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形反转是怎样炼成的?

V形反转是怎样炼成的?
2022年05月11日 20:00 兴证资产管理

政策底和市场底更多是事后总结的经验,事前难以判断。世界在变化,而人心不变,扭转投资者预期的事件是股市反转的触发剂。所以,重要的是市场当下在担心什么,以及这种担忧何时会缓解,而不是前期的跌幅如何。

股市可以反映未来基本面(的预期),从当下宏观基本面抓反转机会的难度较大。2010年之后,A股有三次典型的V型反转,分别是2012年12月初、2014年7月中下旬和2019年1月初。在三次反转中,PMI或提前于股市开始回升,或稍滞后于股市,没有一致的规律可循。反转行情的底部蓄力阶段,PMI即使小幅下滑,如2012年和2014年,股市依旧可以开启之后的上升趋势。

即使企业基本面下行,股市反转依然可以发生。A股盈利周期可以帮助我们判断中期内的企业盈利走势,但是短期盈利的边际变化以及改善的幅度在期初较难预测。另外,企业盈利在一定程度上也与股价走势有一定相关性,所以理论上来讲,A股企业的基本面底与股价的反转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从实际例子中,2014年7月股市开启反转行情,持续到2015年6月,即使我们忽略后来意外降息和两融火热对行情的助推,在那一时间段如果仅根据基本面底判断未来股价走势,也可能会错过2014年7-10月接近20%的涨幅。

三次反转都发生在海外流动性相对宽松的环境下。2012年9月,美国开始实施QE3,2014年10月退出,在2015年12月之前也无加息缩表动作,这段时间也正好涵盖了2012年12月和2014年7月A股的反转区间。2018年12月20日,美国上一轮加息周期提前结束,虽然仍处于上一轮缩表的偏中后期阶段,但加息的提前结束缓解了市场对海外流动性持续收紧的担忧,这段时间也正好对应之后2019年1月的A股反转行情。

能够改善预期的事件是股市反转的触发剂。

2012年9月,虽然宏观基本面已经开始改善,但市场担忧经济向好的可持续性,对未来经济改革的方向还不十分确定,直到2012年12月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召开,市场对未来的方向更加明确,股市随即开启V型反转;

2014年上半年,市场对地产问题有所担忧,因此即使宏观基本面早已企稳,股市依旧低位震荡,直到2014年6月各地开始放松地产政策,2014年7月的一万亿PSL下发,市场对地产的悲观预期开始好转,此后企业基本面虽然向下,但股市依旧开启上涨行情;

2018年底金融去杠杆结束,中美贸易战缓和,美国加息提前结束,2019年1月股市开启上升区间。

回归到当下,4月29日的政治局会议已经非常明确地指出“疫情要防住、经济要稳住、发展要安全”,前期市场所担忧的问题可能在未来逐步化解。待上海社会面清零后,我们可以等待政策的进一步落地。另一方面,今年的海外流动性偏紧,可能会对A股带来一定扰动。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