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学历的他,靠“脱发焦虑”搞出一个IPO

初中学历的他,靠“脱发焦虑”搞出一个IPO
2021年06月23日 08:52 投资家网站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林天鸣

秃如其来!“植发第一股”奔赴二级市场。

投资家网获悉,毛发医疗服务商雍禾医疗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雍禾医疗”)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拟主板挂牌上市,摩根士丹利和中金公司担任联席保荐人。

倘若闯关成功,雍禾医疗将成为“植发第一股”。当越来越多现代人被“脱发焦虑”所困扰,雍禾医疗已经闷声发大财,公司毛利率常年维持在70%以上,2020年度总收入超1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雍禾医疗创始人张玉年仅35岁,并且只有初中学历,但押对植发赛道的他,即将坐拥一家上市公司。

在毛发医疗服务领域深耕多年后,雍禾医疗正式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公开资料显示,雍禾医疗成立于2005年,主要经营品牌为“雍禾植发”,现已形成囊括脱发门诊、药物治疗、史云逊健发中心、哈发达假发研发生产中心等业务的毛发医疗综合体。

目前,中国植发市场公认的前四大连锁机构分别为雍禾植发、大麦微针植发、碧莲盛和新生植发。其中,雍禾医疗在中国50个城市经营51家医院,是中国最大、覆盖面最广的连锁植发医疗机构。

雍禾医疗称,目前公司拥有约1200人的专业医疗团队,包括229名注册医生和930名护士,超过行业内第二、第三的总和。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在中国所有毛发医疗服务提供商中,按各种主要财务及运营指标计,包括2020年的总收入、于2020年末的注册医生人数、于2020年末的运营中医疗机构数量、以及2020年的就诊植发患者人数,雍禾医疗排名第一,远超行业其他对手。

雍禾医疗创始人张玉今年年仅35岁,毕业于安徽省宿州市泗县大庄初级中学,仅有初中学历。张玉在2005年进入植发领域,在2010年创建雍禾医疗。

目前,张玉拥有雍禾医疗42.66%的股权,为雍禾医疗的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张玉的胞弟张辉拥有雍禾医疗5.64%的股权,担任雍禾医疗的执行董事及采购总监。

雍禾医疗曾获知名资本加持。2017年9月,中信产业基金宣布投资雍禾植发,但并未公布具体融资金额。招股书显示,截至IPO前夕,中信产业基金拥有雍禾医疗21.59%的股权。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雍禾医疗闪闪发光的一系列经营数据。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在雍禾医疗接受治疗的患者总人数从35177人增加至91069人,此外,公司同店销售在2018-2019和2019-2020期间分别实现了18.4%和20.0%的增长。

客户源源不断,销售金额节节攀升,雍禾医疗的营收也跟着水涨船高。2018-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34亿、12.2亿、16.4亿,复合年增长率达32.4%。

雍禾医疗的收入主要来自植发医疗服务。此外,雍禾医疗的业务还包括眉毛种植、美人尖种植、胡须种植、鬓角种植和体毛种植。

2020年,在雍禾医疗16.4亿的总收入中,有86.2%来自植发医疗服务,当年接受治疗的患者总人数达5.07万人。平均下来,每位患者的花费约为2.8万元。

植发为什么这么贵?公开数据显示,目前植发的价格为每单位十元起,价格看上去并不算高。但由于一般植发手术需要提取的毛囊单位数量大多都是以千计,一场手术算下来便需要上万元。

据雍禾医疗官网显示,医生级别包括雍享专家、技术院长和分院医生,手术费从1万元到10万元以上不等。另有两种植发技术,FUE点阵植发为20元/FU(每毛囊),FUE植发技术为10元/FU。

雍禾医疗在招股书中披露了三级服务覆盖患者的数量。“我们通常向普通级服务患者收取2万-3万元,优质级收取5万元,向接受‘雍享’服务的患者收取10万元。”

具体来看,2020年,在雍禾医疗接受普通服务的患者达4.85万人,占比95.7%;接受“雍享”服务的患者人数为292人,占比0.6%。

值得一提的是,雍禾医疗的毛利率常年维持在70%以上,基本可以和A股市场上以高毛利著称的白酒类上市公司相媲美了。

2018-2020年,雍禾医疗旗下植发医疗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76.7%、74%、75.1%。虽然比不上毛利率超过90%的“酒王”贵州茅台,但却直接碾压五粮液、洋河股份等多家白酒企业。

尽管雍禾医疗的总收入和毛利率遥遥领先,但公司净利润却有点儿“不忍直视”。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雍禾医疗的净利润分别为5350万、3560万、1.63亿元。相比之下,公司净利率仅有5.72%、2.91%、9.97%。

这主要是因为,雍禾医疗的销售费用在逐年递增。2018-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4.64亿、6.50亿、7.80亿,占比分别为49.6%、53.1%、47.6%。

以上不难看出,雍禾医疗的销售费用几乎掏空了二分之一的营业收入,这也难怪公司毛利率常年维持在70%以上,但净利率却总是在10%之下徘徊了。

植发属于医美行业,需要投入大量的房租、人力等经营成本,是外界公认的高成本行业。而医美行业还存在一个共性问题,即获客成本高,需要依靠大量的营销宣传。

2018-2020年,雍禾医疗前五大供应商中多为广告供应商,并且获客成本不菲。2018-2020年,公司向五大供应商作出的采购额分别为1.86亿、2.8亿、2.78亿,分别占各期间采购总额约23%、25%、20%。

具体来看,2018年,雍禾医疗前三名供应商服务项目分别为搜索引擎相关广告、地铁站展示广告、地铁站展示广告,分别占总购买量的15%、2%、2%。

2019年,雍禾医疗的第一大供应商服务项目仍是搜索引擎相关广告,占总购买量的15%。2020年,公司前五大供应商服务项目均是广告和推广,占总购买量的20%。

雍禾医疗还因不规范宣传多次被罚。招股书显示,2018年,雍禾医疗有七宗不合规事项被处罚。其中,北京雍禾美度门诊部有限公司为推广雍禾植发品牌的医疗服务,变造医疗广告审查批准文件,在上海地铁1号线、2号线、4号线车厢发布未经审查批准的广告内容,罚款176.7万。

4月8日,黄浦区市场监管局依法对上海雍禾爱慕门诊部有限公司违法发布含有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医疗广告的违法行为给予行政处罚,责令立即停止发布违法广告、责令广告主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警告、罚款15万。

与高昂的销售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雍禾医疗研发费用略显不足。2018-2020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仅有780万元、890万元、1180万元,占比仅有0.8%、0.7%、0.7%。

雍禾医疗之所以砸下大笔真金白银搞营销,说到底还是因为植发市场竞争格外激烈。

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公布的数据也显示,受脱发问题困扰的中国人近2.5亿,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脱发。2020年,在中国进行的植发手术约51.6万台,渗透率仅0.21%。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20年中国的毛发医疗服务市场为184亿元,预计到2030年将达到1381亿元。其中,植发医疗市场在2020年的规模约为134亿元,预计将以18.9%的复合年增长率发展,到2030年将达到756亿元。

蛋糕很大,但抢食者比肩接踵。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近2.8万家植发养发相关企业。其中,个体工商户占比为84%。从行业分布来看,我国植发养发相关企业中,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占比最高,占比60%;其次为批发和零售业,占比28%。

从地域分布来看,广东省的植发养发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超4000家,占全国相关企业总量的15%。河南省凭借2600余家相关企业数量位居第二,占全国的10%。山东省以约2100家相关企业数量位居第三,占全国的8%。

如今,各类植发广告已经铺天盖地而来,无论是各大社交媒体,还是地铁站、公交站、电梯广告中,均闪现着植发广告的身影。

植发市场蓬勃发展的背后,行业乱象也屡见不鲜。据草莓派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植发机构用户不满意要素调查中,41%的用户不满意于附加隐形消费、35%的用户不满意于后续配套服务不到位、33%的用户不满意于手术疼痛。此外,植发成活率低、术后效果不美观、术后出现异常病状也是消费者不满意的原因。

不过,近年来因为工作节奏快、熬夜成常态等原因,年轻人的脱发问题越来越严重。脱发人群以20到40岁之间为主,30岁左右发展最快,比上一代人脱发年龄提前了整整20年,“脱发焦虑”频频成为社交媒体上热议的话题。

百度最新发布的搜索大数据也显示,在2021年父亲节心仪消费报告中,植发和医美、办健身卡一起上榜。可见,年青一代及父辈们都面临着脱发困扰。

市场很大,但头部玩家的市场占有率并不高,排名第一的雍禾医疗,其2020市占率为11%,这就意味着,其他玩家仍有后起直追的机会,雍禾医疗并不轻松。

即便成功登陆港交所,摘得“植发第一股”的桂冠,雍禾医疗也仅是取得阶段性胜利,能否依靠中国2.5亿脱发人群撑起一个美好的明天,对雍禾医疗仍是一项艰巨的挑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