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开出540家首店,北京“品牌引力”持续提升

前三季度开出540家首店,北京“品牌引力”持续提升
2019年12月03日 21:40 北京商报

全文共2090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首店”成为了北京各大商圈商业项目招商的优先“选项”。近日,在2019年度(第十三届)北京商业高峰论坛上,北京市商务局副局长孙尧表示,前三季度有540家首店落户北京。随着越来越多的“首店”落地,北京消费市场愈发国际化、品质化。在业内专家看来,北京蕴藏巨大的消费潜力。与此同时,北京的商业地产发达,商业零售地产数量和质量都具有优势,这为品牌发展带去了更多机遇。

意大利包袋品牌Valextra在三里屯太古里开设的北京首家旗舰店

01

首店聚集

北京鼓励发展“首店经济”,为商业项目发展注入活力。孙尧发布数据显示,前三季度,有540家首店落户北京。其中,北京首店318家,华北首店102家,中国首店104家,亚太首店12家,全球首店8家。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在“首店”落地北京市场时,也在结合当下消费新趋势,在店内植入体验、科技感,为北京市场“量体裁衣”。据了解,星巴克在北京金融街商圈开出全球首家啡快概念店,啡快门店包含了“在线点,到店取”的啡快服务、专星送外送服务和到店体验三大服务功能。丹麦珠宝品牌Pandora全球首家PandoraCafé在王府中環开业。与普通的Pandora专卖店相比,PandoraCafé不仅有产品销售区,消费者还可以在门店而成品尝甜品、喝咖啡。

丹麦知名珠宝品牌Pandora全球首家Pandora Café在王府中環开业

另外,美国玩具店品牌F.A.O Schwarz正式入驻中国市场,在北京国贸商城北区开出亚洲首家精品玩具旗舰店,这是该品牌在北美市场以外开拓的第一家旗舰店。

值得注意的是,越来越多的品牌在其他城市试水中国市场后,正式进军北京市场。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DIOR品牌全新概念店于近日开店。门店内集合了男装、女装、包品、饰品等各类产品。

睿意德发布《2019中国首店经济研究报告》中指出,“首店经济”是指一个区域利用特有的资源优势,吸引国内外品牌在区域首次开设门店,如全球首店、亚洲首店、中国首店、区域首店等;又或者是,已入驻的品牌采取先进经营模式创新发展形成的新店,如新物种店、概念店、体验店等,使品牌价值与区域资源实现最优耦合,以及由此对该区域经济发展产生积极影响的一种经营形态。

实际上,“首店”也是成为北京各大商圈商业项目招商的优先“选项”。近几年来,北京首家喜茶店、维密美妆店、肯德基轻食餐厅以及华北地区首家LadyM均在朝阳大悦城开业。王府井商圈近来引入了乐高全球旗舰店、NBA全球旗舰店等。

02

政策助力

在业内人士看来,“首店经济”表明了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国际品牌进入市场,也意味着产生较大的消费影响力。北京市在今年发布了一份政策“礼包”——《关于鼓励发展商业品牌首店的若干措施》(以下简称《措施》)。

《措施》中提到,北京助力建设国际品牌“引进来”和本土品牌“走出去”的连接中枢,激发时尚消费、品牌消费,持续推进国际消费枢纽城市建设进程。

《措施》从行政审批、选址、资金等方面对进驻北京的“首店”品牌予以帮助。《措施》指出,商务部门会同相关部门建立联席会议机制,对品牌首店入驻和开业进程中所涉及的规划、建设、通关、消防、质量检测、食品经营、市政市容等行政审批事项进行会商,开启“绿色通道”,缩短办理时限,加快开业进程。对有选址需求的亚洲首店、中国(内地)首店、北京首店国际品牌(不含港澳台)所属企业或授权代理商,由商务部门进行选址指导或对接商业设施产权人。优先支持品牌首店入驻王府井、西单、三里屯、回(龙观)天(通苑)、北京城市副中心等商圈。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市对具备国际影响力、符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且为首都经济增长做出突出贡献的国际品牌,优先为其所属企业符合条件的高管人员落户北京、办理工作居住证及子女在京入学等提供支持和保障。对于在京开设亚洲首店、中国(内地)首店、北京首店、旗舰店的国际品牌(不含港澳台)授权代理商,商家在海外版权代理费、租金和装修费用超过100万元的,北京市会给予一定资金支持。

孙尧介绍称,北京开启首店服务“绿色通道”、搭建平台助力品牌选址推广、提升国际品牌高端人才服务保障水平、打造国际品牌展示载体、加大资金支持提升品牌引进效率。2020年,将进行项目征集和评选,对国内外一线商业品牌首店入驻北京给予鼓励。

03

消费回流

随着国际品牌落地,北京将加快向时尚消费城市转型,并促进消费回流。据咨询公司贝恩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消费者在国内的奢侈品消费已达1700亿元人民币,内地消费比例已提升到27%,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50%。此外国内高端消费群体呈现低龄化趋势,高端消费回流国内,正在慢慢变成现实。高端消费的回流,直接受益的就是国内的高端购物中心。

要客研究院院长周婷表示,北京作为北方地区的消费中心,高净值客户群体数量巨大,这其中蕴藏巨大的消费潜力。北京的商业地产十分发达,在商业地产在探索线上线下渠道融合发展时,新渠道需要品牌来吸引流量,这也为品牌发展带去了更多机遇。

有品牌商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认为北京的消费能力强,并且可以辐射周边城市消费。北京具有历史底蕴,汇集了众多资源,在商业流通中,北京对品牌传播的优势也逐渐显现。

另外,商业领域专家洪涛认为,北京能够吸引商业、国际高端品牌进入市场,这对商务部门的管理、服务提出更好的要求。“首店经济”发展、繁荣,得益于北京的营商环境不断优化。在外界看来,这似乎是印度政府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国有企业民营化计划,而其目标则是为了筹资以削减财政赤字、吸引外资并提振经济成长。财政赤字堪称印度心病,莫迪一次又一次的大笔“撒钱”更加剧了印度的赤字状况,如今印度政府出售国有资产无外乎“偿债”,用以平衡此前实施财政刺激的政策费用。

但有市场分析机构指出,按照印度财政部此前的预算,2019—20财年印度的财政赤字将为7.04万亿卢比,如果仅仅考虑企业税削减所需的1.45万亿卢比,假设政府收入和支出的所有组成部分保持不变,财政赤字将被推高至8.48万亿卢比,据了解,8.48万亿卢比的财政赤字相当于印度GDP的3.97%。

种种困难之下,莫迪要想实现自己的5万美元经济体目标,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有挑战,但能实现”,这是莫迪自己对5万亿美元目标的看法。但彭博社为莫迪算了一笔账,按照彭博社的说法,如果印度希望实现5万亿美元经济体的目标,印度经济需要以9%-10%的速度持续增长。这对于经济增速日益放缓的印度来说,可能不是“有挑战,但能实现”的程度了。

对于印度经济增速的下滑,刘小雪认为,这更多的是一种周期性的问题。对印度来说,经济长期增长的潜在基数仍旧存在,短期内更多是周期因素的影响,这种下滑不是突然性的,而是一种波动性的下滑。但从长期来看,印度自身也存在一些经济结构性的问题,比如国际收支脆弱,制造业缺乏竞争力,需要大量进口,导致经常账户赤字,且国际经济的动荡导致国际资本市场不确定性增高,进一步波及印度经济。从国内角度看,消费主导经济的印度却出现了消费下滑的状况,这又与印度金融机构过度发展有关,去年开始非银行金融机构爆仓,债务出现问题,资不抵债,导致消费跟着下滑。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