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网一重要客户玩“穿越” 信披和业务真实性疑窦顿生

酒仙网一重要客户玩“穿越” 信披和业务真实性疑窦顿生
2021年04月17日 05:20 大众证券报

A股市场可能迎来又一家酒类流通公司。近日,酒仙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酒仙网”)披露了招股书,拟登陆创业板募资10亿元,投向智能仓储建设等4个项目。不过,此酒仙网与数年前退出新三板的彼酒仙网(全名“酒仙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当时简称也为酒仙网)并非同一个公司,新三板退市的酒仙网是此次拟A股IPO酒仙网的控股股东。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注意到,如今拟A股上市的酒仙网为线上线下的酒类全渠道、全品类零售及服务商,虽然酒仙网招股书并未明确披露线下收入占比,但梳理发现到2020年时,线下业务已经在全年营收中“三分天下有其一”。不过,酒仙网与多家线下主要客户关系不一般,有的是关联方,有的与公司关系颇引人侧目,更有多家为前员工控制或相关。

甚至,酒仙网还乍现前员工亲属控制的企业尚未成立,却“穿越”到2018年成公司线下重要客户的咄咄怪事。

线下业务“三分天下有其一”

酒仙网为更多国人所熟知,应是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后。不过,2017年上半年迟迟无法按时披露2016年年报而被出具警示函后,酒仙网于2017年6月底终止挂牌。

蛰伏数年后,酒仙网欲重返资本市场,只是,新三板退出的彼酒仙网成为如今的酒仙网控股股东,当然,彼酒仙网实控人郝鸿峰仍是如今的酒仙网实控人。

实际上,如今的酒仙网与彼酒仙网,虽然都是卖酒,业务模式上已有差异。根据招股书,酒仙网是酒类全渠道、全品类零售及服务商,除了线上的自有平台,品牌连锁渠道等线下销售也成为公司重要业务模式。招股书显示,酒仙网线下销售渠道包括品牌连锁业务和流通业务。

虽然酒仙网在招股书中并未明确披露营收中分别来自线下、线上的金额,但招股书中称,公司销售渠道遍布线上、线下,其中,自2017年开始运营的线下品牌连锁渠道已成为公司重要的销售渠道之一,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89228.53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达24.07%。

记者根据酒仙网招股书披露的线下品牌连锁业务和流通业务重要客户销售金额和占比,计算发现2020年时,公司线下销售金额合计接近13亿元,占全年营收比例已经接近35%,对公司而言可谓“三分天下有其一”。

乍现“穿越”的线下重要客户

酒仙网报告期内,有这么一家神奇的线下品牌连锁业务重要客户——怡元得(北京)贸易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以下简称“怡元得第二分公司”)。招股书显示,酒仙网2018年向怡元得第二分公司销售194.43万元,2019年向怡元得第二分公司销售90.63万元,被酒仙网披露为2018年第一大客户、2019年第四大客户(按照同一控制,见图一)。

图一:巨潮网酒仙网招股书截图

然而,企查查显示的工商登记信息中,怡元得第二分公司成立于2019年4月29日,公司负责人为宋曙炳,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和纳税人识别号为91110302MA01JTRH1A(见图二)。宋曙炳还有一家个人独资企业,即怡元得(北京)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元得”),成立于2018年1月5日,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和纳税人识别号为91110115MA019Q9B52,该企业也是酒仙网报告期内的线下品牌连锁业务重要客户。

图二:怡元得第二分公司企查查截图

咄咄怪事出现了——按照酒仙网招股书,2019年才成立的怡元得第二分公司,居然能“穿越”到1年前,成了酒仙网2018年的重要线下客户。

那么,2019年成立的怡元得第二分公司,如何能够穿越到2018年,成为酒仙网重要客户?酒仙网2018年对一个还未成立的企业产生的销售额又如何走账和开票?

酒仙网此次拟登陆的创业板正试点注册制,监管层曾多次强调要以信披为中心,信披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则是包括监管层在内各界关注的重点方向。显然,2019年成立的怡元得第二分公司却在2018年成为公司重要客户,酒仙网招股书真实性、准确性到底如何?酒仙网又能否保证招股书其他信披内容真实性、准确性?

此外,酒仙网保荐机构华泰联合证券对于招股书中出现企业未成立就成为线下重要客户有无表示过意见?华泰联合证券对酒仙网招股书真实性、准确性是否尽职审核?又能否对酒仙网招股书保真保准?

种种疑问扑面而来。

实际上,2019年成立的怡元得第二分公司“穿越”到2018年成酒仙网线下重要客户,恐怕令人对酒仙网的业务真实性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前员工与多家线下大客户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酒仙网线下业务中,除了与一家大客户存在关联关系,和多家重要客户的关系也并不一般,上述“穿越”到2019年成线下重要客户的怡元得第二分公司正是其中之一。

酒仙网在招股书中表示,“部分员工在任职期间对酒水行业积累了一定经验,离职后利用个人工作经验及经历进行自主创业,因看好经营国际名酒城的盈利前景进而选择投资开设门店。公司对合作的国际名酒城采取统一的产品定价政策,制定标准化的管理模式,公司与前员工及其亲属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合作系市场化行为。”

同时,酒仙网披露,报告期内的线下品牌连锁业务前五大客户中,北京酒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曙光佳汇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曙光佳汇”,企查查显示2016年8月5日成立)、怡元得、怡元得第二分公司,均是公司前员工或其亲属投资设立的企业。

这四家公司中,除了北京酒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外,其他三家与酒仙网前员工贾婧峰都有关系。

企查查显示,宋曙炳持有怡元得100%股权,也是怡元得第二分公司负责人,还是曙光佳汇前股东。曙光佳汇只在2019年12月24日出现过一次投资人变更,宋曙炳将所持60%股权全部转让给另一位股东,并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

而酒仙网招股书披露,宋曙炳的亲属贾婧峰2012年10月入职,2018年6月离职,曾担任市场经理,负责团购、市场开拓、客户维护。

企查查还显示,贾婧峰与宋曙炳在2020年11月3日还共同成立了北京日升盛贸易有限公司,贾婧峰持股99%,宋曙炳持股1%,宋曙炳为法定代表人为并担任执行董事、经理。

前员工亲属成重要客户之惑

按照酒仙网招股书,2018年主要线下连锁业务客户中,怡元得第二分公司与曙光佳汇被合并列为当年线下连锁第一大客户,以招股书所称贾婧峰2018年6月离职来看,曙光佳汇、怡元得第二分公司2018年成为公司重要客户时,可能还未离开酒仙网。

此外,企查查显示,酒仙网全资子公司北京庄藏酱酒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庄藏销售”)在2018年11月2日曾发生重大变更,贾婧峰不再是法定代表人,也不再担任执行董事、经理(见图三)。而在此之前,酒仙网前身已经受让股份成为庄藏销售的控股股东。酒仙网在招股书中称,对庄藏销售的业务定位功能是酒类产品的线下流通渠道销售。

图三:庄藏销售历史变更企查查截图

而贾婧峰可能还是酒仙网线下重要的连锁品牌渠道业务重要人物。企查查显示,酒仙网控股股东曾有一家全资子公司,即2014年3月成立、2017年8月28日注销的北京酒快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酒快到网络”),贾婧峰是其注销前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见图四)。

图四:酒快到网络企查查截图

酒仙网在招股书中自述,2017年开始运营的线下品牌连锁渠道已成为公司重要的销售渠道之一,线下品牌连锁门店以“酒仙网国际名酒城”、“酒快到”为品牌形象,均以“酒仙网”品牌为门店的经营、产品背书,并且采用统一形象、统一供货体系、统一IT系统、电子价签、统一运营管理等多方位、强管理方式。

记者进一步通过企查查查询发现,酒仙网目前旗下的多家酒快到相关公司成立时间均晚于酒快到网络,而且绝大部分是在其注销后才成立。

因此,贾婧峰离职前,与其存在关系的曙光佳汇、怡元得第二分公司是否就成为了酒仙网线下连锁业务重要客户,值得关注。由此还引发从贾婧峰曾经担任的酒快到网络、庄藏销售的法定代表人和职务,以及酒快到等业务定位看,是否对其亲属宋曙炳控制的企业成为酒仙网重要客户存在影响,也值得关注。

还需注意的是,从贾婧峰在酒快到网络注销前职务看,离职前是否已经成为酒仙网线下品牌连锁渠道中重要的“酒快到”品牌重要负责人甚至最初操盘手之一?以贾婧峰曾经担任酒快到网络、庄藏销售法人和职务来看,这又与酒仙网招股书中所称在公司担任市场经理职务,负责团购、市场开拓、客户维护的描述是否准确?

更关键的是,从实质重于形式角度,酒仙网前员工贾婧峰亲属宋曙炳控制的企业与公司的销售是否应当定性为关联交易?

就上述诸多疑问,《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酒仙网并发去新闻采访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此外,记者4月15日就酒仙网一重要客户“穿越”情形,致电酒仙网保荐机构华泰联合证券,但两位保荐代表人电话或无人接听或占线。

对于其他与酒仙网关系不一般的线下重要客户引发的疑惑,《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将继续关注。记者 尔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