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为“太子”,到被任正非不计成本“围剿”,李一男做错了什么

从华为“太子”,到被任正非不计成本“围剿”,李一男做错了什么
2021年05月22日 09:23 60秒商业解读

李一男对华为有多重要呢?

当年他与郑宝用开发的万门机所使用的“准SDH技术”,至今仍然是国际通信技术的最高标准。有人说“一个李一男,半部华为史”,其实更确切地说”一个李一男,半部中国通信史“。

李一男的个人能力极强,可以为将,但不可为帅。任正非有心培养李一男的全面能力,却被误解为“流放”。从2000年李一男出走成立港湾科技,到2006年被华为以17亿元收购,在这长达6年的对抗,华为与港湾两败俱伤,任正非与李一男原本的“师徒情谊”也走到了末路。

一、任正非的“干儿子”李一男

1992年,从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毕业的李一男入职华为。初到华为李一男的就碰到了师兄郑宝用,当时郑宝用刚刚带领团队完成了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的研发,奠定了华为在国内市场与国际巨头阿尔卡特、爱立信等一决高下的资格。

郑宝用见到李一男的第一眼感觉就是:这是“童工”么?又瘦、又黑、又小,跟个黑豆芽似的。

细聊几句郑宝用发现,一副营养不良的小身板里,满腹才华。多有才华呢?看李一男的晋升之路就能发现,至今无人打破。

入职华为第2天便升成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2年后被提拔为华为总工程师,27岁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地位超过师兄郑宝用,仅次于任正非、孙亚芳,员工私下都称李一男为“华为太子”,任正非也在很多场合毫不介意地称李一男为“干儿子”。

1993年前后的华为刚刚完成C&C08的研发,是华为最畅销的的一款产品。但任正非觉得还不够,C&C08是2000门的交换机,任正非认为2000门对于飞速增长的中国电话普及率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任老板”一声令下让郑宝用“挑大梁”,开始研发万门交换机。

已经研发出2000门交换机,1万门还难么?

真的很难,万门交换机是一个技术鸿沟,当时全球科技巨头也在竭力攻克这个难题。同时,任正非要求华为必须有自己的知识产权,不能抄袭别人的东西。但当时郑宝用带领的研发小组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学上海贝尔的S1240或者日本富士通的交换机技术。

焦头烂额之际,还是“黑豆芽”李一男提了个中肯的方法。李一男认为可以学习美国英特尔公司的Multibus总线技术,中体西用,把这种标准速度最快的总线技术移植到华为的机器上,一定有大用处的。

郑宝用一听:好小子,我们之前怎么没想到!说干就干,郑宝用马上以华为研究部的名义调来了20万美金,订购了万门机研究过程中需要的开发板和相关设备。

想法很好,但中体西用毕竟不是那么容易用的,总线技术不是华为的,研发方法还是国外的,这20万美金相当于打了个响。

那几天李一男心惊胆战,想法是自己提的,每次接电话都是提心吊胆,生怕下一秒听到罢免自己的消息。说起来,任正非此时也是火烧眉毛,面对李一男还是十分淡定,任正非经常拍拍李一男肩膀,给他打气的说道:研究有失败很正常,别沮丧,烧不死的鸟才是凤凰。

有了任正非的鼓励,心定下来的李一男灵光一闪,想到了自己的老本行,他对郑宝用说:为什么不用我们的光电专业,把光纤的多个模块联合在一起呢?

郑宝用一听,眼睛又亮了:这想法真是绝!

郑宝用和李一男随即启动了光纤项目,但光纤技术当时很不成熟,没有现成的技术可以用到华为的交换机上。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李一男又提出“准SDH技术”。

1994年,在郑宝用、李一男的合力之下,华为的万门交换机已经出有眉目,就差得到客户的肯定了。俗话说“瞌睡时送枕头”,邳州邮电局想给交换机扩容,之前服务商美国贝尔响应速度太慢,听说华为研究出了万门机,邳州邮电局就动了心思。在邳州,华为万门机实力得以展现,性能全面压制美国贝尔的产品,李一男也迅速凭借万门交换机项目一举升任交换机产品线的总经理, 一个月之后升任华为执行副总裁。

华为“太子”的传说由此开启。

二、“华为太子”出走,带走华为半数研发团队

因为李一男身上总有无限的想法和实力,任正非很是看好他。

当时华为内外有不少传言,说李一男是任正非的接班人,毕竟万门机研发成功那年,华为把原本应该给李一男的100万奖金直接转化为华为的100万股份,李一男直接一跃成为核心管理层。

任正非认为李一男还太年轻,需要多历练,要做首席执行官,就必须懂市场和营销。于是任正非把李一男从中央研究部调到了市场部,但这个调任却成了李一男离开华为的导火索。

李一男的想法是,在研发部,自己如鱼得水,去市场部,岂不是要鱼去学习爬树?这是在流放我?李一男和任正非的冲突爆发了,这是华为历史上最大的一次人事危机,人心齐泰山移,人心不齐,大事休已。

2000年李一男出走,北上创立了港湾科技,号称半数华为核心科技人员选择跟随。

港湾科技做什么?华为能做的,港湾科技全部都做。华为能联系到的客户,港湾科技也能联系到。市场不相信眼泪,客户也不必讲人情。谁的产品性价比高就选择谁的。到了2003年国内交换机市场份额,港湾科技已拿到8%,华为是10%。业界称港湾是“小华为”。

三、和老东家打擂台

和老东家打擂台,没谁比李一男和港湾科技更熟了。李一男挖华为墙角挖到了很多人才包括华为国内市场主管副总裁彭松、华为数据通信部门总经理路新。

壁垒从内部打破最容易,除了从华为挖人,大量招收华为离职人员外,李一男还买通了华为内部研发人员。这些人并不是从华为跳槽,而是留在华为,但避开了港湾科技的相关科技项目和市场领域。

2003年,港湾科技宣布与深圳的钧天科技合并,这踩到了任正非的痛点了。任正非在EMT内部会议上说:两个方面军顺利会师了。

钧天科技创始人黄耀旭也是华为老员工,更是李一男的旧部。收购成功后,李一男顺利“杀入”运营商的数据传输市场,这触碰到了华为利润的根本。

华为靠什么赚钱,一是交换机,二是数据传输技术。任正非再也坐不住了,此时此刻的华为可谓是风雨飘摇,任正非自己做了两次手术了,郑宝用也因癌症不得不去美国治疗,美国的思科在国际上对华为发起了“世纪诉讼”,昔日的“关门弟子”如今成为对手,势要拼个你死我活。

四、华为的反击

2003年前后,华为成立了一个“打击港湾办公室”,简称“打港办”,由时任华为董事长孙亚芳直接领导,直接拨了4亿人民币,对着港湾炮火全开。

怎么个打法?任正非下了命令:只要是港湾参与投标的市场项目,华为统统报价更低。项目给了中兴都没关系,就是不能给港湾。在谁那里丢了项目,项目经理就地辞退。

当时山东一个国际中学的局域网招标项目,港湾报价60万,已经是不挣钱了,华为负责人跑去跟客户哭诉:我们可以40万,亏钱没关系,白送也没关系,只要项目给我们就行。为了对抗港湾,华为的团队不惜送设备送服务,把客户正在使用的港湾设备买下,换成华为的,甚至买一送一。

在打港办的360度围剿下,港湾颓势显现。

任正非“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用重金“挖”港湾的员工,升职、加薪。

而让李一男撤离放弃抵抗的,也是华为从美国思科学来的“知识产权诉讼”。华为发律师函给港湾科技,要求港湾尽快解释多项产品侵犯华为知识产权的问题,华为的财务部也以匿名邮件的方式揭露港湾财务不实问题,阻止了港湾科技在美国上市。

五、结语

2006年6月,华为以17亿元收购港湾科技,这个曾打入10多个国家,拥有34个办事处,19个分公司的通信设备供应商,正式成为历史。时隔6年,李一男重回任正非麾下。华为胜了么?胜了,但也是惨胜。

李一男有“两宗罪”,其一是很多华为人效仿李一男,组团偷窃公司专利,试图分裂华为;其二是在走投无路之际,李一男宁愿联合西方风投资本将港湾卖给西门子,也拒绝卖给华为。如果西门子收购成功,华为10多年艰苦卓绝建立起来与国外巨头竞争的优势将荡然无存,这不仅对华为,对所有中国的高科技公司都将是一场灾难。

但任正非在接手港湾科技仍然劝慰地说:不要着眼眼前,不要背负太多的包袱,要看未来,看发展。

2008年,李一男在华为解禁期一到,便离开了华为。

2017年,李一男因内幕交易被判2年6个月,当然这是后话。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