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丨嘉联支付因拖欠分润、业务违规领巨额罚单,层层外包下合规顽疾何解

调查丨嘉联支付因拖欠分润、业务违规领巨额罚单,层层外包下合规顽疾何解
2021年04月08日 23:03 北京商报

拖欠分润、业绩承压、不当推销……第三方支付机构嘉联支付近期频频传来坏消息。根据4月7日新国都公布的财报,嘉联支付营收17.04亿元,净利润1.66亿元,较2019年同期双双下滑。另从其展业和罚单情况来看,收单层层外包、商户风控不严,亦折射了开店宝支付的合规隐忧。此外,北京商报记者独家了解到,嘉联支付目前已拖欠代理分润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金额至少已达十余万,后续,这一系列问题何解,仍待嘉联支付给出答案。

拖欠分润长达一年半

为嘉联支付线下推广POS机的代理们,因为分润迟迟不到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已经一年多了,从一年前后台系统提示的‘待审核’,到现在的‘已挂账’,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有拿到过代理分润。”4月8日,嘉联支付广东地区一代理李明(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于2018年11月通过挂靠的方式成为了嘉联支付代理商,主要任务是线下推销POS机,只要有客户使用就会有分润,满五百就能提现。

根据李明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后台提现数据,在2019年8月前,嘉联支付分润还能正常提现,每个月分润在几百元至数千元不等。但在2019年8月之后,他所申请的提现记录均显示为“待审核”,而最近一期提现记录是在2021年3月,提现金额6418元,尽管显示为“已挂账”,但却迟迟未提现成功。截至目前,李明在嘉联支付平台涉及的分润拖欠金额,已累计两万余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据李明所述,目前和他一样在同一家一级代理商旗下挂靠的还有很多代理,分润拖欠金额共达十万余元。

当北京商报记者问及一级代理商公司名称,是否进行收单外包备案时,李明说道,具体操作是一级代理和嘉联支付签订的协议,且一级代理也是个人,并未有具体公司名称,至于是否有外包资质,更是不得而知。

目前,在黑猫投诉、百度贴吧等平台上,关于嘉联支付拖欠分润的投诉屡见不鲜。北京商报记者从嘉联支付陕西区一代理处得知,他同样是挂靠在嘉联支付一级代理下展业,但同样已经有数月未拿到过分润,至今还在挂账,多次致电客服,也未曾受理解决,且上级失联,处于无法取得联系的状态。

针对此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试图多渠道联系嘉联支付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未收到进一步回应。不过,记者注意到,嘉联支付在黑猫投诉平台回应称,“因个人代理与我司未签署合作协议或直接建立合作关系,其所述事宜为您与他人的经济纠纷,我司无法直接为其发放分润”。

一资深分析人士称,陷入分润拖欠风波的嘉联支付,其根源还是来自展业的不规范。早在2020年5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就曾强调,各收单机构应当完善机构的收单业务外包管理制度,强化自身作为收单业务主体的管理责任,自主完成特约商户资质审核、受理协议签订、收单业务交易处理、资金结算、风险监测、受理终端主密钥生成和管理、差错和争议处理等业务活动。同时,收单机构应加强外包业务管理,选择符合一定专业背景和内部治理水平的外包机构,禁止外包机构转让、转包业务,并通过定期现场检查等方式控制外包业务风险。

此后的2020年8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要求从事收单外包服务的机构在备案后才能够进行服务。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从多位为嘉联支付铺设POS的代理处得知,在层层代理、多级分销下,嘉联支付对代理商、代理商对旗下代理的准入及交易管控并不严格,仅需缴纳一定机器押金、填写相关信息即可挂靠,展业过程中,代理也不需要对商户进行审核、不需要签署合同,对于资金结算、风险监测等,更是无从谈起。

前述资深人士指出,支付公司将收单业务转交给代理商,不管是对客户还是特约商户,若在合作时审核不严,难免会有犯罪分子组建或虚构商户甚至盗用他人身份等方式进入系统,行一些犯罪违法之事。

业务违规领巨额罚单

因展业不合规,嘉联支付已在2020年下半年多次尝到罚单苦果。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9月,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官网公布,嘉联支付因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被处以941万元罚款。

公开信息显示,嘉联支付是拥有全国性银行卡收单业务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收单业务遍及全国337个城市,年交易额近6000亿元。2017年,嘉联支付被A股上市公司新国都正式收购。

针对该次被罚事件,新国都2020年9月曾公告回应称,嘉联支付将按时足额缴纳罚款,对于上述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嘉联支付已按要求完成相关整改措施,本次行政处罚未影响嘉联支付的正常生产经营,本次处罚金额将计入2020年当期损益,不会对公司及嘉联支付经营业绩造成重大影响。

不过,嘉联支付很快又被开了罚单。2020年10月,嘉联支付再次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规定,被央行济南分行给予警告,并处以24万元罚款。

2021年4月7日,新国都在财报中披露,嘉联支付已按时足额缴纳罚款,针对前述处罚问题,嘉联支付已制定了专项工作方案,该方案对客户身份尽职调查、客户风险评级、风险控制措施、系统功能管理等方面提出了更明确的优化意见,并强调专人专岗、责任到人的工作机制。嘉联支付已按要求完成相关整改措施,并向央行汇报了整改情况。

尽管自称罚单对业绩不会造成重大影响,但从财报来看,2020年嘉联支付净利润数据并不如意。数据显示,2020年嘉联支付实现营收17.04亿元,相较2019年17.35亿元同比下降1.79%,净利润1.66亿元,相较2019年的2.44亿元,同比下降32.97%。

针对业绩下滑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同样向嘉联支付方面发去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新国都在财报中披露称,截至2020年底,嘉联支付全国分公司员工总人数增至499人,报告期内,嘉联支付全年累计处理交易流水约1.22万亿元,同比增长12.78%;营业收入同比上年略有下降约1.79%,主要是由于受疫情影响以及手续费补贴等减免活动。

在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看来,嘉联支付净利润下降,一方面是受到疫情的影响,以及机构在线下加大了对商户的补贴,另一方面也离不开2020年嘉联支付近千万元罚单的拖累。

金融科技专家苏筱芮则表示,嘉联支付业绩下滑是第三方支付行业产生分化表现的一个缩影,一方面,疫情等黑天鹅因素影响使线下收单业务产生缩量;另一方面,品牌声誉的下滑也会使其业务遭到拖累。

亟待加强合规建设

事实上,除了拖欠分润、收单违规、反洗钱不力等问题外,还有多位消费者频频投诉嘉联支付业务员欺蛮营销不退押金,或冒充银行工作人员办理信用卡推销POS机等情况,对此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尝试向嘉联支付求证,但同样未获得回应。

在分析人士看来,嘉联支付后续展业,仍有多个难题待解。

正如苏筱芮指出,多个迹象表明嘉联支付的管理机制存在缺陷,在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方面尚不到位。业务员不当推销侵害消费者权益,既能够说明嘉联支付的合规工作存有疏漏,也会影响市场信心与公司口碑,并不利于公司的长期发展。

王蓬博则称,嘉联支付在业务合规上存在的问题实际上也是目前收单行业存在的通病,主要表现在合规制度不完善、特约商户落实不到位以及风控水平薄弱等,其中,商户身份识别、移动POS机布放、收单交易信息识别发送等,都是线下收单机构经常存在的重点问题。在王蓬博看来,嘉联支付后续需加强展业合规建设。

苏筱芮则进一步建议,嘉联支付应当以合规为本,从源头建立起完善的管理制度、强化内控管理,对照监管开出的罚单查漏补缺,认真倾听与处理金融消费者的各类诉求,对于业务员、代理商等实施明确的奖惩机制。

记者丨岳品瑜 刘四红

编辑丨张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