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成科创:实控人徐高巧用关联交易背后的利益输送

大成科创:实控人徐高巧用关联交易背后的利益输送
2019年10月14日 10:19 和讯网

  10月9日,和讯网曾刊文《大成科创:实控人徐高与总经理王昌文及家属的关联交易》,文章指出南国置业从业10年之久的王昌文,2015年入职就利用货币与实物获得实控人徐高1100万股股权,而实际上2013年王昌文已携配偶及亲属为大成科创担保,总担保额高达410万,可谓诚意满满。颇有意味的是,姜莉菁间接持有股份的平台—武汉和而瑞投资有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前姜莉菁身份即是董事,远远早于其配偶王昌文入职大成科创时间—2015年5月。

  实际上,根据大成科创股转系统相关公告,2015年王昌文股权出资方式是货币,招股书披露出资方式调整为—货币+实物,至于货币出资比例以及实物为何物是否经过评估,都并未披露,这就为利益输送留下了极大空间。

  在人才笼络方面,大成科创实控人徐高招数颇多。

  鲁巷金地的法人与股东,都与地产有着扯不断理还乱的联系,而大成科创的上游,就是地产开发商。

  徐高控股的武汉鲁巷金地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除将王昌文配偶姜莉菁纳入股东外,还有未持股仅做法人的徐宗(其所控股公司与多家知名开发商合资成立地产/工程建设公司,其中拥有实际控制权地产公司2家,工程建设公司2家),以及持股比例高达20.52%的股东徐小波,其实际控制26家企业,诸多身份之一是德成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德成控股”)。

 徐宗其人与其地产版图与大成科创的渊源

  根据大成科创的招股书,2016年—2018年,大成科创与第一大客户交易金额逐年攀升,三年之内晋升为大成科创的第一大客户,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0.23%。

  以下为第一大客户与大成科创近三年交易额:

  表面上看,大成科创与第一大客户没有关联关系,因而大成科创的招股书赫然写着:

  那么,徐宗与第一大客户及大成科创是否真的没有关联关系呢?和讯网经过梳理发现,不仅有关联关系,而且关系紧密。

  武汉新力在和房地产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新力在和”)是其第一大客户的全资子公司,而武汉新力恒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新力恒辉)则是由武汉星民和泰投资有限公司与第一大客户和合资兴建,第一大客户持股比例49%,武汉星民和泰投资有限公司持股51%。

  武汉星民和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民和泰”)主要股东为徐宗与徐永杰,二人持股比例分别为80%、20%。

  徐宗看似与大成科创并无直接关系,但其却是大成科创实控人徐高控股的鲁巷金地的法人,且其拥有控股权的星民和泰更是与多家开发商合资成立地产公司。

  徐宗是否为徐高星民和泰股权的代持人?2011年王中海就为徐高代持过大成科创股份,且已得到完美解决。2015年王中海代持股票转让给王昌文(董事总经理)与范欢欢(董秘)。

  星民和泰即使控股,作为一家仅负责投资与代持的公司,似乎控股是最好的身份安排。即使日后大成科创上市,关联交易量不需要累加合并,避免拉大与第二名差额,免得过度依赖,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大成科创实际控制人“随意”安排相应工程,安排给大成科创阶段性冲击业绩,安排给其他实控人被代持企业则可以与关联方“共享”“关联交易成果”。

  进可攻退可守,堪称完美。

  其他合资公司—武汉海亮置业有限公司与武汉福瑞家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相关业务合作金额暂未出现在前五大客户,因而相应业务往来金额无从知晓,或通过大成科创实控人其他同业竞争企业服务,不得而知。

  收入增长 应收款却高企且经营现金流长期为负

  2013年—2018年,大成科创收入增长明显高于净利润,而且其营业收入的快速增长是以应收账款的急速增长为代价,2017年收入的快速增长与第一大客户的合作金额急速增长有极大关系。

  2016年第一大客户与大成科创交易额仅为2,516.08万元,2017年则急速增至10,517.78万元,同比增幅高达318.02%,2017年大成科创收入同比增长96.39%;2018年第一大客户交易额11,119.71万元,同比增幅仅为5.72%,受此影响,大成科创同年收入增幅放缓至47.08%。

  业绩增长(收入、净利润)是好事,但如果引发应收账款高企或经营活动现金流下降就未必是好事,说明公司业绩增长风险较大,后期的坏账及资金周转风险必然加大。

  2013—2015年,大成科创应收账款占比营业收入比例在25%—37%之间,2016年—2018年,这一比例区间范围为57%—76%,其中2016年应收账款增幅尤其显著,同比增长高达178.24%,营收占比也攀升至历史新高76.48%。随着应收账款的累积,大成科创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也备受考验。

  收入的快速增长引发的后遗症—净利润及扣非净利润跟不上收入增长,应收账款高企之外,大成科创经营活动现金流近3年更是呈现连续为负,资金链紧张态势越发明显。

  2013年—2018年,大成科创仅有两个年度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正,分别为2013年与2015年,对应数值为1716.46万元、5694.99万元;2014年、2016年现金流净额分别为-8436.45万元、-1605.55万元。随着IPO计划的推进,大成科创2017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创新低,降至-16079.18万元,2018年稍有改进为-11351.23万元。

  大成科创收入的快速增长带动了净利润的增长,却同时引发了应收账款的累积高企及经营活动现金流金额的持续恶化,要持续经营发展,大成科创依托的是持续融资,近6年大成科创的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如下:

  由上表可以看出,大成科创的持续经营依靠的是逐年增长的筹资。其中2017年—2018年两年时间共筹资近3亿元。

  这就意味着,一旦停止筹资,大成科创的持续经营必然受到严重影响。

  后续,和讯网将针对大成科创实控人徐高所控股的鲁巷金地的另一股东徐小波及其旗下地产版图进行剖析,或许有助于投资者了解大成科创业绩背后是否存在诸多关联交易的非关联化。

关于本篇文章的更多报道,我们已在【和讯财经APP】上刊登,应用商店搜索“和讯财经”,下载并参与猜指数活动赢取京东卡和万元现金大奖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