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国泰君安证券(香港)被香港证监会罚款2520万元 其母公司系国内大型券商

洞察|国泰君安证券(香港)被香港证监会罚款2520万元 其母公司系国内大型券商
2020年06月24日 15:28 和讯网

  6月22日,因曾干犯多项内部监控缺失及违规事项,国泰君安证券(香港)有限公司被香港证监会谴责并处以2520万港元罚款。具体涉及打击洗钱、处理第三者资金转帐和配售活动、侦测虚售交易及延迟汇报等多类违规问题。

国泰君安香港存在多项违规

  对于第三者资金转帐未进行适当审查,香港证监会调查发现,国泰君安在2014年3月至2015年3月期间为其客户处理15584笔合共约375亿港元的第三者存款或提款时,没有采取合理措施,确保设有合适的保障以减低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风险。尽管有预警迹象显示部分第三者资金转帐属异乎寻常或可疑,但国泰君安没有充分地监察其客户的活动,对有关资金转帐进行适当的审查,及识别可疑交易并及时向联合财富情报组报告。

  证监会发现国泰君安,多次没有记录及识别有关第三者资金转帐的原因、客户与第三者之间的关系及/或第三者的身分;没有向其职员提供充足的指引,说明须就有关第三者资金转帐向客户作出何种程度的查询;没有设立充足的程序规定其洗钱报告主任须在识别可疑交易一事上发挥积极作用;及营运部与合规职员之间的沟通不足,无法确保客户的活动得到有效监察。

  对于配售活动未采取合理步骤,香港证监会调查显示,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1月期间,国泰君安在担任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全球发售配售代理时,没有采取合理的步骤,以确定客户的认购申请与国泰君安对有关客户的背景和资金来源的认识是否相符,并在有怀疑的理据时作出适当的查询。

  对于未能及时侦测虚售交易,香港证监会披露,2014年1月至2016年7月期间,国泰君安香港因缺乏足够的书面交易监察程序或指引,以及交易模式监控系统出现技术故障,未能及时侦测到590宗潜在的虚售交易。直至2016年7月国泰君安香港才察觉到210宗潜在虚售交易,并在2017年2月完成对香港证监会的汇报。香港证监会认定,尽管交易模式监控系统的故障主要归因于第三方供应商,但国泰君安(香港)未能侦测到虚售交易的情况持续了两年以上,期间大约有590宗潜在的虚售交易没有被发现。

  香港证监会表示,对于上述问题,国泰君安(香港)已采取补救措施,以纠正与其交易监控系统和程序有关的问题,并主动加强其在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方面的政策和程序;并承诺在12个月内向香港证监会提供由独立检讨机构拟备的报告,确认所有被识别出的关注事项获得妥善纠正。

  香港证监会法规执行部执行董事魏建新表示,此次对国泰君安(香港)的纪律行动应可令持牌法团有所警惕,明白设立充分且有效的保障措施的重要性,以减低它们在面对潜在可疑交易时成为助长洗钱等非法活动的工具的真正风险。

母公司亦屡次遭到处罚

  国泰君安(香港)系国内大型券商国泰君安的孙公司。国泰君安持有港股上市公司国泰君安国际(1788.HK)73.12%的股份,而国泰君安国际则通过子公司间接持有国泰君安(香港)股份。穿透后,国泰君安间接持有国泰君安(香港)68.48%的股份。国泰君安(香港)注册地为中国香港,实缴资本为75亿港元。

  事实上,国泰君安(香港)的母公司国泰君安也是处罚不断。今年1月份,国泰君安证券常熟黄河路证券营业部员工存在替客户办理证券交易操作、为客户的融资活动提供便利等违规行为,未能有效动态监控客户交易活动,未及时报告、处置重大异常行为,在分支机构管理、异常交易和操作监控等方面存在不足。上海证监局对国泰君安证券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另外,去年国泰君安证券因保荐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过程中存在信息披露不当行为,被上交所出具监管工作函。

  2019年年报显示,国泰君安全年实现营收299.49亿元,同比增长31.83%;归母净利润86.37亿元,同比增长28.76%。现任董事长为贺青,其曾在中国工商银行、美国大通银行、上海银行中国太保等任职,历任上海银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公司金融部总经理、行长助理、副行长,是当时上海银行最年轻的一名副行长,2019年9月,接替杨德红成为国泰君安证券董事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