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为石油喋喋不休之际,外媒:中国或做到了俄和迪拜没做成的事

世界为石油喋喋不休之际,外媒:中国或做到了俄和迪拜没做成的事
2019年11月14日 15:39 BWC中文网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0月公布的最新全球外汇储备报告数据显示,截止7月,美元的国际储备份额从2017年第三季度开始已跌至五年来的最低水平,所占份额不到62%,我们注意到,这种情况在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后非常罕见,而人民币资产占比却升至1.93%,创2016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016年,人民币与美元,日元,欧元和英镑一起被纳入IMF特别提款权(SDR)篮子,此举使人民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

是的,这在美元指数近一年以来持续走强的背景下,而这种自相矛盾的事发生的背后,是美元作为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已经出现了问题,被各地人们信任的标签正慢慢在去美元化的趋势中揭去,而这背后正是美国过多把美元当作金融制裁的工具,对此,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认为,可以肯定地说,每一种世界主要储备货币的统治都必须在某个时间点结束,美元也是如此。

美元购买力持续崩溃,数据由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提供

但是,我们也多次强调,这个过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可能会持续数十年。正如下图我们所整理出来的数据所示,美元取代英镑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这个过程开始于1914年,而直到30年后,在1944年举行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上,美元才完全取代英镑。

而目前美元背后的机制众所周知,石油美元一词就是很好的说明,对此,《货币战争》一书作者詹姆斯瑞卡兹为我们做了最好的解释,他称,自从1974年尼克松停止了美元的黄金兑换功能后,则意味着沙特因石油出口收获的大把美元无法再以直接与美国财政部担保的价格兑换成黄金。由此,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开始破裂。

而正是在这种困境下,基辛格和时任美财长威廉·西蒙与沙特制定了一个不那么正式的协议,其目的是为进一步支撑美元在全球的地位,美国迫使全球各国接受美元,这一“协议”背后,是一种不那么微妙的威胁——美元“占领”沙特的石油。

而美国正是通过石油-美元-美债这个完美的闭环进一步支撑了美元的使用量及在其脱离金本位后的世界主要储备货币地位,40多年以来,全球交易者一直在按”要买石油就需要美元“这一原则进行,它允许美国可以通过无节制的印钞来奢侈地购买石油,然而,其它石油交易国必须支付汇率兑换费用才能获得美元,且受制于美元储备,因此,石油美元人为的制造了市场对美元的额外需求,并进一步稳定了美元的价值,并保证其使用份额,这对主权货币至关重要。

所以,这就进一步解释了石油美元就是美元的核心根基,另外一个好处是转嫁每年近万亿美元赤字风险,而向需要购买石油的国家出口美元正是降低其通胀率的原因之一。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元的核心就是美债,而石油美元就成了美债的根基,更是美元的载体,近半个世纪以来,全世界的原油进出品国都在按照这一原则进行,“没有美元就没有石油”,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现在,但现在,45年过去了,世界货币轮回史似乎又在重演,不管美国多么希望能够维持美元的现状,但历史证明最终光芒总会慢慢消退。

那就是次贷危机后,美元信用不断下降,同时,包括德国、法国、匈牙利、意大利、荷兰、土耳其等多国也发起了运回存在美国黄金的行动,与此同时,恢复金本位和去美元化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比如,近日有美国议员提交法案恢复美元金本位制就是最好的注脚,不仅于此,上周,荷兰央行也在其网站上发表的报告暗示了“如果货币系统崩溃,黄金储备可以作为再次建立的基础。”,似乎正在同意金本位制,这相当惊人,因为这是一个提供货币负利率抵押贷款的西方央行发出的声音,对此,Zerohedge近日称,因中俄等多国的这些举动,45年前美元失控的困境或将再次重演。

这些举动包括,中国允许接受人民币原油期货作为结算,接下去,按路透社的报道就是,中国买家或也将用人民币从俄罗斯、安哥拉等国结算石油,这都意味着削弱了石油美元的作用,不仅于此,俄罗斯目前正以清仓式的速度在减持美债,更可能会放弃使用美元结算石油,甚至日经亚洲评论也称,亚洲市场应将原油贸易结算向人民币和日元过渡,正是在这些背景下,伊朗已经不再使用美元作为外汇货币,而倾向于使用人民币和欧元,并把人民币列为主要的外汇货币,以取代原来美元的位置。

据盛宝银行的最新预测,目前,越来越多的产油国或国际交易者已经非常乐意以人民币的形式进行交易结算,因中国维持了人民币的高价值,这些石油出口国家的外汇储备管理人员料也希望增加人民币储备,同时,减少了美元储备。

这意味着在美元价值下降和美元滥用金融工具的市场环境下,他们不需要有大量的美元储备来购买,同时,他们也不需要支付汇率差异来购买石油,这将给美国经济带来无法估量的后果,因为,美元地位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

当然,更长远的意义还在于,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为我们做了最好的解释,该外媒称,主导全球能源市场接近半个世纪的石油美元可能会慢慢陨落,维护美元几十年地位的体系也正在逐渐瓦解中,但不会消失,因为,对石油货币来说,这不是零和博弈,并将与多种石油货币共存,但石油人民币依然任重道远,最后或将建立一种全新的区域性石油交易秩序。

这在Zerohedge看来,作为美元根基的石油美元也自2013年后出现首次下降,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正在打破以美元定价石油的格局,事实上,中国一家炼油巨头已签署了以人民币计价的中东原油协议,并且计划签署更多此类合约。

不仅于此,目前除亚洲交易时段外,夜盘时段也已正式对外发布原油期货价格指数,这将标志着石油人民币在产品创新、加速国际化上又迈出新的重大一步,这也意味着美国交易员也终于要开始紧盯人民币原油期货的夜盘了。

据上交所10月15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9月底,原油期货累计开户超过8.7万个,40多个国际中介机构,按单边统计,日交易均成交量超过14.9万手,日均成交金额超过691.6亿元,这些国外投资者主要来自新加坡,英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瑞士、塞浦路斯等,并创下纪录使得中国成为全球最活跃的原油期货交易市场和跃升为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市场。

据路透社称,人民币原油的国际市场占有率已达6%,在推出一年多的时间,其表现已好于以美元计价的布伦特原油,后者在1988年首次推出那年从占主导地位的WTI手中才占得3.1%的份额,仅用了很短时间就迅速跻身世界石油交易所前三之列,人民币原油期货做成石油美元没做到的事,最新的成交量更是迪拜的49倍。

该外媒直言不讳的称,不论是俄罗斯还是迪拜,此前对石油美元发起的挑战都失败了,但中国成功做到了迄今为止别人徒劳尝试的事情,而这更意味着,人民币正在扩大对亚洲市场原油的定价能力,而一个新的石油货币体系是否有国外投资者的积极参与,则体现了定价能力。

而就当市场还在为全球原油产量和油价喋喋不休之际,俄卫星通讯社援引摩根大通期货首席执行官Rochelle Wei的分析进一步表示,随着中国继续开放期货市场并推出新品种,人民币期货市场将在世界市场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将会有更多海外投资者加入。

而以上正在持续发生的事除了使得美债和美元在全球金融市场中的作用和份额继续下降外,对美债经济和石油美元来说,也有可能是让美元感到措手不及的,换言之,货币流动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经济繁荣,同时,货币更是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经济信用,而美国高企的债务问题始终是压在美元身上的阴影,只不过现在没有发作而已。(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