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北美自贸协定“上线”,对能源和环境影响几何?

新版北美自贸协定“上线”,对能源和环境影响几何?
2020年07月13日 11:36 中国能源报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近日,新版北美自贸协议《美墨加协定》(USMCA)正式生效,代替实施了26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理论上这个由美国引导重组的“新同盟”应该弥补NAFTA的不足,在巩固北美三国贸易关系的基础上最大程度提升各自竞争力、带动经济复苏,但内部分歧严重却让USMCA顺利实施的风险不断增加。

事实上,USMCA不仅没能复制NAFTA的区域经济一体化精神,反而极大地限制了本区域甚至区域外的贸易和投资,处处体现着“美国优先”、“利己主义”的理念,特别是能源贸易方面。在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国际油市持续萎靡的大环境下,给北美能源合作带来更大考验。

(文丨本报记者 王林)

新协定被指“为美服务”

美国政府方面指出,USMCA开启了北美地区贸易活动的“新纪元”,是该地区“在21世纪增长的新引擎,是美国历史上最广泛、最有益、最现代化的贸易协定”。但事实上,这个所谓“最有益”的新协定,却更多地在为美国服务,不管是为天然气出口提供便利,还是为石油进口带来盈利,条款都主要利好美国企业和投资者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指出,USMCA之所以能够顺利生效,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使美加墨陷入严重经济衰退,三国之间货物贸易流量降至十年来最低水平,而石油、天然气和矿产作为第三大贸易产品,约占贸易总额的14%。

美国方面不断强调,USMCA框架下推动能源贸易的几个利好因素包括,维持北美地区无关税能源流动、促进能源产品跨境运输、建立更加信任的三边合作和商业关系等。然而,在长达2000多页的文件中,USMCA主要赋予了美国更加顺畅和自由的“能源流动”,不仅给美国企业的“跨境经营活动”大开方便之门,还为美天然气出口项目更容易获批铺平了道路,同时给更多跨境油气管道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一方面,USMCA可以“自由地”为美国企业提供天然气出口担保,这意味着凡是出口至墨西哥的天然气项目,都将不再需要提前获得“符合国家利益”的出口证明。一直以来,审批程序繁琐和耗时较长是美国管道天然气和LNG出口的主要障碍。另一方面,USMCA提高了美国从加拿大进口油砂油的关税,同时进一步简化跨境油气管道的投建、审批和监管程序。

有美国媒体指出,打着“现代化”招牌的USMCA,实际上只是为了服务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工业复苏,至于加拿大、墨西哥能否从中获利,美国政府从未考虑过,这将进一步拉深北美三国之间本就存在的裂痕。

三国分歧严重

《华尔街日报》指出,USMCA虽已生效,但北美三国之间的分歧和矛盾依然存在,曾拖延谈判的争议性问题现在又重新浮出水面且成更加棘手,如美国对加拿大生产的钢铁和铝征收关税、制定有利于美国的汽车原产地规则等。

雪城大学经济学教授、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Mary Lovely指出,随着USMCA的推进,美加墨三国之间很快就会陷入纠纷和更多的贸易壁垒中。“即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都很难享受USMCA的美好成果,更何况这份协议问题多多。暂时压制的争议,早晚浮出水面。”

事实上,USMCA生效的同时,墨西哥已经对该国能源政策再次进行了调整,尤其是对石油工业和电力行业的“保护”,引发了美国强烈不满。在墨投资的美能源企业普遍表示,墨政府不断推迟发放加油站、燃料储存设施和进口终端等准入许可,这是对美国投资者的歧视,违背了墨西哥在USMCA作出的承诺。

《金融时报》报道称,美国石油协会(API)和美国燃料与石化生产商协会(NPRA)分别致信白宫表达不满,认为墨能源保护主义的“再次抬头”,不仅威胁到美企已经在墨西哥进行的直接投资,而且威胁到未来为落实这些投资而获得的收入和就业机会,对“墨西哥法律和USMCA规定的墨西哥义务是否允许此类行为”提出“严重质疑”。

影响经济复苏和应对气候变化

显然,美国指导的具有浓厚“利己主义”和“排他性”色彩的USMCA,不仅没有降低区域贸易壁垒,反而在进一步加剧区域矛盾,甚至可能极大约束全球贸易自由,并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消极影响

比如,USMCA对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ISDS)进行了实质性限缩。根据调整,ISDS允许第三方投资者在东道国法规或不正当竞争阻碍了投资的情况下,直接对东道国政府提起仲裁,这赋予了投资者与东道国平等地位的权利,保护了投资者利益,但这只适用于美加墨三国,如果投资于这三国的他国和东道国政府产生纠纷,将无法援引ISDS条款来进行起诉。

有分析师指出,USMCA针对他国的歧视性贸易与投资约束,将进一步削弱北美地区之外企业与该地区进行贸易与投资的积极性。

值得关注的是,美加墨又一次错过了利用USMCA推动北美地区共同应对气候危机的机会。《今日美国》消息称,绿色和平组织等大批环保团体抗议和敦促美国国会投票推翻USMCA,因为该协定没有促进和鼓励“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措施”的实施,反而还在加速化石燃料的流动。

气候问题原本可以成为北美自由贸易市场重构的焦点,但由于美加墨都是气候怀疑政府当权,北美地区气候行动“再次倒退”。罗斯福研究所政治学家Todd Tucker表示,美国引领的“新北美贸易组织”仍在原地打转,在全球关键的气候议题上毫无作为。

 “当前大环境下,所有的区域组织,都应该以气候行动为基石,而不应该是帮助‘自己的企业通过跨境转移污染’来躲避气候政策和法律法规。”Todd Tucker称,“USMCA没有制定应对气候危机的‘区域战略’,反而在推进地区化石燃料的继续大规模流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