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混改地方突围

国企混改地方突围
2019年09月24日 01:04 北京商报

从工资总额管理到授权放权,从央企兼并重组到地方混改加速,2019年,国企改革持续向纵深推进。今年7月,上海、深圳“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试验”和沈阳国资国企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专项工作(以下简称“综改试验”)正式启动。近两个月来,三地综改试验新举措不断。深圳、上海实施方案相继出台,沈阳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代表,也将于近期召开动员会发布实施方案。

“一些大型国企央企块头大、影响大,船大不好调头,而地方国企船小好调头。因此地方国企走在了前面,稳健向前推进。”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称。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则表示,2019年伴随2万亿减税降费持续落地,减税后财政压力倒逼下半年国企改革实质落地进度进入“雨点大”阶段。

老工业基地的市场化新路

在经历混改重组4个月后,一年前宣告破产的北方重工接到了9亿多的海内外订单,正式宣告昔日重型机械龙头企业的归来。

这家位于沈阳的地方国企今年4月底完成司法重整和混合所有制改革。辽宁方大集团出资15亿元,持有北方重工42%股权,成为北方重工实际控制人。

在混改过程中,北方重工全面引入方大集团灵活高效、完全市场化的体制机制,有效解决了企业的历史包袱和巨额债务风险,先后出台了130余项规章制度,推出“无门槛”竞聘、全员销售、全员清欠等新举措。今年上半年,北方重工特钢事业部对外承揽稳步推进,利润指标大幅增加,截至目前,实现收入2.87亿元,实现利润541万元,完成全年目标的541%。

北方重工的混改是沈阳国资国企综合改革的一个样本。沈阳国资委在《关于加速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升核心竞争力促进东北振兴提案(第0544号)的答复》中提到,截至2018年底,沈阳全市共有333户国有企业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占全部适合混改企业的54.8%。

今年7月,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三地国企综改试验,沈阳作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代表入选,旨在进一步提升国有经济活力、控制力和抗风险能力,坚持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全面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充分激发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活力。

“市场化是国企改革的一个主流方向,包括股东的多元化、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等。”CEI中国企业研究所秘书长唐大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虽然三者在具体实施方面各有侧重,但其核心都是在于以市场化为导向。沈阳国企在前期的改革中市场化程度不及沪深,因此转型升级的任务更重。

沈阳市国资委披露的信息显示,沈阳在改革工作方案中明确提出要“全面实行经理层市场化选聘和任期制、契约化管理”。据了解,目前,沈阳副食集团、沈阳盛京能源发展集团等10户市属国有企业的17个经理层成员岗位已开始市场化选聘。接下来将会在全部市属25户国有企业中展开。

沈阳市深化国资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市长姜有为此前提到,下一步工作重点主要在推进母公司层面混合所有制改革,完善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扩大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授权经营企业范围,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加大风险管控力度等几个方面。

三地综改试验各有侧重

“从具体来看,沈阳作为老工业基地,以原料产业、重工业、化工业、原材料等产业为主,转型升级任务更重。上海作为改革的重镇,国企数量较多,分量比较重,上海国资委的改革主动性强,走在前列。它的综改以实体经济为主,发挥引领作用;深圳也走在改革前列,且国企功能分类更加清楚,很多都是属于社会公益事业为主,且国企民企同时存在,新兴产业方面步伐更大。”李锦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

目前,《上海市开展区域性国资国企综合改革试验的实施方案》已经正式公布。其中,扩大员工持股试点范围、上市公司股权激励是上海方案的主要亮点。

9月19日,上海市国资委党委副书记肖文高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要扩大员工持股试点,突破户数、企业层级、单一员工持股比例、与所在企业集团交易比例等‘四个限制’。按照国家的133号文,上海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试点工作积极推进,目前共推进了9户,涉及到8个企业集团”。

而在深圳,“上市公司+”战略则成为重要依托,即凭借国内外多层次资本市场,创造条件实现集团公司整体上市,加大市场化并购上市公司力度,推动国有资产向上市公司集中。

今年2月,“深粮集团”与“深深宝”重组更名为“深粮控股”,其开市仪式在深交所举行。此次资产重组历时超过14个月,成为“地方粮食企业整体上市第一股”,也大幅提升了上市公司盈利水平,有效提升了深圳市属国资的影响力。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许保利认为,上市公司是现代企业制度最具代表性的企业组织形式,是一种有效率、有竞争力的企业制度安排,上市公司群体中仍是优质企业占据大多数。一方面,上市公司资产质量相对较高。此外,上市公司需要遵守严格的信息披露要求,有助于促进企业加强管理、杜绝造假、防止腐败。因此,深圳将上市公司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制度安排,是一种好的选择。

央地经验共同发力

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日前透露,混改已经成为国企改革重要突破口。目前有2/3的中央企业引进了各类社会资本,半数以上的国有资本集中在公众化的上市公司,各省区市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达到49%。混改企业正在推进市场化选人用人、完善激励约束机制,2013-2018年实施混改的央企子企业中,混改后实现利润增长的企业超过七成。

而此次区域性综改试验将打破之前的“属地”政策管理原则,不仅是所属深圳、上海、沈阳的地方国有企业可以享受综改试验政策,驻三地的中央企业以及其他地区的国有企业也可以根据综合改革需要,参照执行相关政策。

从辐射的区域来看,上海、深圳以及沈阳三地分别对应长三角、珠三角以及东北三省,符合“以点带面”的区域发展规律,有很强的辐射效果。

在李锦看来,三地试验带来的经验也各不相同。“上海将会在国资监管、现代企业制度、公司治理方面提供经验;深圳会在上市公司、新兴产业,包括员工持股等方面产生经验;而沈阳主要聚集传统技术型老工业转型升级,在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组等方面形成样本。预计应该在今年底到明年初,提出的方案实施意见开始落实,明年上半年有望见到成效。”

除综改试验外,多地也相继出台混改相关实施文件和指引,明确混改任务目标。近期,北京市国资委印发《北京市属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操作指引》。北交所数据显示,北交所通过产权转让和增资扩股两种方式助力14家北京市属国有企业完成混改,共计引入社会资本82.18亿元。

山东省提出,确保三年内,省属企业混改户数和资产占比均超过75%,资产证券化率达到70%。内蒙古自治区也将出台规划,力争到2020年,区属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达到65%左右。此外,江西、四川、湖南、广东、海南等地混改也正加快落地。

不过,改革过程中,也有一些点需要注意。唐大杰认为,国有企业改革应当有更多通盘的考虑,出台更多具体的实施方法。在改革过程中,也要处理好员工的一些担忧,注意负起社会保险等的兜底责任,解决后顾之忧。

对此,年内离任国资委主任的肖亚庆曾表示,深化国企改革要使各方面的利益能够得到平衡发展,特别是要保护员工的利益,本轮国企改革不会出现“下岗潮”。多兼并重组,尽可能少破产,这也是国有企业改革的一个方向。任何改革涉及到职工利益时都要稳妥地处理好。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王晨婷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