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词有理 | 蔚来、理想、小鹏,可能永远无法盈利

强词有理 | 蔚来、理想、小鹏,可能永远无法盈利
2020年10月26日 21:07 经济学家圈

主持人:邱思睿

特约商业评论员:王强

主持人:有人会把特斯拉的存在,类比成苹果之前的存在,像苹果它是一个改变了整个与大家手机使用的这么一个品牌。

王强:汽车是一个高度成熟的一个产业,而且就是说这个产业经过了一百年的变迁以后呢,也就是说该老化的老化了,比如通用汽车老化了,但是你看丰田这些公司,宝马这些公司,它依然是非常有活力的,所以产业的背景不一样,也就是说当年的诺基亚跟今天的丰田跟今天的宝马是没办法比的,那么苹果可以把诺基亚轻松地拿掉,但事实上就说是特斯拉是很难轻松地把丰田拿掉的,丰田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公司,类似这样的,那当然不止丰田一家。

汽车是一个有百年底蕴的一个行业,而通信是一个比较新的一个行业,所以就是说诺基亚这些公司,当年它再怎么强大,它其实也还是一个新人,那么也就是它的底蕴,企业的积累,它的实力,它没强大到那样的一个程度。

马斯克因为受过更完整的教育,所以一上来给你讲第一性原理,乔布斯不会去用这样的名词。什么第一性原理,但实际上乔布斯的思考方式跟马斯克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他们都是极端务实的人,一方面他有极强的创新的精神,但是他有极端的务实,也就是说他对产品性价比的关注,是远超过一般的企业家的,由此就是说他在创始人的相似度,也包括这个创始人的明星效应,等等这些方面,对产品的重视都是很像的。

国内的这些车企,它跟当年的这个智能手机的这些创业者,还是有个极大的不同,这里面就要说回到汽车行业很重要的一个特征,也就是说这是个耐用品,耐用品的话它的性价比是极其重要的,即便在电动车之前,性价比也是极其重要的,这个也是汽车,现代汽车行业开创是从T型车开始的,T型车就是从这个性价比开始的。大概就是八十周还是多少周,就说是一个福特汽车流水线工人的工资,他就可以买一辆T型车,所以它是性价比的创新,所以带来了这个这样的一个行业。

所以就是说,现在的这些新的入场的这些公司,它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就是性价比要求越高,越复杂的这个耐用品,它的制造环节就越重要,那么国内的这个新能源车的企业没有一家做工厂的你想最早特斯拉来创业的时候,它就是从开工厂开始的,从最早概念车当然请人代工,他一开始就接手了丰田和通用合资在加州的那个汽车厂,所以就是说要真正的就是说是有远大理想的来做这个行业,一个真的能够做成大企业的这个新能源车公司,它必须从汽车厂开始做起,必须从工厂做起。

有工厂就不会那么快,而且说门槛也是很高度的,那么包括就是说后来又的公司呢就说是,可能就说是自己快速地引入了一些什么智能化的等等,但是这个其实是跟这个自己去把工厂作为整个创业的一个中心去做,这还是两码事的。你像特斯拉建电池厂,然后建组装厂,然后再浦东建组装厂等等,这是它整个企业的核心中的核心。所以你为什么取消公关部,我都把钱拿来盖工厂,我把钱拿来,把这些精力拿来管工厂,这个其实你看丰田生产方式,从哪里来的,从生产线来的,从,福特汽车从哪里来的,福特汽车是从这个流水线的,所以也就是说,流水线、生产线、工厂是汽车行业的灵魂,到了新能源车领域,马斯克做任何的重大创新,都离不开,没有改这样一个基本的规则,就是以工厂为中心,所以他们连工厂都不做,他们工厂都不做,那你说他们怎么参与竞争。

主持人:但是像小鹏、蔚来、理想他们三家都已经在美股上市了,而且其实目前融资状况也都是很不错的,那如果说他们有一个比方说像您提到的很明显的没有工厂这个事情,为什么没有限制他们融资呢?

王强:他们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它是燃油车普及率不高的一个延展,你比如说我有些同事有些朋友他也买,最近也买了描述的这些新能源车,他是为了上牌,他是为了上牌,所以你看他和我选择这个车,他是无关的,他是一个不充分竞争的一种状态,由此现在它还有很大的一个阶段的市场红利。

那特斯拉的工厂,刚刚开始这个运转还没有多久,所以就说现在他们的上市也好,融资也好,或者怎么的也好都证明不了他们的成功,他们的成功有需要几个阶梯,我觉得现在这个在一个全世界货币泛滥的一个大的宏观环境下,跟资本有关的这些进展这些成果,我觉得都不能拿来做实际的验证,最简单的第一步验证,它的就说是能够持续盈利,那特斯拉刚刚实现持续四个季度的盈利,刚刚实现,搞了十几年了刚刚实现持续四个季度的盈利,所以它们首先得实现盈利。那么盈利了就需要什么呢,就需要量产,那么你怎么上量呢,你看这个问题它其实回答不了的,为什么呢,因为特斯拉已经进来了,如果特斯拉没进来那还有可能,因为国内的车厂,其他车厂,可能除了比亚迪之外,可能其他的也不咋的,在新能源车里也不咋的,所以新的这些企业它也有机会。

但是特斯拉已经进来,而且在持续地扩大产能,而且持续地再降价,那么这个时候很可能国内所有的这些新的这个造车企业,永久性的无法实现量产,那么也就是说它很可能这些企业都是永久性无法盈利的,这个是很残酷的一个现实。我理解就是说,说得不客气一点,当然他们的创业创新也有它很多亮点值得尊重的地方,但是必须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也就是说,说得不客气一点他们是三无企业,他们无技术、你说他们有什么技术,他们没有技术,没有技术,那么当然中国的很多行业很多企业都没有技术,这个是个客观的情况。

但是特斯拉进来跟你直接的竞争了,你没有任何的保护。它工厂就在上海工厂盖得比你还快,产能比你还大,上海市政府比你找到的合肥市政府、广州市政府还要有钱。那么特斯拉直接进来跟你竞争,你一没技术、二你没工厂、三没什么创新,而且现在好多创新都是伪创新。增程式汽车,理想汽车增程式,而这个当然,到现在当然可能觉得还是有讨论的空间,说我电不足,所以我背一个柴油发电机,然后自动地给它充电,它就能够解决这个电池现在技术的约束的问题,这其实伪创新,你如果背柴油发电机,那我干吗不直接柴油车,开汽油车算了,我要你那个增程式干什么呢。那比如说包括蔚来汽车搞的换电那么这些方面事实上都有很多的争议,换电其实是一点都不稀罕,这个事情在这个特斯拉早期也尝试过,但它根本不是最大的关键,换电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换电不是减少消费者的负担,由此就对于这种高频的耐用品的使用来说,你增加消费者负担,那也是减少用户价值。

所以这个创新方向,都偏离了核心,偏离了比如电池技术,偏离了软件,偏离了这个制造更有效率的制造过程,这样的一些新的这个创新的这个方向,所以我就觉得就是说,他们的这个目前的这个阶段呢,其实非常早期,还非常早期我不说他们一定没有前途,但是现在他们的所谓的上市,只能至多把它当做早期的这个新经济企业的A轮融资。最近美国出了一个事情,有个做电动卡车的公司,这个电动卡车的公司车也没有深灭都没有,然后就在这个美股上面涨得非常厉害,然后市值都超过福特了。然后这个卡车的公司最近也是被做空了各种,然后他就拍了一段视频,就靠一段视频,说签了几个什么协议,市场值就是超过了福特,所以就是现在不仅在国内,在全世界这个造车新势力,造车的企业,它的这个泡沫都很重,泡沫不代表没有前途,但是泡沫就是泡沫,那么最后幸存者会很少

主持人:那有没有可能像比方说您刚才说增程式的这种类型的技术,它其实在短期或者中期满足了一部分消费者,不管是心理上的需要还是功能上的需要?

王强:这个讨论其实是听起来是有道理的,事实上它没有意义,刚才都说了,这是一个性价比主导的一个行业,性价比主导的行业也就是说它的竞争规则是靠谁更有性价比来决定的,那么既然如此,你偏离了这个规则的其他的任何的所谓的这些小花招,都解决不了你的这个量产的问题,你没有量产你就一定是赔钱的。那么你是赔钱的你解决了消费者的某某某人的需要,又有什么用呢。

主持人:国内现在主要的这些电动车生产厂商,它背后其实都有一个很强大的一个团队,或者说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的巨头做靠山,这些巨头之所以投资他们,是看上了他们的什么呢?

王强:投资呢现在就是说大家首先就是说,货币泛滥,这个钱太多了,热钱太多了,大家都在找机会,那么着机会呢它有几个特点,一个是投资于这个未来,还有一个特点是投资于现在。那么我觉得多数这些项目呢表面上看着是价值投资,我是瞄准了一个很有前途的行业,但事实上呢就是说它短期很可能通过套利。你比如美股上市了,那么它上市以后就可以套现,那么这个时候就由公众投资者,其他投资者来买单了,所以他在短期,他的投资回报可能是有保障的,所以我没所谓,就好比很多做天使投资的,我就什么都投,然后只要你能融到A轮,我不需要你上市的,你只要能融到A轮我就兑现来了,我就赚钱了。

主持人:在商业版图上,他们那些互联网企业,对这些车企的选择有没有什么考量呢?

王强:更多的就是说还是一个机缘问题,就说是比如说哪个FA做的呀,或者说中间有些什么样的人脉关联,所以资本圈的用句俗话来讲,他是个江湖,也就是说它背后有各种各样的大佬,有大哥然后有圈子嘛,那么也就是说谁谁谁就找到了谁,刚好在那个时间找到了谁,然后由于中间有什么他们共同认识的人等等,然后他就投了,那么所以我觉得资本市场的,无论是二级市场还是一级市场,他们的选择行为,就说无论是上市也好,或者融资也好,他都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他只能说明资本本身的一定的理性一定的逐利性而已,他并没有说明说,他在产业上,在产品上,在长久的这个竞争力上,甚至在社会价值的创造上,它真的是能够立得住脚的。

主持人:那有没有可能他们在投资之前曾经也会抱着一个盼望可以有某一个品牌能够实现一个类似于一统江湖的局面?

王强:他们肯定愿意这样去想,这个自己投进去10个亿,能变成100个亿,那肯定比变成15个亿要好,对吧,他肯定会这样去想,这个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愿望毕竟还是愿望,那么具体怎么实现,能不能实现,这是一个很客观的一个条件来决定的,那么现在来看呢,我觉得目前而言呢还非常早期,那么这些投资呢就说不至于打水漂。你看他们上市速度各种都很快,但是不能证明这些企业本身,它真的是长久的这个价值。

退出其实很简单,那么就是说国内新能源车个老大蔚来汽车,可能在这个疫情,如果再早,当然我们不能这样去假设,就是说中间如果再拖个半年,很可能他都撑不住了对不对,当时已经有各种传言出来了嘛,包括拖欠薪资等等各种供应商的款了,等等都有过这样的传言出来,那后来是这个合肥市政府勇敢地杀了进来对吧,后来最后合肥市政府还得了一个什么最佳投行的桂冠是吧。那么如果没有这样的你看救急这样的钱,那么它很容易就活动部分下去,因为它在烧钱的状态,你看现在这种状态,它事实上是需要很长期的烧钱,而且烧得不会越来越少只会越来越多,为什么,因为特斯拉进来了,特斯拉去年才进来,然后它的工厂比任何人速度更快的速度在扩容,然后它的整个的价格,再以比其他任何人更有底气的速度在下降,那么这个时候,你怎么竞争,那么包括国内还有比较老牌的像比亚迪这些企业,人家是制造出身的,天然人家适合参与这种性价比的游戏,那么他不怕,他可以参与。

那么现在呢在这新能源车的带动下,你看丰田这些也来了,那么这些企业它在制造上面,它在整个企业的技术积累上面,是非常强大的,那么这些企业它在介入到这个新能源车,这种所谓的纯电插电式的这种新能源车的这样一个市场以后呢,那么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这个就是比较残酷的一个现状。

主持人:那就总结来看,您对于国内这些品牌还是感到挺悲观的?

王强:那么现在呢就是说他们采用了(抱团)的方式,那么所以就是说这个过程中呢,就是说看大家这个调整的速度,你看这个当年那个共享单车的时候,那个就是一个极端的案例,当年的光伏后来的共享单车,那么调整快的人他还是有机会的。你看那个不愿意调整的人,稍微慢,调整稍微慢一点的人,或者中间出了一些什幺蛾子的一些企业,那个ofo之类的,它肯定几十亿就片甲不留。

调整就是抱团,你比如说摩拜现在跟美团抱团,是吧,那美团又更早期和大众点评抱团对吧等等,那么前不久还有传言说美团会不会跟滴滴抱团,对不对,所以就是说它有这样的调整的必要,那包括蔚来汽车和合肥市政府的这样一个联姻,最近你看它的合肥的中国总部的建立等等,那么就是说它要以更快的速度去结盟、去抱团,然后以更大的一个实力然后来参与这个竞争,那么这个过程中呢,既要求它的这个抱团的速度,另一方面也要看它能不能回到这个,这个性价比的这样一个竞争的轨道上面来,如果就是说还是在什么增程式,换电这种莫名其妙的方向上去投入花钱,那么只会我觉得可能只会浪费很多的机会。

大部分的品牌都会输得比较惨,因为他们没有人,刚才说了它是三无,你都是三无了你还有什么太大存在的价值,那么可能用财务的话来讲,可能有点残值,有点残值。那如果就说你不趁着这个势头,趁着这个特斯拉的产能还没有到达这个最优的水平,趁着丰田这些大众宝马这些公司可能还留恋燃油车的这样一个业绩等等,你不趁这个时机赶紧地做大自己的话,你肯定就很快就消失掉了。

也就是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当它到达每年特斯拉的产量在国内的产量,假定都能够到达几十万辆的时候,那么这个时候这些车企的搭建其实就倒了,如果那个时候它不能够以一个类似的性价比的水平,规模效应参与这个竞争的话,它的存在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它就是烧股东的钱而已,没有任何的这个投资者会傻到那个程度,愿意不断地为钱给它去烧的。而且特斯拉这个公司就是极度透明的,你看它2.52美元的这个车,它是最新的那个报道的话就说2022年才能上的了市的,但是他现在就告诉你了。

主持人:所以您对特斯拉还是挺乐观的?

王强:特斯拉是我觉得它的整个的发展,有一个非常关键的转折,就是中国市场,特斯拉没有中国市场和有中国市场是完全两个概念。我觉得如果它没有中国市场的话,它的这个发展,会到极大的传统车企的竞争,因为传统车企欧洲有这个大众有宝马,然后日本有这个很强的这个日系的这些造车的能力,日本这些车企,也有全世界在销售,然后美国就是说通用现在不行了,福特这些其实还是很强劲的,那么这个时候你说你如果就在那些市场的话,它的这个市场空间有限,中国市场对汽车行业来讲,某种程度上是个处女地,为什么呢,没有本土的很强的造车,造车企业,以前所谓的技术换市场没换到。

然后现在真正的强一点的企业就是比亚迪,比亚迪做制造出身,做电瓶出身的对吧,所以就说比亚迪转型的比较好,然后连巴菲特都投资了,但是市场的这个保有量很低,所以空间还很大,那么而且发展中国家对性价比要求又极高。所以就是说特斯拉如果能够允许它独资进中国,那么它就获得了当年福特在美国市场,就1910年代到1920年代福特在美国市场的那样一个契机。

它如果没有中国市场的话,它就只能获得一般性的一个市场的机会,它很快可能就会被丰田等等这些企业那个欧美那个市场,就围追堵截,它很可能就做不大。但是借助中国是,如果照现在这个态势,我就觉得它很可能在整体实力上,不仅是市值,市值有一些过于市场情绪需后的一些成分,在整个实力,比如说资产规模,企业的研发投入等等这些应实力上,它就有可能超过传统车企,那么这个时候它的整个的发展路径,你会发现它很符合商业的一般规律。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