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为何能选中通信产业?任正非无奈:上了“贼船”,想下下不去

华为为何能选中通信产业?任正非无奈:上了“贼船”,想下下不去
2021年05月19日 17:54 60秒商业解读

如今,任正非带领华为在通信行业做得风生水起,5G技术更是引领全球。很多人在华为成功后去采访任正非,问任正非当初是怎么慧眼如炬一头扎进通信行业的。

任正非笑了笑,给了个意料之外的答案:做通信纯属误打误撞,一进来发现上了“贼船”了,想下又下不去。如果知道做通信这么困难,真是还不如去养猪。猪听话又好养,技术要求不高,不像通信技术迭代速度这么快,跟都跟不上,不往前跑就得破产。想退,没有退路,能怎么办,拼命干呗。

事实也的确如此,任正非和华为人做事都是拼了命的,不成功,便成仁。

一、没钱研发,只好硬着头皮干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科技研发必须“烧钱”已成不争的事实。

当时“蓝色巨人”IBM为通信技术一年投入的资金是60亿,贝尔实验室每年也投入30亿。而当时华为的一年销售额不过才1亿。

1992年,华为还处在摆脱代理商身份的重要转折点,HJD48模拟空分用户交换机的畅销成了华为活下去的保障。能活下去了,自然要研发属于自己的技术和产品。

HJD48是给企业或者单位分机使用的,华为接下来研究的是给地方电信局使用的局部交换机。华为寄予新产品以众望,企图打入更大更牢固的电信运营商市场。

研发很成功,华为将新产品命名为JK1000,但销售并不成功。JK1000的技术太落后了,它只是一台局用交换机,而更先进的数字交换机已经很成熟了,西方各巨头也已经成功研发出合适的产品。

华为的JK1000虽然出炉顺利,却面临着上市即退市的风险。

怎么办,任正非大手一挥,压上了华为全部的资金,研发数字程控交换机C&C08。

任正非对大伙说:既然市场跑得快,那我们也只好努力跑的更快,到时候谁被抛弃都说不一定了。

90年代的中国不比现在,没有那么多天使投资人给你投钱,任正非的钱很快就不够用了,员工工资发不出来,经费又在疯狂的燃烧,好多看不清路的人都离开了。任正非也不扯皮,结清工资就让他们走。

华为缺钱,给员工租的房子条件也很差,都是民房。深圳潮热,晚上回去摸不到遥控器,就只能忍受着夜晚的闷热。就算幸运摸到了,按来按去可能也没有反应。出去一看,是空调压缩机被人偷走了。甚至有时候新研发好一台机器,转眼就被小偷偷走了。

曾有华为高管劝任正非:别研发C&C08了,太烧钱,而且九死一生。我们可以先卖JK1000,走一步算一步。

这个建议被任正非坚定地拒绝了。

二、项目经理毛江生:再不出去开局,老板非要灭了我

和JK1000相比,研发C&C08重点就是研发自己的芯片。研发自己的芯片是降低成本最关键的一步,有了自己的“芯”,交换机集成度不仅高,还有底气跟竞争对手打价格战。大家没日没夜的苦干,每天晚上9点,任正非都会提个菜篮子,装着牛奶和面包犒劳大家。

苦心人天不负,由华为骨干徐文伟带领,C&C08芯片一次流片成功,无异于数字交换机首战告捷。芯片问题解决了,C&C08还是没有整体研发成功。

研发部不给力,市场部倒是很给力,在交换机还没研发成功的时候就接到了义务邮电局的第一笔订单。

华为的C&C08交换机是国产的第一台程控交换机,没有人用过,需要重新配备电源设备和辅助设备,如果开通失败,邮电局将损失巨大。

当时邮电部门给各个邮电局下过“死命令”,如果电话线断线超过30分钟,无论什么原因,当地邮电局长就地免职。可见,义乌邮电局也是顶着巨大的压力选择了华为。

但华为这边原来定好了在1993年5月或者6月交付,结果一拖再拖,迟迟不能交付产品给邮电局。项目经理毛生江每天看到软件经理都要念叨:再不能交付,老板非要灭了我。

其实,此时的任正非比毛生江更焦虑。

三、干一步走一步也得干

1993年10月,华为总工程师郑宝用坐着卡车,卡车后面放着还没调试好的交换机,一行人直接把未完成的交换机就拉到义务邮电局了。

卸下来以后,郑宝用不敢掉以轻心,亲自带人安装,进行联网试机。

果然,第一台数字交换机极其不稳定,断线、死机、阻塞,打不通电话,或者电话打一半就断掉,要不然就干脆串线。

义务开局是华为的第一单,华为上上下下都很重视,任正非亲临现场指挥,住在现场不走了。

但调试就是这么折磨人,义务的条件比不上华为总部,又要测试、又要调试,设备不够用,人也不够用。研发人员只好两班倒的。

他们每天住在一家旅店里,早上6点华为员工从外面进来,老板都不知道他们是下班了还是上班了。义务的冬天很冷,机房又没有暖气,工程师没办法,袜子穿两层,夹克也穿两层,冷了就多喝热水。

遇上电水壶坏了,连热水也没有。但就是这样,遇山开路遇水搭桥,两个月后,这个版本慢慢稳定下来,总算是能交差了。

在这个过程中,任正非还请来了德国的最优秀的设计师设计交换机的外观和性能,支持远端用户的功能在这款C&C08后续的版本中陆续实现。

C&C08采用全中文菜单方式,支持鼠标操作,并设计有热键帮助系统。界面清晰美观,操作方便,简单易学,计费可靠性强,准确率高,更适合中国客户的使用习惯,全面超越了当时西门子、朗讯等国外通信巨头

华为的C&C08几乎垄断了当时国内局用交换机市场,打响了向国际科技巨头反击的“第一炮”,彻底扭转了当时国内电信系统“七国八制”的局面。

四、结语

科技研发要舍得花钱,任正非曾对央视《面对面》主持人说:徐直军就是我“浪费”1000亿培养的。而且明年可能还要再“浪费”1000亿。

做基础研究很苦、很寂寞、要敢于“坐十年冷板凳”,要对失败包容。

1993年李一男一次项目失败,20万美元打了水漂,任正非和上司郑宝用都来安慰他。科学研究,有浪费才有成功,包容失败,才能鼓励创新。

正如任正非所说:烧不死的鸟才是凤凰。

不畏艰辛,才能成就伟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