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或拒绝华为5G,外媒:越南火爆的经济可能正成为“牺牲品”

越南或拒绝华为5G,外媒:越南火爆的经济可能正成为“牺牲品”
2019年09月10日 22:48 BWC中文网

据越南新闻网站Nhandan在9月3日援引越南当局的讲话称,2019年越南经济将继续增长,并确认越南将能够实现今年6.6-6.8%的增长目标,理由是过去八个月的经济数据良好,比如,投资环境的进一步改善将为实现增长创造动力。同时,越南也正通过庞大的廉价劳动力而从中获利。

不过,另一面,虽然,近年来,越南经济取得了较为亮眼的指数增长,因此一度被称为亚洲经济奇迹,但经济学家却对越南经济持谨慎态度,他们表示仍将面临世界经济整体挑战带来的困难。因此,它要求政府灵活制定宏观经济政策和企业的更多努力,另据汇丰报告称,由于越南可能会在2019年底逼近该国法律规定GDP的65%的债务比例上限,因此将该国列为了东南亚最需要巩固财政的国家。

据IHS Markit在9月2日公布的最新调查显示,越南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8月份为51.4,相较7月份的52.6出现明显下降,表明商业环境总体改善较弱,比如,公共投资缓慢,农业陷入困境以及交通基础设施薄弱等。

事实上,越南仍然是一个低收入的国家,目前的一大特点是,债务高企,严重依赖外资,靠低端制造业支撑经济,同时,越南也面临着一些问题,例如经济制度转型缓慢,加工价值低,劳动生产率低以及教育方面的限制,其次,越南的劳动力成本很快将赶上中国三四线城市,而投资建厂的投入,则需要很多年才回本分析认为,在世界经济不确定性风险不断加大,以及信息智能化时代,越南经济上述模式的可持续性并不强,而这背后,正是当前世界金融市场正在进行货币吸筹的竞赛,所以一旦外部资金流入速度放缓就会成倍地放大全球环境对其的影响。

美国彭博社的分析也指出,眼下,越南高企的公共债务水平影响了越南提振支出的能力。另外,越南也一直需要外部资金来帮助弥补其预算赤字,据越南央行最新数据,越南外汇储备仅为635亿美元,但据《西贡经济时报》报道,越南债务总额已逾1250亿美元,而从最近6年越南债务的百分比数据可以看出,越南的债务总额一直在不断飙升,我们查询越南国家财政决算历年审计报告发现,最近6年越南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分别是(参考下图)。

据越南规划和投资部发布的新报告称,到2019年底,该国的公共债务可能达到GDP的63.92%,即1510亿美元(这一比例是IMF和世界银行公认的警戒值),对此,越南最畅销的报纸Vnexpress稍早前援引财政部经济学家的警告称,主要原因是超支,近年来越南外债不断上升正在影响其信誉,并使借贷更加艰难。如果这种趋势持续存在,越南将不得不面临低债务可持续性的风险,这意味着该国无法在不要求减免债务的情况下履行其债务义务。

事实上,长期以来,越南的银行业一直受到一系列系统性问题的困扰,其中包括许多银行家的入狱,监管不力和国家干预过度,这在美元货币政策松紧切换和全球经济风险加剧的情况下变得更加明显。

正基于此,一些国际资本或已发现经济隐患的苗头,这个隐忧就是越南亮丽的经济指数是在庞大的美元债务赤字上堆积起来的,换言之,如果美元对越南的经济和金融市场也如同对待土耳其那样限制的方式,并采取某种行动这无异于釜底抽薪,届时,经济或将脆弱得不堪一击。

而过去数年来,一些低外储、高外债,过于依赖美元贷款的市场都不断上演着经济上的被动困局,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解释称,尽管越南近年取得了较为亮眼的指数增长,但其高企的债务赤字也在不断膨胀,或将成为新“玻璃7国”,比较类似于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印尼、印度、马来西亚这六国。

而这背后,要知道,在强势美元指数周期内,美国很有可能将万亿美元赤字风险轻松转嫁给它们,BWC中文网多次强调,根源在于美元指数上升造成美元持续回流及一些国家自身“三高”的经济特点造成的,这时,只要全球经济环境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在市场上引发国际资本抛售,甚至是外资流入下降、融资成本快速上升进而波及经济指标,最终形成金融市场踩踏的循环过程中。

而根据彭博社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除了土耳其和阿根廷外,目前还有七个国家或也正面临着美元荒的挑战,这七个国家是:黎巴嫩、厄瓜多尔、乌克兰、埃及、巴林、巴基斯坦和尼日利亚,由于这些市场本国实际的美元积蓄少之又少,美元指数走升前后的过程中,美元资本纷纷撤离,最终这些市场则会不断上演流动性停滞的困顿景象。

自美联储7月底降息以来,美元指数非但没有遭到削弱,反而更加强势,截止9月4日 ,美元指数突破99关口创2017年5月来新高,因为,降息理论上意味着美元贬值,但目前,外汇融资市场的美元荒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变得更趋紧,Libor-OIS息差已经呈现收紧趋势,这在最近几月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的背景下得到了印证,本月早些时候,美元贸易加权指数创下历史新高,超过了2002年的峰值。

这代表着美元市场短期流动性趋紧,意味着借入美元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美元融资成本贵及流动性紧张再次开始在美联储降息的背景下呈现出来,且可能会持续下去,这对于正在痛苦应对美元指数上涨的新兴市场中一些外储薄弱、财政赤字高企的国家带来了不利影响,因这些国家的企业和政府依赖外国资金实现增长。

比如,近日面对引发美元外流和金融市场动荡的信心危机,阿根廷不得不实施资本管制,这是其为阻止外汇储备被耗尽而采取的最新行动,并带动新西兰、巴西、土耳其等市场的货币走低。

这些结构性赤字高企、高通胀及高负债的脆弱市场,历史上每次强势美元周期总会引发经济和金融市场危机,不过,现在的市场数据情况看起来似乎更加糟糕和隐蔽,对此,路透社在三周前称,多年来火热的越南经济或也正在成为美联储变化莫测货币政策的“牺牲品”,不仅于此,越南主要的移动运营商也将华为排除在它们的5G计划之外,据外媒近日称,该国已经在寻求成本更高的爱立信和诺基亚进行5G合作,而不是华为,尽管它的经济依赖中国企业对其自然资源的需求。

而这背后的信息是,正是因为,越南大量依赖外国投资和出口,所以一旦资金流入放缓、世界经济或越南本国经济环境出现问题,那么,越南就会成倍地放大外部环境的影响,比如,在越南98%的企业是中小企业,他们很小,且没有足够多的资金支撑发展。(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