为第十个正式突然“叫停”美元的国家。

而这背后,按照Zerohedge援引摩根大通最新报告中的解释就是,当前的美国可能正在成为长期去美元化的催化剂,正是因为美国当局的一系列经济举措和举动,才使得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支付使用量受到威胁,这可能才是全球多国去美元化的真正幕后推手。

比如,欧盟打算在与伊朗的石油结算时用欧元替代美元结算等,我们就不难看出取代或绕开美元(石油美元)声音日益高涨,要知道,美国财政及美联储为获得最大的利益,大部分的美元发行量是锚定美国国债规模为基准的,换句话说,当债务不断臌胀之际,美元信用下降,而包括法国,德国等几个欧洲国家央行在去年几乎同时首次宣布要将人民币纳入他们的外储资产中就是最好的注脚。

虽然这些国家还会继续购买和持有美元,但在这个过程中却会慢慢减少对美元的使用,换句话,在全世界去美元化这一历史进程中,人民币已成为了大多数国家央行必配的资产了,事实上,正是在这些背景下,目前抛弃美元并不仅是产油国家的唯一专利了。

像巴基斯坦与东南亚的印尼、马来西亚、泰国也加入抛弃美元的行列一样,他们抛弃美元的起因并不是因为石油,我们更加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或会有更多的经济体纷纷加入“宣战”美元的队伍,并不断发展壮大,最终形成一股合力,我们认为,以上这些去美元化的举措,这将不但加速1971年美国废除布雷顿森林体系后美元格局的消亡,亦或是对1945年之后世界经济体系的重塑。(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