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观贝尔实验室旧址,任正非感慨:企业活下去,需要狼的3大特性

参观贝尔实验室旧址,任正非感慨:企业活下去,需要狼的3大特性
2021年05月22日 21:12 60秒商业解读

美国朗讯的贝尔实验室号称“地球人的大脑”。

1876年人类的第一台电话机就诞生于贝尔实验室。而后,激光技术、移动电话技术、C语言等等都出自贝尔实验室。

2006年法国阿尔卡特以134亿美元收购朗讯后,贝尔实验室从此成为历史。

当年任正非赴美参观贝尔实验室旧址,久久不愿离去。

任正非感慨:就像辉煌了100年的贝尔实验室一样,华为的冬天终会到来,我们要准备好去迎接。不要总想着做百年企业,首先要“活下来”。

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面对华为转折路口,任正非选择了最艰难、风险最大的自主研发道路,1991年BH03问世,任正非哽咽着说:我们终于活下来了。

任正非每每回忆起那段时光,都会强调:发展中的企业必须像一只狼。狼有三大特性:敏锐的嗅觉;奋不顾身的精神;群体奋斗的意识。企业要活下来,必须具备狼的这三个特性。

一、狼:嗅觉敏锐

20世纪80年代,被南油集团辞退的任正非发现了一个新鲜玩意——程控交换机。

首先认识下什么是交换机?

如今很多人已经无法再回到固话的年代,但有些电影情节会展现那段历史。一个年轻小伙子拿着电话一阵猛摇,另一边的接线员接通后,小伙子说:喂,给我接一下407的小芳。接线员把线插到407的插线孔上,线路便接通到了407的小芳。

接线员操作的设备部分就是交换机,固话想要打通,核心设备就是交换机。交换机就相当于整个通话网络的大脑,协调进来进出的线路。

而程控交换机就是由计算机控制的交换机,反应速度更快,通话更清晰,工作效率更高,体积是原来交换机的十分之一。

那为什么任正非会觉得程控交换机有趣呢?

80年代初期,中国市场的活力被打开,各地经济飞速发展,对电话的需求如日剧增。当时,中国人固定电话普及率不足1%,而欧美等发达国家已经超过90%。同时,中国没有自主研发程控交换机的技术,欧美巨头又进行技术封锁,仗着技术优势,当时安装1部固话的成本大约在3000元左右,大部分都被欧美巨头收走了。

后来,北京中关村冒出一个风云人物:许瑞洪。西方巨头卡我们技术?那就自己做。许瑞洪买来进口组件,培训几个大学生,组装机器的工作就开始了。

有生产许可证么?没有。但依然卖到脱销。

一个暑假,许瑞洪共组装了500台120门的小用户交换机。一台成本2万元,卖7.5万元,一个暑假净利润2000万。

任正非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商机,别人都可以,为什么自己不做呢?

于是任正非立刻“进军”交换机市场,成为“倒买倒卖”大军的一员。任正非主要做交换机代理业务,每天装货、卸货,很快华为的员工增加到了20人。还拿到了香港鸿年公司的订单。鸿年老板梁琨吾对任正非非常认可:广州仓库有1亿的货,你可以随时提货拿去卖,资金可以先周转一下再给我。

俗话说,风口上猪都能飞的起来。“嗅觉灵敏”的任正非选对了风口。交换机卖的火热,接下来要考虑的便是华为何去何从的问题。

是多代理几个品牌,还是专心代理鸿年这一个牌子?万一有一天鸿年断供怎么办?为什么华为部试着做一个牌子出来?

在任正非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继续做代理商,挣钱多又快,但说不好哪天会被供应商或者市场抛弃;二是自己搞研发,从0到1研发交换机,但问题是研发是个“无底洞”。

任正非最终选择了后者。

二、狼:不屈不挠

柳传志关于联想与华为曾有段经典的“爬坡论”。

在上世纪90年代,华为与联想堪称中国科技界的“泰山北斗”。在发展路线上,联想走的是“贸工技”路线,将销售放到第一位,研发次之,就像从喜马拉雅山南坡攀爬,缓和迂回。而华为则崇尚技术,就像从喜马拉雅山的北坡爬,陡峭险要。

如今很多人再读柳传志的这段“爬坡论”,更多的感受则是:困难的路越走越容易,容易的路越走越难。

华为对困难不屈不挠的血性是它区别于其他公司的不同之处。当然联想不想以研发为主,主要研发几十个亿扔进去都不见得能听个响。

华为是如何开始做研发的呢?有时候,机遇是被“逼”出来的。

华为第一款产品是BH01,是一款从国营单位买散件回来组装的产品。因为华为服务态度好,定价也偏低,所以在市场上是供不应求,但有一次,华为BH01散件的供货商断供了,市场上又买不来替代零件。可与客户的合同已经签好了,交货日期也定了,没有货就是违约。

为了防止违约,任正非下令:自己研发!

任正非便指定莫军做项目经理,按照BH01的电路和软件,进行自主研发。为了在客户那里好交代,新产品就叫BH03。对于客户来说,换了个名,换了个包装,区别不大。但对于华为人来说不一样,BH03换的是交换机最重要的“大脑”——芯片

三、狼:群体奋斗

当时华为研发有多艰苦呢,没有正儿八经的研发工作间,仓库一改造,单板、电源、总测、调试四个工段都有了,住也在那里,吃也在那里。单人床一字排开,泡沫板和纸箱子一垫吧,简陋大通铺就有了。

当时深圳很热,虽然有空调,但经常被小偷光顾,电机经常被盗。华为人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设计、编写代码、调试、挥汗如雨。睡到半夜来货了,就得爬起来装货卸货,蚊子特别多,就拿塑料袋子把自己包起来,然后挖几个洞,能呼吸就行。

产品做出来了,任正非没有钱搞测试,只能拿放大镜检查成千上万个焊接点,工程量大的时候就多叫几个人一起看。

没钱搞测试,有钱发工资么?

没有,有段时间华为连续六个月发不出来工资,有的人坚持不住就走了,任正非跑去借钱,利息30%,好歹是把剩下员工工资发上了。

为了筹集资,任正非甚至说,谁能给公司拉来1000万的资金,谁就可以一年不上班,工资照发。入职不久的孙亚芳凭着自己的人脉,在中间做担保人,给华为借来了第一笔资金,解了任正非的燃眉之急。

1991年12月,华为的BH03经过全部测试,取得入网许可后,可以跟客户交货了。当时华为账上的钱已经全部用完了,再交不出货就要破产了。

1991年的最后一天,华为全体员工在那个破旧的办公楼举办了一次聚会,自己煮白菜,炖土豆,庆祝华为第一个有知识产权的产品问世了。

任正非坐在台上,看着台下一个个衣衫褴褛,好像逃难过来的华为人,他泪眼朦胧:我们终于活下来了。

四、结语

虽说从2000年以后,任正非已经很少提及“狼性文化”,但“狼性”的基因是刻在华为人的骨子里的,他们嗅觉灵敏、不屈不挠、团结奋战。

任正非曾说:做事情,一次就能成功,是不合理的。一只优秀的“狼群”队伍,不在于百战百胜,而在于能打胜仗、敢打胜仗,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依然能挺住压力,成功突围。

“胜者举杯相庆,败者拼死相救”,这便是华为“狼性”的真实写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