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22年,毛戈平的第一个IPO又难产了

创业22年,毛戈平的第一个IPO又难产了
2022年09月28日 20:15 投资家网站

“换头大师”毛戈平的美梦迟迟没有实现。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

作者 | 老高

“换头大师”毛戈平的美梦迟迟没有实现。

当代女作家张小娴在言情小说《荷包里的单人床》中有句经典话术,“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回归现实,落到毛戈平(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身上十分应景。早在2016年,毛戈平的招股书就曾出现在证监会的官网上,很快遭遇“难产”没了下文。

再映入媒体眼帘,已是5年后。

2021年10月,毛戈平获上交所主板首发通过的消息广为流传,让这家以个人IP命名的公司回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创业20年,国潮彩妆第一股,终于要来了”等内容铺满了社交平台,称它们终于靠近了IPO的大门。然而,一波猛烈报道后,毛戈平上市又“难产”了。

IPO首发通过快1年,已经创立22个年头的毛戈平公司仍然没有上市。

在不少崇尚彩妆的年轻人心中,毛戈平是一个时代的符号。

它象征着中国人的自主彩妆品牌崛起。部分资料中,毛戈平本人以一个跨界创业者的身份,扎根彩妆20多年,他见证了个人IP时代“国潮彩妆”品牌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毛戈平身上的“明星朋友圈”、“励志创业”、“换头大师”、“魔术化妆师”等标签,则让他与公司收获了流量。年轻人追捧毛戈平、公关喜欢毛戈平、资本市场“老油条”看好毛戈平,为其打出了“国潮彩妆第一股”的标签,没有上市即锁定了龙头的位置。

当然,流量是把双刃剑,毛戈平收获人气名声的同时,质疑声不绝于耳。

这是一次主打个人IP的靠谱创业,还是一个充满魔幻色彩的“泡沫”故事?

在讲毛戈平公司之前,要先聊聊毛戈平本人。

关于毛戈平,社交平台上发问最多的是,“毛戈平是谁?”

公开资料显示,毛戈平1964年出生于浙江温州,是个妥妥的60后。早年,他主要从事越剧演出,一次偶然机会,毛戈平临时顶替了生病住院的化妆师,从此爱上了化妆。

为了修炼化妆技术,毛戈平改变人生轨迹,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专门进修化妆相关专业。由于化妆技术强,人又刻苦,毛戈平很快被老师推荐去影视剧组镀金。

1995年,知名演员刘晓庆主演的电视剧《武则天》火遍大江南北。正是那部磅礴大气的电视剧奠定了刘晓庆在中国影视剧行业的地位,顺便给了毛戈平出人头地的机会。

当时,陈家林导演剧组要给刘晓庆找一位技术高超的化妆师,把武则天从15岁到80岁的形象表达的栩栩如生。由于《武则天》是古装戏,毛戈平属于越剧科班出身,老师推荐下,他成了刘晓庆的化妆师,借助《武则天》收视长虹,毛戈平收获了“魔术化妆师”的美名。

正当业内谈吐毛戈平的未来前景时,他突然“消失”了。

这是毛戈平第一次玩“消失”。

2000年,一个与毛戈平同名的彩妆品牌出现在市场,引发业内遐想。

毛戈平“消失”的时间,是他从化妆师到创业者的身份蜕变。

不同于当下“人红了,去创业”的路径,毛戈平选择与公司共同成长。即便他曾经给刘晓庆画过妆,也谈不上“红”的程度,影视化妆圈从来不缺“毛戈平”。

在那个互联网不发达的年代,观众能记住荧屏前的刘晓庆,谁会关心荧屏后的毛戈平?

因此,有媒体解读过,毛戈平早期创业初衷,是想让外界记住他。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搞出一个产品,用起来的时候能想到“这个人”。该思路在国外比较常见,国际大牌阿玛尼、迪奥、香奈儿等,都是以人来命名。但在国内,此思路没有那么吃香。

想要缔造个人品牌在中国及全球都需要极高的影响力,比如“体操王子”的李宁。

毛戈平在公司介绍中称,他在2000年创业,成立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并主打高端品牌毛戈平MGPIN,2003年进驻上海港汇商场,是高档写字楼里的唯一国产品牌。

不过,毛戈平品牌很早进驻高档写字楼以及那些令人敬佩的传奇经历,是在他真正火了之后被“宣传”出来的。就像前文提到的“毛戈平是谁?”这些问题集中体现在互联网时代。

2019年,短视频在社交平台爆发,毛戈平抓住时机完成了一波由线下向线上的数字化转型。他通过与KOL合作,频繁出现在美妆博主的视频中,用高超的化妆技术掀起了“换头风”。

2020年,受疫情影响,短视频/直播行业彻底崛起,毛戈平同年入住B站,发布了第一条自我介绍的视频,达到110万播放量,仅半年时间斩获B站近70万粉丝。

这位60后大叔深受年轻人喜爱。B站董事长陈睿曾说,“平台上大部分用户都是喜欢国创、国潮的年轻人。”毛戈平的人设与品牌形象恰巧迎合了B站用户。

靠着互联网传递过来的热度,毛戈平大力推销着公司旗下高端彩妆产品,毛戈平系列品牌渐渐浮出水面。企查查显示,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的确是他在2000年7月创立的。

席间,毛戈平公司完成了两轮融资。包括:2010年,新开发创投、普华资本、九鼎投资的585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九鼎投资的600万元战略投资。

两笔融资不多。侧面反映,毛戈平在自身人气火爆、走红网络之前,公司发展情况没有描述的那般美好。他一直都在琢磨如何帮助毛戈平公司找到出路。

拿到九鼎投资的第二笔钱,毛戈平就在谋划这件事,背靠资方实力,他想到了IPO。2016年,毛戈平公司向证监会递交了第一版招股书,吹起IPO号角;2017年,招股书更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外界因毛戈平大火,再次关注毛戈平品牌时,已过去5年光景。

2021年10月,在市场沉寂许久的毛戈平终于更新了IPO动态,获上交所主板首发通过。

该消息当天刷屏了朋友圈,各大平台出现很多“毛戈平”的文章,风风火火了一段时间。当宣传热度渐渐散去,毛戈平仿佛进入“轮回”,何时上市再次“难产”没了下文。

IPO首发通过快1年,毛戈平仍然没有上市。

即便毛戈平品牌2021年10月完成了过会,它们的招股书也没有更新过。上一次公开财务信息是在4年前。颇为诡异的是,网上偶尔会蹦出一些与毛戈平公司营收相关的数据。

比如有“消息”称,“公司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3.89亿元、5.55亿元、7.29亿元,增速分别为28.08%、42.78%、31.34%。”

毛戈平公司2017年发布的更新版招股书显示,公司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营收分别为2.79亿元、3.21亿元、3.43亿元、2.00亿元。

实际上,诡异的地方还有很多。根据毛戈平创业故事脉络,他做了20多年彩妆,主推以自己IP命名的品牌,那么毛戈平公司至少要拥有强大的产品研发能力与生产条件。

可是,即便在2017年的招股书里,也看不到相对应的点。数据显示,毛戈平公司在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上半年的研发投入分别是244.69万元、305.11万元、342.27万元、157.17万元,占比仅为0.88%、0.95%、1%、0.78%。

一位长期跟踪化妆品行业的媒体人表示,“大部分国产化妆品公司的研发投入比在2%以上,低于2%的产品几乎在市场上没什么竞争力,或者水分比较大。”

2017年招股书,披露了毛戈平的模式,主要靠外协加工模式生产,俗称“贴牌”。公司尚未建立自己的化妆品生产线。也就是说,毛戈平不单会化妆,讲故事的水平一样炉火纯青。

“当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天天跟你故事,就要注意他的产品了。”

毛戈平品牌上市之路磕磕绊绊,与产品相关的质疑声频频涌现。

今年3月,《证券时报》报道,珠江经济台发布的“十大不推荐产品”就有毛戈平的名字,旗下产品“毛戈平光感滋润粉膏”被检出重金属铬含量相对较高,达到1.32mg/kg。

不发招股书的毛戈平对产品问题十分敏感。微博积极回应,“该报道所称之检测,未通过我公司取样,具体样本来源无从考证。欢迎消费者到我司来取证查验。”

“闹大了就回应,小问题不解决?”

另据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显示,当前关于毛戈平的搜索关键词有81条,其中投诉21条,内容围绕:“拒不发货、积分过期、定金不退、产品不好用、面膜过敏、胡乱推销”等问题。

除了卖彩妆产品,毛戈平化妆学校,屡次陷入“暴雷”风波。多次被媒体报道出“乱收费”、“PUA学员”等问题,报告期内,还有两家毛戈平化妆学校的状态是异常“注销”。

那么,曾经活跃在线上的“换头大师”毛戈平本人在忙什么呢?

企查查显示,与“毛戈平”三个字关联的结果多达72条。各类培训学校一大堆,毛戈平还在涉足投资、科技、环境工程等项目,他对外完成过7笔投资,3笔状态为“注销”。

今年,毛戈平接受了《中国商人》的访谈。他说,“让中国人美起来是我的理想,需要通过两个途径实现。第一是,通过学校传递美学思想,教会人们专业的化妆技艺。第二是,要创建一个适合东方人特点的化妆品品牌。”但愿,他能说到做到。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